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大声疾呼降低综合成本,振兴实体经济,杨元庆两会提“加减法”哲学
大声疾呼降低综合成本,振兴实体经济,杨元庆两会提“加减法”哲学

“虚实之争”的根源在于实体经济不振

每年两会期间,来自企业界的代表都会拿出精心准备的各种提案,这既反映出企业家代表自身的利益诉求,也反馈出企业家们最关心的是什么,经济的最大热点是什么。比如今年,“振兴实体经济”就成为大多数企业家高度关心的话题,因为观点和立场的不同,他们甚至彼此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辩,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全国人大代表、广东马可波罗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对阿里和马云的指责。

“虚实之争”在两会上不是一个新话题,近两年之所以愈演愈烈,其实有一个大背景,即中国的经济在经过三十年的狂飙突进似的增长之后,正在遭遇以前没有遭遇过的困难阻挠,这种困难既有来自于国内的因素,也有来自于国外的因素,结果就是中国经济这块大蛋糕继续长大的速度降了下来。蛋糕整体上增速下降,但作为个体的企业对增长的要求却仍旧强烈,这就使得之前以虚实合作把蛋糕做大为主流的企业关系变成你多我少的竞争关系,矛盾因此而尖锐起来,所以归根结底,虚实之争,在本质上还是肇因于实体经济增长的乏力,真正的解决之道,还是在于如何把实体经济这块大蛋糕做大,鉴于此,在两会上,来自企业第一线的代表委员们关于这方面的建议尤其值得认真倾听,而其中,给外界留下较深刻印象的,是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为中国振兴实体经济提出的一揽子建议。

如果中国经济真的可以分为虚实两部分,杨元庆所代表的联想的角色颇为特殊,因为联想两者的特色都具备,联想既是拥有庞大生产线的货真价实的实体经济企业,同时又是制造业中虚拟经济、互联网色彩非常强烈的科技创新企业,游走于虚实之间,使杨元庆看虚实之争的问题能一针见血,他说,所谓中国经济的“脱实向虚”,主要原因其实是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远低于虚拟经济,然而符合技术创新、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方向的领域却保持了较高的增长速度,所以解决虚实之争的关键,在于逐步改变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悬殊的投资回报率差距。换句话说,政府只要设法振兴实体经济,则问题迎刃而解。

大声疾呼减税降费,振兴实体经济,杨元庆提“加减法”哲学

“虚实之争”尽管激烈,但多是企业之间的意气之争和利益之争,实际上在全社会关于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关系早已达成共识,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所讲,虚拟经济产生于实体经济,同时也服务于实体经济。在这一原则下,虚实经济是毛与皮的关系,只要振兴实体经济,则一切问题迎刃而解。然而,“振兴”讲起来容易,到底该怎么做呢?杨元庆在两会上提出了一套“加减法”哲学。

简单说,在杨元庆看来,振兴实体经济,既要做“减法”,让企业轻装上阵,也要做“加法”,支持企业增加发展新动能,拓展发展新空间。

“减法”其实是指给实体经济企业减负,具体而言,要从四个方面减起:

减税降费。这一届政府在减税降费方面已经做了很多,比如营改增、严控三公经费等,但还要考虑如何把税和费真正减到位、降到位。杨元庆希望政府能够“小处着手,大处着眼”,比如针对小微企业还需要加大减税力度,不仅要降低“名义税率”,更要降低“实际税负”。

此外,政府还应该认真应对特朗普政府上台后国际经济形势将会发生的变化,尤其是他为鼓励制造业回流而将要采取的减企业税/增进口税的新政策,对比我国与美国,以及其他主要竞争国家整体税负水平和税负结构的差别,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确保中国投资环境和中国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降低企业运营成本。中国企业负担重表现在各方面,比如用人、用钱、用能(油电煤气)、用地、物流的成本,还有各种看不见的制度性成本。要把企业的整体负担真正减下来,需要全面梳理、通盘考虑,通过深化改革化解推升成本的因素。

