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维度】农村娶媳妇的三座大山:彩礼,楼房,轿车
【维度】农村娶媳妇的三座大山:彩礼,楼房,轿车

本文由《维度》独家策划

结婚,结的是钱,这种现象在当下的中国农村十分普遍。

如今,天价彩礼是无数农村单身适龄男青年的噩梦,也是农村老一辈们沉重的负担,成为横在农村人财富梦想道路上的一道屏障。穷其半生积蓄,甚至凑不够一份结婚彩礼,这是很多农村家庭的真实写照。

礼金超10万 楼房和轿车渐成标配

“十万元礼金,县城一套房子,十万元的小轿车,另外还有一些首饰”,家住陕西农村的冯安(化名)向《维度》介绍女儿去年结婚时的彩礼。“听说今年的礼金已经不止十万了”,冯安补充说道。

回忆起三十年前自己结婚时候的彩礼,冯安一脸羞涩的说道:“那时候就几床新被,还有几件新家具,时代不一样喽”。

彩礼这一自古以来的习俗深深扎根于广大农村,目前全国很多农村地区的彩礼高得离谱,甚至远远超过了当地农民可以承受的范围。

据《维度》最新一份调查显示,在中国农村地区,彩礼金额(不含房、车)在10万元以上的比例超过了1/4,甚至个别地区(1.59%)的彩礼金额达到了20万元以上。

除了明确以金钱衡量的彩礼之外,楼房和汽车逐渐成为农村娶媳妇的标配。《维度》从河北、安徽、黑龙江等多个农村地区了解到,很多地方在结婚时楼房是标配,即便不能马上进城去生活,至少要在县城里有一套房子。有超过六成的农村受访者表示在当地结婚必须有房子,另有相当一部分地区房子和车都是必须的。

在东北农村,天价彩礼现象最为严重。

调查数据显示,近七成的东北农村居民表示当地彩礼在10万~20万元之间,这一比例居全国之首,并且房子成为当地结婚的必需品。与高昂彩礼相比,东北农村地区家庭收入普遍偏低。

《维度》走访黑龙江省某贫困县时发现,当地的结婚彩礼已经高达20余万元,这其中不包含房子、首饰、家电等,这些全部加起来至少要40万元。并且,趁结婚“进城”的现象在当地十分常见,甚至出现了县城里的新楼盘被乡村居民集中购买的情况。

但这并不意味着农民工从此就能住上自己在城里盖的房子……

当彩礼成为无数农村家庭最大一笔开支,并且远远超出家庭负担的时候,想必再倔强的庄稼汉,也不得不低头弯腰吧。农村的落后和贫穷,不再只是衣食住行,农村人的低调务实、淳朴节俭,被彩礼压的结结实实。

贷款凑彩礼 生儿子被迫送人

农村这些年,由穷变富,茅草屋换成了砖瓦房,泥泞的道路变成了柏油路,不可谓变化不大,但这些却掩盖不了沉重的彩礼负担给普通家庭所带来的釜底抽薪般的打击,甚至有些家庭因此而返贫。

幸福的烦恼,用这句话形容农民老万再合适不过。春节刚过,一辈子以土地为生的他却不能再像往年那样在家等着开春农忙,今年,他要带着老伴儿去城里打工。

老万的儿子在两年前结婚,由于彩礼不够,经亲戚担保,老万向银行借了10万元贷款。但后来没能及时还清贷款,去年年底老万不得不卖了家里的老宅和土地。

“一辈子没出去打过工,这回咱也要做一回农民工喽,儿子结了婚就搬到县城去了,指望不上……”老万无奈的向《维度》说道。

在农村,娶个媳妇所需要支出的成本很可能把男方家庭压得喘不过气来。农民靠天吃饭,并不是每个家庭每年都会风调雨顺,可儿子的媳妇终究还是要娶的,单靠砸锅卖铁终究卖不上几个钱,如果家底不够殷实,那么想结婚就必须负债。

接受调查的农村居民中,超过六成人表示娶媳妇要借债是当地的普遍现象。多数人倍感无奈,但也有人对此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35岁的田长贵(化名)家住东北某农村,一家人靠几十亩土地为生,年收入不足5万,家中的大儿子7岁,小儿子4岁,夫妻却一心想着要个闺女。前年年底,夫妻二人生下第三胎,但不成想又是儿子,这让田长贵一家举足无措。

