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宋清辉:若纸媒消失 网络上将遍布小道消息和谣言
宋清辉:若纸媒消失 网络上将遍布小道消息和谣言

宋清辉:

人们对新闻的阅读从各大报纸的电子版上,转移到海量新闻的单一门户网站。当前,各种手机新闻客户端将此做到了极致,很多媒体平台都不是新闻和内容的生产者,而是新闻和内容的搬运工。免费内容时代,流量多少决定了收益是否丰厚,因此抄袭、洗稿以吸引读者的现象越来越多,其中还不乏大量的谣言、别有用心的言论,也导致很多善于利用免费资源、不以抄袭为耻的人越来越看不起“内容为王”这四个字。

内容付费,可以作为内容原创者更高层次的一种保护,也能够激发更多的内容生产者创作更多、更好、更优质的内容。否则自媒体行业很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而将原创者赶出。以财经新闻为例,我们所看到的各种内容大部分来自于纸质媒体,如果这些纸质媒体消失,各种客观真实的新闻资讯也将消失,网络上将遍布各种小道消息和谣言。

李锦:

2017年国企改革将围绕“统筹推进、重点突破”八个字推进,在混改、上市、重组、投资运营公司等多个领域重点突破。混改已成为2017年国企改革重点突破的方向,现在混改在覆盖面上已有相当的广度和宽度,接下来需要继续深化混改的深度,如重视优化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等。

王勇:

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是,要打破上游产业的行政垄断。对于上游现有的国有企业,即使不改制,也应该尽量剥离本不该由企业承担的社会性负担,同时取消政府补贴,让上游产业中的国有企业与新进入的民营企业真正参与公平的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这样才能真正促进上游产业技术进步与升级,为下游产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更好的中间产品与中间服务。也只有这样,整个经济的产业升级才可能全面推进。

当然,国有企业改革也要区别对待,防止“一刀切”,涉及国防安全以及涉密的企业要慎重。对于国有企业的区分,可以采用反向思考法,假如这个产业完全放开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若没有什么不可承受的结果,这个产业的准入门槛就可以放开。

王会生:

国资投资运营,要在改革中向“命脉”和“民生”领域集中,比如国防安全、信息安全、网络安全、粮食安全等是“命脉”;另如养老产业、扶贫开发、环境产业等则是“民生”。

白天亮:

国资监管,一直被视为国企改革的一块“硬骨头”。监管不能“缺位”,要强化对国资国企的监督职能,筑牢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大堤。监管也不能“错位”。要尽快向“管资本为主”转变,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给企业松绑。

李大霄:

新三板实行市场分层,已明确了改革方向,积极推进区域性股权市场规范发展,研究新三板与区域性股权市场合作对接机制,将是未来的方向。出台统一的区域性股权市场的监管,是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措施之一。

谭浩俊: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硝烟的逐步消散,新一轮经济发展也将提速。速度如何才能与效率紧密结合?居民收入增长水平是一面镜子。而这里所说的增长,当然是质量型增长、效率型增长,而不仅仅满足于数量和规模的扩张。中国经济,不能再在结构失衡、收入差距拉大中发展,而必须更加重视发展的协调性、平衡性、同步性。缩小收入差距,当然是核心问题之一。

连平:

2016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比率较快增长的势头得到初步遏制,拨备水平小幅提升,资产质量保持可控。2017年,小微企业和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仍面临一定挑战,同时规模较大的存量关注类和逾期类贷款,也会为资产质量带来持续的下迁压力。考虑到宏观经济增长趋稳有助于改善企业经营状况,相对较高的拨备水平和不断拓宽的处置渠道也有利于商业银行加快不良资产的处置速度,虽然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仍将保持惯性增长态势,但不良率快速上涨的可能性不大,预计全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可能小幅增长1.8%至1.9%的水平。

赵建:

由于商业银行管理、流程和思想理念仍然沉浸在过去的业务模式里,形成了“路径依赖”,这对服务转型升级造成了很大的阻碍。面向未来,商业银行必须突破传统模式的束缚,从管理模式和组织架构重塑入手,抓住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的契机,真正建立以客户为中心的“综合服务”体系。

许建文:

银行资金存管可以实现用户资金与平台运营资金有效分离,能够显著降低不良平台监守自盗、挪用资金乃至跑路的可能性。但平台在完成合规存管的同时,依然需要倾注精力加强内功修炼,提高自身风控能力和经营能力,这是创造安全稳健投资环境的根本。

朱俊生:

在从严监管的大背景下,保险机构的负债结构将可能出现调整。部分保险机构的保费结构中,万能险占比很高,在低利率环境持续以及“优质资产荒”加剧背景下,需要更多调整负债端,多做保障性产品,体现保险业的保障功能。

2016年开始,保险行业的一系列争议事件暴露了不少问题,需要完善规则。同时,除了对负责人的“顶格”处罚之外,保险行业还要建立完善市场化的退出机制,防止劣币驱除良币现象发生。

张东:

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仍面临五大挑战:一、智能化的核心生产装备多为欧美日韩所垄断。二、我国很多工厂不注重软件的购买,这给工业系统底层解析和控制带来了难题,同时我国工业互联网的自主研发能力偏弱。三、车间以及装备设备之间的互联标准有待建立,技术仍不成熟。四、B2B模式下,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业务标准以及财务结算标准制定存在障碍。五、工业网络安全问题凸显。

(本栏目稿件只反映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