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比特币:是天使还是魔鬼?
比特币:是天使还是魔鬼?

“前途一片光明,暴富指日可待!”回顾曾经的大好“钱”途,西安比特币玩家郭亚奇如是说。

2013年末至2014年初,当比特币交易价格超过8000元时,郭亚奇似乎看见“暴富”生活在不远处向自己招手。

接下来的一年,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变化——他的“暴富梦”急速破灭。

比特币自诞生以来,一路被唱衰,甚至被传销、洗钱、骗局之声汹涌讨伐,但郭亚奇像许多玩家一样,虽在比特币沉浮中经历大起大落,却仍坚持认为:比特币是一种革命性的科技产品,在未来不是消亡,而是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

对于投资比特币,他曾在一篇文章中建议:如果你不是有钱人,我建议你不要碰甚至不要去了解比特币,而是认真工作,好好赚钱;如果你财富颇丰,我建议你可以花点时间了解一下,甚至可以花点小钱购买一些。

郭亚齐“矿场”中的“矿机”(受访者供图)

□记者 吴军礼

“挖矿”燃起“暴富梦”

2009年,一位化名“中本聪”的男子发表《比特币白皮书》,宣告比特币诞生。

比特币(Bitcoin)最早是一种网络虚拟货币。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计算产生,可以在一些国家兑换货币,甚至可以现实消费。

自比特币诞生以来,大批玩家迅速集结。2013年,比特币走红中国,众多国内玩家出现。

互联网文化里,对于计算机和网络技术有着极度狂热和一定造诣的人,被称作“极客”。最早的比特币玩家中,有许多人和郭亚奇一样,都是“极客”。

郭亚奇玩比特币,始于2013年下半年的一次偶然。当时,他少量投资试玩,很快比特币交易价格就涨到了三四千元。

“很惊喜!”郭亚奇毫不掩饰。

12月,涨到了8000元!惊喜转为狂喜。当交易价格继续走高时,“暴富”仿佛触手可及。

跟随“暴富梦”的,是他对比特币的不断投入,这其中又以“挖矿”投入最多。

所谓“挖矿”,就像现实中的挖矿一样,通过电脑、“矿机”上运行特定程序,进而“挖”出比特币。“矿机”聚集地就是“矿场”。

当电脑“挖矿”速度越来越跟不上赚钱的急切时,郭亚奇买了台120G算力的“矿机”。一台“矿机”当时的价格从几万元到二三十万元不等,但“挖矿”一周差不多就可以回本。“一天可以挖七八千元。”说起昔日辉煌,郭亚奇难掩内心喜悦。

2014年初,他又买了六七台“全世界效率最高的‘矿机’”。

那段时间,他整日宅在高新区某小区屋内,面对24小时轰鸣运转的“矿机”。因为一个月用电额度撑不了几天,每当电表亮起红灯,他就变得心急如焚。

前途光明,“暴富”招手,这是他当时最深切的感受。

市场遭遇“过山车”

2013年12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随后短短几个月,比特币暴涨变暴跌。近一年时间,价格由8000多元跌至900元。

在经历“过山车”过程中,郭亚奇和朋友合作,买了近百台二手“矿机”,把“矿场”开到了河南。

比特币总计数量只有2100万个,随着越来越多被挖掘出,“挖矿”难度日益增大。

“后来挖矿收益不敌电费消耗。”他回忆道,“一开始一天能挖一个,最后一天只能挖0.1个。”

前面挖掘出的全在手里,贬值了近十倍,后面的挖掘越来越不划算,无奈之下,他低价出售了所有比特币,把“矿机”拆了卖废铁还信用卡。

“前后亏了近二十万元。”郭亚奇说,“这一两年在影视行业打拼,才逐渐抹平了亏损。”

“先进入比特币领域的不一定能赚钱,交易价格走低时进入的反而赚了钱。”郭亚奇不无惋惜地说,“2015年,交易价格三四千元时开始投资就不会赔本了。”

