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企业老板卖掉公司做理财,实体难做只因掉进了“货币迷阵”
企业老板卖掉公司做理财,实体难做只因掉进了“货币迷阵”

全国两会召开在即,“振兴实体经济”不仅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更是众多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关键词。而与之相随的,是目前整个经济面所面临的的问题——经济的“脱实向虚”。

编者按: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时代财经推出“两会前瞻系列”报道,从货币迷阵、国企混改、PPP模式等维度问诊“稳中求进”的中国经济。

M1-M2剪刀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曾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最突出的结构性矛盾之一,就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脱节:金融领域和房地产领域出现了资产泡沫现象,非实体经济聚集了过多的发展资源,严重削弱了增长新动力赖以形成的基础。

2月17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高频率提到“风险”和“泡沫”,报告指出,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畅通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抑制资产泡沫,防止“脱实向虚”,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同时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年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155.0万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1.3%;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48.7万亿元,增长21.4%;流通中货币(M0)余额6.8万亿元,增长8.1%。

M1-M2剪刀差有10.1个百分点。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剪刀差”的形成背后有三大更为长期的成因。首先,企业持币待投资。第二,企业持有活期存款的机会成本降低。随着定期与活期存款利差不断收窄,企业更倾向于持有活期存款。第三,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可能对M1形成扰动。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以后,从理论上讲,应该同时归还银行贷款,但是实际上有时间差,所以会有一个过程,会放在企业或者事业单位的账户上,因此,单位活期存款也较高,导致M1增速不断上升。

“关键在于存量货币迷失在国企、房地产和金融体系,但更重要的流量货币是被货币流通速度放缓这个无底黑洞所吞没。”前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巡查员、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认为。

持币者观望情绪浓厚

尽管货币和信贷投放一直保持高速,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速不断放缓,作为信贷主要流向部门的不少央企和大型地方国企选择持币观望,或者将持有的现金以活期存款方式存入银行。

对贷款需求的放缓,以及存款需求的增加,不仅体现在新增投资的缩减,还有对现有项目的投资需求也在下滑。

如太原钢铁集团,在其半年报中显示,2016年上半年,其活期存款存量为54.3亿元,同比上一年新增了上10亿。太原钢铁集团财务公司财务负责人郭勇称,钢铁行业一些项目都暂停了,因此也大幅减少了信贷的需求。除此之外,很少有企业会将经营所得资金放入定期存款,“存款收益太低,大部分央企国企都有贷款,这些款项直接还以往贷款的比较多,还款以后,经营收益又都回到了银行。“

2016年以来,为支持经济的增长与制度改革,央行多次降准,为了向市场提供流动性,还动用了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由此,金融市场资金面较为充裕,资本市场规模也在不断加大。不过,因为经济增速放缓,实体经济投资效益下滑。理财、资管、P2P等各类资金为了获得更高收益,转入债券、股票等金融市场。

“资金没有真正进入到生产投资里面去,并不完全说是货币政策没调整好,而应该是经济下行、产能过剩、库存过高等因素,这时候企业扩张意愿低,各个供应链条风险过高,这些都是客观原因。应当有宏观层面的政策,包括财政政策等配合进行结构性的调整。”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说。

资金除了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或者进行套利活动,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或者拉长了流转周期,提高了融资成本,还存在配置错位,导致过度流入房地产行业的情况。

林江对时代财经分析称,近年来,有不少利用自身融资成本较低参与影子银行,其操作方式为从银行处借入大量资金,再转手借出,从差价中获利。

刘安(化名)曾是苏州一家5000人规模纺织企业的董事长,经历金融危机后,刘安曾通过各种渠道与方法,试图将以外贸为主的企业转向内需,但他发现,世界的玩法变了。“那条路太难走了,我最后还是放弃了。”刘安果断将企业出售给一家上市公司,换来六亿元现金。现在,他是当地中国银行最大的私人理财客户。

像刘安这样拥有大量资本,最后的企业主,不在少数。银行业急速膨胀的表外理财业务可见一斑。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统计,2016年末银行业表外理财资产超过26万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0%,比同期贷款增速高约20个百分点。

中小企求“资”若渴

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而一些中小企业却由于现金流吃紧不敢接单,实体经济陷入了一个“越穷越弱”的循环。

高小宁是广西梧州市某某电子厂的法人代表,2016年9月份,东盟博览会带来的一张6000多万元的订单来到他面前,不过,他最后决定不接。

“不敢接,我们现在只敢接小的单。”高小宁对时代财经说,如果接下这个单子,他的工厂有一半以上的可能会倒闭。因为接单以后,需要采购原料便达1200万。由于经济放缓需求下降,对资金链断裂的担忧,使得原料供应商2016年开始都需要现结货款。

采购、物流等供应链成本,在高小宁的预计里,达到2500万左右,但他的工厂流动资金只有1000万。这间规模100人,信用等级不高的工厂,半年的生产周期里,想要和银行借到2500万基本不可能。“我去银行问过,他们现在对信用等级不高的民企,风控抓得紧。”

即使银行审批了贷款,高昂的融资成本也让高小宁望而却步。在当地,德兴电子这类民企融资成本在12%左右,但类似于梧州奥奇丽日化这类大型企业,融资成本只需要5%。近年盛行的民间借贷,高小宁也有接触,“利息的话,三个月13%,半年15%。关键是如果我们在这过程中,生产环节出现一些状况,马上会有人来搬机器抢原料,基本上工厂就垮了。”

经济下行,供应环节紧张,使得实体经济里的中小型企业不敢扩张,这种现象不仅在广西,广东、浙江一带也较为普遍。但在其他一些领域,即使大型企业,也大多态度谨慎。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曾对媒体称,目前脱实向虚的状况,表明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虽然有周期性、总量性因素,但根源是重大结构性失衡。“这些结构性失衡主要表现在实体经济供应体系质量不高,影响实体经济供求失衡,实体经济效率逐步降低;大量资本开始“脱实向虚”,或者进入房地产市场炒作,或者在资本市场自我循环,进一步形成资产泡沫。”

参考:本文由时代财经旗下频道层峰原创,作者卢桦。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