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第三方支付备付金新规引热议 到底应不应该取消?
第三方支付备付金新规引热议 到底应不应该取消?

↗关注“零壹财经”,读懂新金融。

作者:崔启斌 刘双霞

来源:北京商报

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备付金新规将于4月实行,届时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将集中存管。而对于这一新规,市场议论颇多。在全国“两会”上,第三方备付金新规因政协委员的提案再次引发热议。

备付金利息之争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指出,针对互联网金融的整体政策收紧,将对第三方支付行业产生巨大影响。据悉,今年“两会”,贺强将提交《关于加强第三方支付行业科学监管,一定要保障“管而不死、活而不乱”的建议》的提案。

1月13日,央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自4月17日起,支付机构交存客户备付金执行10%-24%不等的比例缴存,获得多项支付业务许可的支付机构,从高适用交存比例。

《通知》 指出,央行对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账户不计付利息,防止支付机构以“吃利差”为主要盈利模式。央行的数据表明,备付金利息收入一直是支付机构的主要利润来源,以2015年纳入统计的264家支付机构备付金余额3000亿元计算,其中利息收入达到52.77亿元。

对此,贺强指出,这项新政并无国际先例,从多国的监管实践来看,允许或默许客户备付金利息作为支付机构收入是行业惯例。其次,取消利息收入,将抬高社会的整体成本,让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承受日常支付的负担。他强调,和国外支付行业相比,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具有明显的普惠特性。而政策一旦推行也将加剧行业压力,甚至诱发一定风险。比如像预付卡机构的利润主要来自于备付金利息收入,一旦取消将使得这些机构产生生存危机,致使这些机构铤而走险以至于挪用客户备付金,损害消费者利益并对社会稳定造成影响。贺强建议,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监管,要加强科学性,保障“管而不死,活而不乱”。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并不赞同上述观点。他表示,取消备付金利息对于消费者来讲并不见得会增加成本,他解释,现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激烈,不会把成本加在消费者身上。

事实上,客户备付金不计利息并不是首次提出。2016年4月起,国务院开展了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行动。有关方案提出,“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防止支付机构以‘吃利差’为主要盈利模式”、“引导非银行支付机构回归提供小额、快捷、便民小微支付服务的宗旨”。

直连银行模式之争

所谓客户备付金,是指支付机构为办理客户委托的支付业务而实际收到的预收待付货币资金。由于第三方支付交易存在时间差,会产生巨大的资金沉淀,这部分资金沉淀的利息是不少支付机构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根据央行方面提供的数据,截至2016年三季度,客户备付金余额达到4606亿元,其中前10位合计余额达到3524亿元。此外,备付金规模增长率在近年来保持高速增长:2013-2016年的备付金增长率达到52%、59%、49%和54%。

据央行介绍,目前,支付机构将客户备付金以自身名义在多家银行开立账户分散存放,平均每家支付机构开立客户备付金账户13个,最多的开立客户备付金账户达70个。截至2016年三季度,267家支付机构吸收客户备付金合计超过4600亿元。

此前有消息称,今年3月底,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网联”有望上线,这将一改第三方支付机构和银行原有直联合作的方式,使得两者通过指定的一两家机构进行间接联接。而对此,贺强指出,从1999年第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诞生起,支付机构-银行的直联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且风险可控,为支付行业领先全球并不断创新突破奠定基础。

贺强认为,如今贸然打破这一模式,会引发系列问题。一是建设新平台,面临资金、人力和技术等社会资源的重复投入;二是无差异的统一接入让消费者和商户失去对服务的选择权;三是短期内建起的清算平台能否承受现有及不断增加的业务规模,同时为未来业务创新提供空间,对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来说具有一定风险。

贺强表示,应当审慎考虑通过集中化平台取代现有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间的合作模式,避免影响十多年来发展成熟的商业模式,引起行业竞争力降低,甚至导致少数机构铤而走险博取非法利益,进而损害消费者权益。而在董希淼看来,第三方支付直连银行的模式存在风险,他解释,部分支付机构并非严格落实执行相关制度,有令不行、违规操作情况一直存在。一个普遍的事实是,支付机构在多家银行分别开立多个账户存放备付金。大量的账户、分散的存放,给客户备付金以及日常监管带来多重风险。

备付金“自留”挪用风险大

在多数分析人士看来,第三方支付备付金监管是必须的,国家不能让资金处于无监管状态。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鹞认为,支付机构对于客户备付金的使用已经异化,偏离了监管部门批准其开办业务的初衷,急需通过改革监管制度,引导其回归支付本源。

对于央行推“网联”的问题,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指出,第三方支付采用的“三方模式”绕开了第三方清算机构,固然降低了支付成本,但也带来了支付信息分散化和备付金分散存管等问题,导致监管机构难以实施有效监管,并在实践中衍生出了一系列违规问题,成为监管机构力推网联上线的契机。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助理、研究员杨涛表示,虽然自2010年以来央行就不断完善支付市场制度规则,但备付金的“诱惑”仍使得诸多机构铤而走险。杨涛称,2015年8月24日浙江易士成为首个因涉嫌违规挪用备付金,而被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案例。此后到2016年底,受到各种处罚的支付机构多达30多家,如广东益民、上海畅购、华瑞富达、安易联融等。

央行报告表示,2014年8月,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发生挪用客户备付金事件,涉及资金5420.38万元;2014年9月,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加油金”业务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6亿元;2014年12月,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发生挪用客户备付金事件,造成资金风险敞口达7.8亿元,涉及持卡人5.14万人。此外,还有一些支付机构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或其他高风险投资。

对于取消备付金利息的问题,董希淼进一步表示,绝大多数消费者跟支付机构签协议的时候,利息都是明确返还给支付机构的。客户没有从支付机构那里拿到备付金的利息。现在央行不给备付金支付利息,主要是考虑要引导支付机构回归到小额快捷,支持小微这个主业上来,回归初心,做好支付主业,不是靠吃备付金利差来赚钱。

近期文章精选

1年度报告零壹财经2016年中国网贷行业

2潮流汹涌!2016年这八大动向决定了网贷的未来

32016年互金监管盘点:政策、自律、专项行动三位一体

4重磅报告 | 2016年资产证券化市场年报

5独家 |《消费金融技术驱动洞察报告》 附完整版PPT

6独家 | 北京已对62家P2P下发整改通知 风险准备金并未一刀切

72017零壹财经新金融年会:行业高管、学者齐发声 发布四份重磅报告

8为打破P2P平台数据孤岛 首个网贷协会主导信息共享系统上线

9只因这三起事故、四大风险,央行对第三方支付动手了!

10证监会等动手整治各类交易所 起底互金平台嫁接金交所模式

更多新金融原创资讯与分析,点击最后阅读原文进入零壹财经网站!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