和郭亚奇一样,目前从事专栏写作的“南宫远”,也是在价格高峰时杀入市场的。“南宫远”将这段经历总结为“一场发财的迷梦”。

2013年6月,余额宝上线,“南宫远”组建了千人。11月,比特币价格暴涨,群里有人炫耀说用比特币赚了几百万。此后,“南宫远”开始关注并投资比特币、莱特币等。他称,圈里玩比特币的,这一年11月之前买的大多赚钱了,之后买的则亏损居多。

那段时间,亏损者众多,有的甚至倾家荡产,但赚得盆满钵满者也大有人在。

“比特币是革命性产品”

2010年5月,美国佛罗里达州程序设计员拉斯洛·豪涅茨首次在现实世界使用比特币。他用1万个比特币换回了一张时价25美元的比萨连锁店优惠券。有人推算,比特币诞生的8年时间中,其交易价格已经疯涨了约100万倍。

在比特币领域赔过钱的郭亚奇,依旧对其热情不减,预期也仍是正面的。他认为,“比特币是革命性产品,未来,一个比特币价值上百万都有可能。”

在他看来,比特币自诞生开始就一直被媒体宣告死亡,却仍坚挺存在着。因为没有任何国家对其实施发行方案,因而是去中心化的产品。“一国政府倒台,它发行的货币会随之失效,但比特币会一直存在,其数量有限,全部挖完只有2100万个,可以更有效地抗通胀,所以它是一种避险资产。”郭亚奇说。

维卡币、万福币、DGC共享币等风起云涌,在坚信“良币驱除劣币”的郭亚奇眼中,比特币就是“良币”。“就像你可以购买淘宝的代码自己建立淘宝网,但没人承认就无济于事。比特币代码开源,你可以复制代码自己创造另一币种,但很难像比特币那样被广泛认同。”他说。

只是在投资上,郭亚奇变得谨慎了许多。他笑称:“比特币属于风险投资,涨跌幅度太大,让人心脏受不了,以后应该陆陆续续买进。”

比特币“发财迷梦”破灭的“南宫远”则表示,他不会在比特币上再浪费时间,今后会专注于网贷研究,并撰写专栏。

玩家不满“传销币”说法

今年2月,央行约谈9家比特币交易平台主要负责人,提出不得违规融资融币、不得从事洗钱活动等要求。随后,比特币交易价格一度降至5000多元,但很快反弹到目前的7000多元。

“比特币现在和MMM金融互助平台挂钩了。MMM金融互助平台是标准的传销,现在它的标的物就是比特币。”从事过2年与比特币相关业务的西安市民刘先生介绍,“MMM金融互助平台和比特币现在形成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这就是央行限制比特币,比特币还是价格疯狂上涨的原因之一。”

巴比特网有大量文章介绍,MMM模式是参与者在所谓的“互助平台”来回打钱,完全是私人间的资产转移。至今,其官网上赫然写着“加入MMM互助社区轻松赚取每月30%利息”。这样的利诱下,参与者瞅准了比特币的隐蔽性和便捷性,让比特币成为MMM国际间结算的唯一方式。

刘先生认为,这种“新的生态系统”是“比特币”在一些人口中变为“传销币”的原因之一。

将比特币与传销挂钩,也引起诸多玩家的不满。“比特币活动中没有人发展下线,全在于人们是否承认它的价值。承认就有价值,不承认自然可以选择不参与。”郭亚奇表示。

玩币族等网络上更有大量撰文认为,比特币被用作干坏事,不是比特币坏,而是用它干坏事的人坏。对于怎样正确认识、规范比特币,西安交大经济与金融学院、省社科院金融投资研究所专家表示,因为国家没有规定比特币为金融产品,因此金融学界鲜有研究者。

全国人大财经委委员、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在媒体上表示,比特币建立在一个无国界的平台上,要打掉它是不可能的,所以重要的是要控制它、管住它。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