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说说汇率和外汇储备那点事
说说汇率和外汇储备那点事

—点击上面蓝字轻松关注—

前言。汇率是一面镜子,清晰的反映着一种货币、以及货币后面倚托的经济体强弱盛衰,而根据可以自由兑换的程度,汇率又分为官方汇率和实际汇率。

熟悉宏观经济的朋友们都知道,进入21世纪后,中国经济经历了一段高速发展的时期。不论是2003年之前的实体制造业,还是年之后的房地产业,一直在推动经济持续向前发展。经济基本面向好,直接表现就是经济体货币的强势。然而,这种强势状态到了2013年开始发生反转。

年12月18日,美联储宣布自20141月开始小幅削减月度资产购买规模,从原来的850亿美元缩减为750亿美元。然后就是3月、46月连续削减购债规模,标志着美国已经退出QE量化货币宽松政策。在不断削减购债基础上,经过2015月和2016月两次加息之后,强势美元终于王者归来!遥相呼应,人民币对美元平均汇率则从年的6.1932跌至6.2452,此后至今,尽管中间起起伏伏,但步入长期下跌通道却是不争的事实。

汇率下跌,资本出于避险和逐利的天性会引发外流再正常不过。在谈资本外流之前,先简单回顾下年以来的历次汇改及其背景。

2005722日,正值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人民币汇率高歌猛进的时代,为减轻人民币过于强势给外贸出口带来的压力,央行开启人民币形成机制汇率改革,但此后人民币持续升值态势不变,截止2008月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期间累计升值幅度超过17%;2010日,央行再次开启人民币形成机制汇率改革,此后人民币持续升值至2012月,期间累计升值幅度接近8%。两次汇改,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25%。

众所周知,这两次人民币升值是在美国压力下的被迫之举。人民币升值一方面打击了中国制造业的出口,另一方面导致大量国际资本涌入中国购买人民币资产,在人民币继续升值后高价售出,赚走利差,之后再抛售人民币换成美元,赚走汇差。那些年被国际资本赚走的利差和汇差,无疑是人民币被迫升值的血汗!

通常一个经济体货币升值,意味着本国企业和民众得到了收购海外资产的绝佳机遇,很简单,那些个花花绿绿的洋资产便宜得很嘛。但扪心自问,那些年除了央企国企的海外收购频频遭到抵制之外(不妨思考下原因何在?),民众有多少人持汇去购置海外资产?而外汇管理制度下民间极其有限的持汇,是最主要的原因。更进一步说,如果彼时民企和民众大量持汇去美国展开收购,美国人还敢那么明目张胆逼迫人民币升值吗?是不是客观上减轻了外贸出口企业的压力?

机遇没有抓住,趋势已经反转。为应对美元结束宽松政策带来的压力,16日,央行扩大人民币兑美元单边波幅至1%,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6.30226.3148,贬值幅度0.20%,当年5月人民币汇率创下汇改以来最大单月跌幅,跌幅接近17日,央行再次扩大人民币兑美元单边波幅至2%6.14976.17790.46%1-4月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创下汇改以来最大连续贬值,累计跌幅3.34%

对美元持续下跌的态势引发了高层担忧!811日,央行宣布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不再盯住单一美元,而是选择若干种主要货币,赋予相应的权重,组成一个货币篮子,同时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计算人民币多边汇率指数的变化,将市场供求关系作为另一个重要依据,并据此形成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稳定,一切手段都是为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6.21946.33,贬值幅度超过。截止2017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6.8798,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48个基点。伴随着汇率跌跌不休的,当然是投资者的信心和外汇储备总量的一路下滑。

再反过来看和人民币汇率息息相关的美元,以及背后倚托的美国经济。截止227日,美国股市再度全线走高,道琼斯工业指数连续第个交易日创收盘新高,为1987年以来持续时间最长。与此同时,根据日美国公布数据,月份成屋销售创下近10年来新高,随着就业市场越来越好,投资者投资热情高涨,年次贷危机的阴影已经完全消弭!对比我们沪深A股市场和国内投资渠道,在此不得不羡慕下美帝民众的财产性收入哇。

我们应当清醒的看到,在和年美元两度加息的背景下,在特朗普新政府限制移民等一系列不利于美元回流的政策基本面下,美国股票和房地产市场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股市和房市同时强劲上涨,意味着美国经济已经全面复苏,意味着即使在中国央行严格资本监管的同时,仍有大量国际资本涌入美国。而这,也为美联储年及以后加息甚至是缩减资产负债表提供了充沛的动力。

众所周知,8.11汇改以后,中国外汇市场进入一个相对平稳期,市场逐渐接受并习惯了持续贬值的人民币态势。在欧洲面临一系列不确定性因素导致欧元贬值预期强烈,日本安倍政府刻意打压日元刺激通货紧缩,而美元进入强势周期后,全球资本流向美国是大势所趋,中国跨境资本流出速度也相应加快。

针对这种情况,30日央行发布《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跨境资产流动性步步收紧。短期内效果吹糠见米,根据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月末外汇储备余额29982亿美元,虽然跌破万亿的整数关口,但环比仅减少123亿美元,环比减幅相比月下降400多亿美元,国内外流资本得到一定程度遏制。

降幅虽然在减少,但资本却仍旧在寻求各种避险途径外流,而且外储跌破万亿也并没有超出民众普遍悲观的心理预期。对此官方不得不出面解释,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月份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另外由于适逢农历春节,居民境外旅游、消费等活动增多……并特别强调‘我国外汇储备规模虽已略低于万亿美元,但仍是全球最高水平,储备规模上下波动是正常的,无须特别看重整数关口。无论从绝对规模看还是用其他各种充足性指标进行衡量,我国外汇储备规模都是充裕的。’……云云。当然,这种场合下是少不了专家的,为了回应官方说法,一些专家也自觉表达诸如‘外汇储备跌破万亿,无需恐慌’之类的观点。事实果真如此淡定吗?