杨元庆尤其提出需要适当降低企业的社保负担,中国企业社保负担在全世界都是偏高的,影响了企业的竞争力;需要积极推动《劳动法》的修订,比如说合理调整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等条款,以防止出现新的“大锅饭”、“铁饭碗”。

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引导资金更多进入实体经济。杨元庆建议多管齐下,进一步拓宽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允许企业灵活采用企业债等方式筹集资金,鼓励金融机构和大企业合作,把钱用到点子上。

降低制度性成本。比如企业产品进入不同市场、不同领域时要进行重复评估检测认证,“要是能合并,一张检测认证通天下就可让企业减少不少负担”。

而“减法”之外,所谓的“加法”,实际是指政府为鼓励实体经济创新、实现转型升级所应该出台的系列政策,也包括三个具体方向:

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增强实体经济发展的新动能。杨元庆的具体建议是今后应更多地在符合条件的企业设立国家实验室和技术创新中心,凡是市场导向明确的产业技术创新项目都应交由企业为主来实施等。

要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特别是要加大对品牌、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杨元庆从知识产权保护的角度对黄建平马云之争给出新的角度:这两天,马可波罗黄建平和阿里马云之争闹得沸沸扬扬,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因为阿里、网商也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是一个重要的营销通道,这个争论归根结底是山寨和品牌之争、伪劣与知识产权之争。现在到了要从国家层面旗帜鲜明地、大力度地保护品牌、保护知识产权的时候了,希望政府不仅要建立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让侵权、山寨付出代价,付出它承担不起的代价,乃至承担刑事责任,更要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严格、不打折扣地执法,杜绝一切形形色色的保护主义,坚决打击侵权行为,反对靠抄袭牟利的“山寨”文化。

拓展实体经济发展的新空间,包括向外走出去,向上推动“制造”向“智造”升级,打造更多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品牌。

最后,杨元庆特别强调,振兴实体经济,归根到底要靠企业,靠企业家,靠百折不挠的企业家精神。企业家不能仅仅想着抄捷径、炒概念、挣快钱,而是要有实业报国的情怀,要有打造“百年老店”的工匠精神,要有用技术、产品和服务造福人类的抱负,要有不惧艰难险阻的韧劲,企业家踏踏实实地努力,才可能有中国实体经济的振兴。

实体经济企业要对前路有信心

与很多委员把焦点关注于很多具体而微的建言建策--比如加快推进税务电子化、加快建设医学人工智能支撑体系、呼吁网络直播要纳入规范化、打造智能交通信号灯等,杨元庆提案的主题往往更加聚焦民生与发展,具有更多的家国情怀,更具有担当性,想的都是真正的国家大事......然而,各界代表共聚一堂共商国是不也正是两会的真谛?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科技企业,作为中国制造业五百强企业,中国最先走出去的国际化企业,联想所处的历史坐标,也使杨元庆的所思所想比一般的企业家更宏观,视角更宽阔。事实上,尽管近年来中国实体经济确实遭遇困难,但从杨元庆的发言与提案看,他对振兴实体经济还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论的,更为难能的是,杨元庆对未来一直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态,这包括对实体经济的乐观,以及对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发展的乐观。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实体经济举步维艰、国际上掀起逆全球化潮流,但在杨元庆看来,所有的危机都是变革的机会,危机随时能够变为机遇,只要我们想对做对。

实体经济遭遇挑战是不争的事实,但杨元庆看到的是实体经济否极泰来的转折,因为在国际经济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博弈期,中国经济要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推动者,就必须做大做强中国的实体经济,让中国更多的企业走向国际舞台,从而提高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影响力,而在这一过程中,中国需要一批像联想这样具备全球运营能力和一流技术实力的跨国公司。

实体经济企业应该对前路保有信心。因为就国家战略而言,要抓住目前国内外大环境下的机遇,使中国成为新一轮全球化浪潮的引导者,中国就已经到了必须以最大努力做大做强实体经济的阶段。在这样的共同认知下,政府只会集思广益,使实体经济的外部环境越来越好,而不是相反。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