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大蔡&王二:手工木作只是开始,真正要做的是一个商业帝国网络
大蔡&王二:手工木作只是开始,真正要做的是一个商业帝国网络

  “你以为的蓝海其实是一个极度的红海。”

  “只要不太作,就能活下去。”

  “虽然在重庆没有竞争对手,但本质上我们是在做一个消耗用户时间的生意,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和开麻将馆的、喝咖啡的、看电影的争生意,这都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王二(左),北大毕业,前媒体人,木雕手艺人,37岁;大蔡(右),木匠,机械工程师,高级钳工,35岁

  如果一个开手工木作店的老板告诉你,他背后有一个商业帝国蓝图,你一定觉得是在夸夸其谈,骗投资吧?

  然而,这家叫“造物空间”的老板,一位毕业于北京大学政治系,一位学机械,从事10年以上机械工程师,当他们的结合,却产生了一种核聚变的能量。他们每一步目标的设计都可以看到这样的逻辑在里面:经济学理论、社会心理学、产品经理学、美学、空间架构学、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他们并非盲目,“做大方向的战友,细节上的敌人”这是大蔡和王二的做事理念。

  ▼

  合伙人更像婚姻

  一个学政治、一个学机械的结合

  故事要从大蔡的父亲老蔡位于黄桷坪的木工坊开始说起,它是“造物空间”最初的实验室。师出名门学习木雕的王二认识了大蔡的父亲老蔡,然后才认识了大蔡。

  在大蔡接手老蔡铺子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业务,也没有多少材料与设备,相当于一个停滞的状态。“它就像一个个体户,受制于地域、人脉、产品差异化的影响,始终属于一个底层的创业结构,很难突围。”做了一段时间,大蔡发现自己花费的时间和收益不成比,一度想关掉木工坊。

  “造物空间”黄桷坪店

  那时候的王二喜爱木雕,觉得手艺只管开心表达自我就好。而大蔡的想法却更大一些: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给人触动和改变,甚至可以用一个场景来让更多的人接受熏陶。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再折腾一把。于是就有了最初的“造物空间”。

  ▼

  顾客在这里挖了一把勺子

  但他带走的是自我实现的满足

  两人的创业从2014年底开始筹备,2015年5月正式开始,到今年3月初刚好做了一年零十个月。这期间,没有投资人,一人拿了几万块钱,抱着向死而生的心态开始。

  在这个过程中,两人始终抱着创业者的心态,王二说:“做文创项目特别容易偏文艺,很多人做文创出于一种理想化。”大蔡则认为,做文创的大多数人是在追寻自己的内心,而他们两人更多的是从市场需求的状态来满足更多人的内心,这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玩家现场

  人们没有能力建一个木工坊,没有能力去从头开始学习,但又想体验木工这种快乐,“造物空间”便满足了这样一个需求。大蔡打过一个比喻:看似是顾客在这里挖了一个勺子,但是你得到的不仅仅是一把勺子。

  而对于创业,大蔡和王二两人更是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和剖析。

  大蔡说:“如果把创业当成决策来看的话,可以分成三层。最底下的一层就是环境层面。我有一个木工坊,这是我的环境,不想自己打工了,想自己来做一些事情,这是我的环境基础。中间层就是我的能力,我能做什么,王二能做什么,我们的同事能做什么,把我们的能力放在一起,有了一个大致的框架之后,最上层面的,就是我们的意愿,这个时候才是我们的情怀。王二想做一个木工坊,我想在现有的层面上做点有意思的玩法,我们的情怀就可以向下灌到我们的能力,再向下灌到我们的环境和资源,这个时候连通产生的决策——做一个木工坊,叫造物空间。这就是我们决策的基础的逻辑。”

  关于“造物”这个名字,大蔡和王二讨论了很久。“不停提出又不停否定,想让它的包容性足够大。那时的讨论也是对我们究竟要做什么的商业逻辑进行了梳理”王二解释道。

  “造物空间”时代天街店

  “全国的木工坊非常多,但是做了体验空间之后,真正的客户从哪来?如何形成客户粘性,孵化客户需求,从而达成第二轮第三轮的消费,这是我们当时反复推演的,这个一定要在一开始就要想得透,千万不能凭喜好和想象来做。”在分析行业现状时,王二颇为认真地提出了他的创业忠告。