单从数量而言,即使跌破了万亿美元大关,中国的外汇储备仍是全球最多,这话并不假,但是外汇储备始终是一个动量,一方面体现在现有总量上,另一方面体现在升降变化的趋势和速率上。以外汇储备全球最多就认为无需担心,这种牵强说法显然说服力是不够的,因为大家都看到资本外流的强劲动力了嘛。

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经济基本面。中国经济在年后房地产一柱擎天,又经历2015、16年一二线房市房价大涨,但实体经济步履蹒跚、虚拟经济高歌猛进造就的繁荣,其间充斥着大量的泡沫。而如何去过剩产能和房屋库存、如何降低金融杠杆,如何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问题则越来越突出。在经济基本面并没有明显好转的情况下,因为美元指数暂时走低就判断资本外流压力减小,是不是有点儿过于乐观了呢?

资本外流真正原因不外乎以下几个。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走低肯定是首要原因;其次是随着相当一部分国内企业,其产业向利润回报更高的地区和国家转移,以及国内民众收入水平的增长,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对配置海外资产的需求大幅度提升,正常的资金出境需求规模随之越来越大;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的持续非理性上涨,一方面降低了人民币的购买力,另一方面进一步扩大了与世界其他国家房地产市场的差价,导致高收入人群已经不仅仅满足于移民,还产生了在全球房地产市场投资的需求。根据商务部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世界16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实现直接投资1.13万亿元,同比增长44%。资本,永远在追逐最丰厚的回报。

再把资本流动放到全球背景下。进入世纪以后,全球的跨境资金流动主要经历了以下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截止到年,国际资本大规模流入新兴经济体,原因不外乎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前,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强劲、资本回报率较高。而2009年以后主要是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全球流动性泛滥所致;第二个阶段是年以后,随着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发达国家货币政策收紧,特别是美联储逐步退出并启动加息进程后,跨境资本流动开始转向,从一些新兴经济体流出,最主要的流向自然是回归北美。

而受全球资本流动格局变化影响,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资本和金融账户还呈现较长时期的双顺差,外汇储备余额快速增长,甚至一度接近万亿美元的顶峰。但年下半年风云突变,虽然经常账户持续顺差,但资本和金融账户却已经开始出现逆差,外汇储备余额也开始由升转降,从月份的3.99万亿美元,一路下跌到今天的低于万亿美元。

考虑到中国仍然接近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央行超强的监管能力,人民币虽然持续下跌趋势不变,但短期内速度肯定是明显放缓,这里面更有另外一种可能是,官方汇率表面上受控,但地下外汇交易开始泛滥猖獗。首当其冲,就是不受央行外管局监管的地下钱庄。

来看一则新闻报道。根据中国公安部26日披露消息,年公安机关共破获380多起地下钱庄重大案件,抓获800多名犯罪嫌疑人,打掉500多个作案窝点,涉及逾9000亿元人民币。联想到年共破获此类案件170余起,涉案金额8000亿元。可见,地下钱庄生意的火爆和官方对此的深恶痛绝。

各种路数的资本管制,短期内效果肯定出奇的好,但长期来看负面效果不会没有,首当其冲就是直接打压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当日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时,高层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帮助消化国内通胀的思路无疑是正确而深远的,但短短几个月内翻云覆雨的管制手段,无疑给将来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其次就是管制升级后外商投资的直接减少。外商直接投资无疑是贸易顺差的重要保证,而随着这个数据的直线下降,外汇储备的来源正在渐渐收窄。再有一点就是外商迁徙后,一方面带走了大量外汇,另一方面会导致大量本土工人失业。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年外资在中国固定资产投资额仅为1212亿,对比20113270亿,短短五年便下跌了近63%。而根据官方估算,全部外商投资企业吸纳的直接就业人数就超过4500万,更遑论同一条产业链上的间接就业人群,而外资的撤出肯定将会影响到这些庞大人群的生计。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资本管制虽然名义上作为一种可使用手段,但纵观各发达经济体如北美、欧洲、日本却从无人敢轻易动用,即使是本国经济不好、本币汇率危险吃紧之时,也无人敢轻言限制资本流动。并非不知道资本管制的短期利好,而是他们深谙资本管制带来的负面影响,它等于直接承认官方汇率那啥,而地下汇率才是真实的可交易汇率,而其后更深层次的逻辑在于,你在这个市场上赚到的钱,将来可能会拿不走。如此,会让国际资本望而却步,这才是最严重的长远后果!换句话说,你对别人关上了大门,别人也会如法炮制,那么试问谁还敢进入一个只许进不许出的市场?

总结。在对待资本外流的问题上,我们是不是应该借机深度反思一下我们的经济结构短板,进而思考并运用更加智慧、而不是简单限制的办法来解决?从而不致影响外界对中国经济的整体信心。毕竟在中国,资本流出的非正规途径实在太多,太多,而信心和预期,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非常,非常,只有……面包才会有的,一切才都会有的。

原创文章出自公众号‘阿甘看天下’ACM_KAKA22,扫描文末二维码可以关注。另:如果公众号发生意外,请加个人同名微信号‘自由的阿甘’ACM_KAKA22,方便继续交流。(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