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全国政协委员余永定:增持黄金储备有助于我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
全国政协委员余永定:增持黄金储备有助于我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

“虽然增持黄金储备并不和人民币国际化直接相关,但中国肯定要增持黄金储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所长余永定在参加完全国两会的社会科学界小组讨论后,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所长余永定(右一)

“中国在整个官方储备资产当中,黄金储备的比例比较低,而其他国家,比如德国、法国、意大利等黄金储备量是非常高的,因此我们有必要增加黄金在官方储备资产中的比重,这也有助于我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余永定说。

黄金本身具有较强的保值功能

余永定表示,各国的储备币种结构及储备资产的形式不一样,持有黄金属于官方储备资产,持有外汇也属于一种官方储备资产。二者各有优缺点。

“官方储备黄金,如果金价上涨了,那至少账面上会有收益,但储备黄金本身没有利息收益,所以一些国家不愿意积累黄金。但黄金本身有比较强的保值功能,如美元贬值,或通货膨胀上升,那么持有黄金,可以在最大限度上避免一国的外汇储备由于通货膨胀和其他货币贬值所带来损失。”余永定说。

余永定认为,增持黄金储备也要有一个度,“这个度是多少,各个国家的发展情况不一样,没有一定之规。中国与其他国家相比,黄金储备的持有量仍然比较低,虽然这几年增长得比较快,但依然仅占有2.2%。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适当地增加黄金储备。”但同时他也指出,增持黄金也要看价格,如果黄金价格非常高,那么买入黄金也是不合适的。

余永定表示,我国在黄金生产方面花了很大力气,黄金储备的增加主要是靠国内生产,这是一个很好的增持渠道。

加强资本管制有很大的负作用

去年年底,我国央行降低了商业银行的黄金进口额度,收紧了黄金进口。央行在外汇方面也加强资本管制,以遏制不断加快的资本外流。对此,余永定表示,不想让汇率贬值,就得使用外汇储备来干预。所以当前外汇储备的流失速度是在下降的,这归因于资本管制的加强。我国不想为了稳定汇率而消耗外汇储备,但又不放心汇率,对汇率要管得比较严,在不想消耗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就得加强资本管制。

但是,他认为,加强资本管制有很大的负作用。“很多目标是相互冲突的,必须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现在我们资本管制已经很严了,难以进一步强化。而且我们看到,这种强化已经对实际的贸易和投资造成了一些不利的影响,为了减轻这种压力,我们应当让汇率有更大的弹性。”

余永定希望,央行应尽量减少干预,最好是不干预。他强调,央行不时地干预外汇市场,越来越多地依靠资本管制。但资本管制也要有一定限度,我国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成员国,我国签定很多协议,过去很多措施和许诺是不能改变的。所以并不是说资本管制想加强到什么程度就加强到什么程度,而是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制约。人民币国际化当前放缓是必然的

目前,我国黄金市场积极朝着国际化方向发展,而黄金市场的国际化发展可以助推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水平,人民币国际化也将带动黄金市场国际化的发展。

然而去年年底,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组织特别提款权一年后,以人民币结算的中国对外贸易从26%下降到16%。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所放缓,主要原因是人民币兑美元升值预期转变为贬值预期。这也必然牵涉到我国黄金市场“走出去”的步伐。

对此,余永定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当前人民币国际化的放缓是必然的。因为资本管制加强了,没有资本项目的进一步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很难进一步推动,度过了这段困难时期,人民币国际化还会继续推进。

当前,余永定认为,人民币贬值的趋势还没有改变。有时候贬值多点,有时候贬值少点,从趋势上来看还是会持续贬值。“当然,也不排除出现黑天鹅事件,一旦出现那些黑天鹅事件,比如美国出现了某种混乱,资金不再流入美国了,这时候人民币汇率就有可能趋稳了。但是,我们的政策还不能建立在出现某种突发的黑天鹅事件的基础上。所以慎重起见,我认为今年人民币是会继续贬值的。至于贬值幅度是多少,这很难预测。”

余永定表示,除了许许多多的根本性因素之外,预期对一国汇率的变动也非常重要。“如果大家都认为人民币要贬值,那就要卖人民币买美元,那么人民币肯定就会贬值,所以预期也是起到作用的。所以从短期来讲,是非常难以预测的。但是从长期来讲,因为我国有大量的经常项目顺差,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与其他国家相比还是很高的。”我国经济虽然现在有些困难,但他相信现在经济发展已到了转折点,呈现出向好的趋势,考虑到这些因素,从中长期来讲人民币不具备贬值基础。

要把外汇储备与我国“一带一路”融合起来

当前,我国黄金行业也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走出去”,而人民币的贬值及外汇储备的缩水都使企业“走出去”面临汇率损失。

我们拥有中国有大量的外汇储备,这是我们开展‘一带一路’的特质基础,所以如何用好外汇储备,把外汇储备和‘一带一路’的发展及和中国经济的增长融合起来,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余永定说。

他认为,为了使我们的外汇储备真正能够发挥作用,为“一带一路”战略做出它的贡献,我国需要进行许多制度改革,包括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这是一个具有很大、很光明前景的战略。但是我们需要非常小心谨慎,要仔细设计路线图。把外汇储备和人民币国际化联系起来,这个事情非常正确。”

余永定表示,不应该把大量外汇储备消耗在稳定人民币汇率上,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使用外汇储备,而是要善于外汇储备。中国的外汇储备确实特别多,而且这种以美元为主的外汇储备,以后到底能不能保值增值都是个问题。“美国大肆印钞,日后美元资产的价值是否能继续维持稳定?特朗普上台,美国经济出现了许多不确定性,那么美元是不是会再跌?我们的资产安全性如何?这都是个问题。所以我们应该尽可能快地,当然也是非常谨慎地运用我们的外汇储备,加强我们外汇储备安全性。比如把外汇储备变成一种海外投资,而且是比较高收益的投资,那么我们就实现了一个非常好的转化。资源配置就改善了,对我国本国经济增长,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一带一路”战略需要实施金融合作

余永定认为“一带一路”涉及融资的问题,光靠中国的外汇储备,我们的资金是不够的。需要跟各个国家进行金融合作,以钱生钱,亚投行的建立就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亚投行需要吸引其他国家银行的投资,而且需要吸收私人资本投资,所以在这个方面有许多工作需要做、可以做。

他表示,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资金是“一带一路”的根本,有了基础设施投资,铁路通了,港口通了,才能沿着“一带一路”去发展经济带,所以基础设施投资是第一步,而且是最关键、最花钱的一步。

“一带一路”有助于带来海外净资产的增加

余永定今年的提案就是关于外汇储备。他表示,我国现在的经常项目顺差累积是很大的,经常项目顺差意味着资本的输出。“既然输出资本,就应该从国际收支头寸上,看到我国的海外净资产在增加,但现在我们发现,从国际收支平衡表所看到的,我们每年输出的资本,跟国际投资头寸表上所看到的外汇净资产的增加,这两个数字不吻合,差额比较大,我们要思考这种差额是不是意味着资本外逃?”他说。

“我们积累了这么多年,希望我们的净资产是在不断增加的,而且从净资产中我们能得到收益。否则的话,以后的二三十年之内,我们会碰到很大困难。”余永定说,“‘一带一路’有助于带来海外净资产的增加,但是我们在海外投资的时候,要注重对一国政策的研究,要非常小心谨慎。”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