田长贵向《维度》表示:“养得起是养得起,但将来娶媳妇难,现在就要二十多万,以后会更多。” 在小儿子刚满周岁之后,田长贵将他过继给了无儿无女的姐姐。

生了儿子就自带亏欠,这似乎是对重男轻女思想的惩戒。

农村的年轻一代,因为结婚而实现转变,他们完成了父辈财富的提前继承,改变了原有的生活方式,从此衣食无忧。老一辈,却由于彩礼经受了蜕变,他们或返贫,或放弃赖以生存的土地,甚至是不惜透支仅有的一点金融杠杆,而中年负债,无疑给他们将来的养老埋下了深深的危机。

靠女儿彩礼给儿子娶媳妇

一般来说,女方在结婚之前,之所以要向男方索要彩礼,一方面是想考察男方的诚意,另一方面也是想为以后的生活获取一定的物质保障。但是近年来,在很多农村地区,女方家庭向男方家庭索取的天价彩礼,并没有交给新婚夫妇支配,成为女儿日后生活的保障,而是全部被女方父母所支配。

接受《维度》调查的农村居民中,有两成表示彩礼要全部归女方父母所有。当然,这其中有一部分父母或是迫于无奈,他们有儿有女,如果不打女儿彩礼钱的主意,那么将来儿子结婚时如何能付得起彩礼钱?如此反复,便形成了农村特有的一条规律:娶媳妇最怕女方家里有弟弟。

彩霞(化名)生活在苏北地区一个相对贫困的农村,结婚后她一连生了三个女儿,直到第四胎才拼上了儿子,尽管家里只有丈夫一个人有经济收入,生活比较困难,但她毫不担心自己儿子将来的彩礼钱。

“我女儿结婚的时候,男方必须有房有车,彩礼也不能少,三个女儿各收一点礼金,也够儿子将来娶媳妇的了”彩霞说。

由于特有的生活方式,在农村几乎没有秘密可言,谁家的女儿出嫁要了多少彩礼,人尽皆知。所以越往后,只可能越来越多,绝不会越来越少,因为这关乎到农村人秉性中自带的“面子”问题。

近年来,农村地区攀比之风盛行,超过七成受访者表示农村彩礼存在攀比情况,家庭年收入越低的地区,攀比现象越严重。在家庭年收入1万元以下的地区,接近80%的受访者表示当地存在彩礼攀比现象,而在家庭年收入30万以上的地区,这一比例仅为40%。

一家女百家求,农村的男女比例失衡也是天价彩礼频现的隐形推手。家住安徽农村的刘女士向《维度》表示:“我们村里去年一整年都没有一个女孩出嫁,现在村里根本找不到适龄的未婚女孩,倒是有一些男孩到了该结婚的年龄。”

《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80后非婚人口男女比例为136:100,70后非婚人口男女性别比则高达206:100,全国处于适婚年龄段的70、80后人口中存在男女比例不平衡的问题,且年龄越大失衡越严重。

据了解,尽管医院早就禁止非医学原因的胎儿性别鉴定,但是在大部分县城及农村地区的医院,仍然可以很轻易地鉴定胎儿性别,重男轻女的思想依旧非常普遍,很多农村妇女为了生儿子,查到怀的是女儿之后就选择引产。

上世纪末期,一些地方“一胎女孩可以生二胎”的计划生育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农村男女比例的失衡,加之近年来农村适龄女性不断向城市流动并最终定居,造就了农村地区男多女少的尴尬局面。

根深蒂固 女性捍卫彩礼观念

一辈人的辛苦积攒,只为成就婚姻。一方面是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另一方面,农村经济条件的改善,并不足以支撑结婚彩礼的节节攀升,无数农村家庭正深陷无法逃脱又无法解决的彩礼困局当中。

据《维度》调查显示,尽管81.75%的农村居民认为目前彩礼过高,但却只有33.33%农村居民认为应当取消彩礼。由于彩礼由男方承担,因此不同性别在这个问题上也呈现出不同的看法,男性认为应当取消彩礼的比例远高于女性,为38.30%,而女性认为应取消彩礼的比例仅为18.75%。

不过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大部分都认为彩礼金额应当下调。个别地方政府曾经明确发文规定,把彩礼金额限制在一定范围内,然而效果微乎其微,农村的人际关系相对复杂,要使彩礼回归理性,困难重重。

十几年前,高彦(化名)是村里的种地大户,上百亩水稻,每年有接近十万元的收入,但在两年前,农民出身的高彦却到县城做起小生意了。“土地给两个儿子了,结婚的时候,被当做彩礼要去的,你有什么,人家就会要什么”,高彦向《维度》说道。

这种看似荒唐的财富转移规则,在中国农村正在大范围上演,并且还将继续长期维持下去。礼金、楼房、车子这三座大山,即便勉强翻过,许多人或许又将返贫。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