  和其他同一行业有很大不同的是,“造物空间”更关注的是人。为人提供一个空间,可以把自己大胆的想法变成现实。说现实点,这就是锁定客户需求。

  ▼

  每一家“造物空间“都是一个“道场”

  它会影响人的思想

  在短短的一年十个月的时间内,“造物空间”已由最初的黄桷坪一家店发展为遍布重庆的五家店,从品牌和资产的角度来说,均有所沉淀与成长。

  按照以往的文创模式,不少店在店址的选址上会偏好于城市中的隐匿之处。而位于大坪时代天街c馆的这家新店,则完全打破了常规模式。

  对此,王二和大蔡都有着十分清晰的认知。王二认为,商业的事情还是应该按照商业模式来,选址在这里成本会很高,但当时还是觉得地段是第一位的。

  

  大蔡的分析更为具体:“事实上,这其中的逻辑是——你未来想做什么决定了你要在哪里开店,还是要有未来商业上的规划。总体来讲目前我们还是把‘造物空间’当作一个试验的阶段,目前的五家店其实有着五种模型:工厂店、咖啡馆中的店中店、与民宿结合的民宿店、商场店、商圈店。我们在通过不同的采样和数据收集,来判断未来可能会在哪个点爆发更大能量——何种状态模式下它的现金转换会更好?它的人群传播会更好?这都是在做试验和数据的收集。”

  

  玩家现场

  人们来到空间里可以找到自己的需求点,从情绪上的安抚和乐趣,到设计的实现,再到自我的实现,甚至是自我超越。王二更愿意把每一家“造物空间”比作一家“道场”,它对人的思想有所影响,并让人们从中获得巨大的愉悦感,而这才是这类项目的本质。

  事实上,这家新店的创业资金来自线上众筹,众筹开启45分钟内就筹集了60多万的资金。也从侧面反映出越来越多人和社群对“造物空间”和其理念的认同,也映衬出人的本源需求和未来生活方式的走向。

  ▼

  创业累不累?

  直教文艺青年变成行走的“鸡精”

  大蔡说自己是狂想者,总是会想很多。王二则说笑道:“大家创业中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带着深思熟虑去的,不然这项目就要垮掉了。”

  幽默健谈的两人还从两人同为水瓶座的角度,对自己的特质进行了分析。水瓶座的人都带着艺术属性嘛,比较适合搞设计搞艺术。

  两人都觉得自己属于保守派。保守派要创业怎么办?想要规避风险,就一定要想细,心也要细,关注员工,用户,也关注自己。在大胆想象的同时一定要有细致的思维。

  大蔡、王二和他们的团队

  大蔡对此也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感性有多强,理性就应该有多强。任何决定都是感性的,就看你做了这个决定之后,你的理性够不够强,能不能把感性撑下来。决定做‘造物空间’,它一定是一个感性的决定。”

  在决定开“造物空间“之前,大蔡的孩子马上要生了,面对各种贷款的压力,尽管拥有非常不错的工作与年薪,他还是毅然选择了辞职。

  相比全职投入“造物空间”的大蔡,出身媒体人的王二目前还在一家大型企业任职宣传;类的工作,对媒体和传播有十分专业的理解。北大学生时代的经历,也给了王二更宽广的视角与终身学习习惯的养成。“我会把自己的时间切割成很多块,每一块有不同的主体。在每段时间内把计划的事情做好,效率才会高。”

  创业累不累?王二觉得心理上很折磨,并笑称自己从文艺青年变成了行走的鸡精。“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创业的人喜欢熬鸡汤。当你不知道怎么走的时候,熬一熬鸡汤,撑一撑就过去了。”

  在项目开始一个月的时候,大蔡还养成了每天在朋友圈写一条“菜汤”的习惯,现在马上就要600条了。

  【结语】

  在采访结束的深夜,一对马上就要结婚的新人正在店内拍摄影像,他们想要打造一对戒指。镜头里彼此看向对方的柔情,让人与人之间细腻的幸福感在这个有温度的空间里渐渐升腾。

  正如大蔡和王二对“造物空间”的构想:“它是产品和空间本身,我们是一个卖产品的体验空间,这个空间本身也是一个产品。”

  “选择坚守过去还是迎向未来,不在选择,在眼界。“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