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宝马在中国的利润真的无法汇出?恐怕都忧虑错了!
宝马在中国的利润真的无法汇出?恐怕都忧虑错了!

在车市降温的背景下,任何看起来对车企业绩不太有利的消息都极其容易撩拨业界敏感的神经,对豪华品牌来说尤甚。于是围绕“外汇管制”和宝马的一则“黑天鹅”式消息便如同朝滚油锅倒入了一杯水,顿时飞花四溅。

日前有用户在新浪微博上声称:“得到一个消息,BMW中国区公司去年卖车的销售利润从11月起就汇不出去,4个多月了。现在是靠汇丰先垫资给BMW的外国供应商,并且告知最多能撑6个月。类似情况已普遍出现在其他外企上,焦虑在蔓延。”虽然旋即该条微博被删除,却已经让“外汇管制”一刹那成为某些人口中的热词,以及另一些人心头的巨石。

虽然本次聚焦于一个经济词汇,但是从热度上升的方式以及判断逻辑的缺失看,汽车圈倒并不是贴近了经济圈,而是娱乐圈。

三方否认,这个锅谁来背?

“外汇管制导致宝马中国利润无法汇出”,初看的确是一个极能撩人的话题:资本外逃、人民币贬值、车企困境……叠加在一起,无论哪一条都足够让诸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至于“大胆猜想”之后的“小心求证”,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便及不上口沫横飞的那份酣畅淋漓了。

对于这条消息,公社君与友人在讨论时的第一念头便是:“在中国,支付供应商的货款不是应当由合资公司共同承担么?”对于宝马来说,2016年在华销量达到516,355辆,同比增长11.3%,其中华晨宝马销量达到31万辆,占比约为60%。不管是从占比还是与供应商关联看,无疑重点都在合资企业这边。在“外汇管制”传闻中,合资企业并未受限,可见即便传言属实,宝马在华业务的利润都不至于完全无法汇出。

《汽车公社》记者查找了“外汇管制”说法的来源,发现主要源自海外媒体报道。去年12月,德国《商业日报》(Handelsblatt)援引德国贸易协会主席Anton Börner说法称:“在德国企业已经感到中国商业环境困难之时,中国政府出台这样的政策无疑是释放了反对投资的信号。”外国投资者在中国已经缩水的投资将因此进一步放缓。“实施外汇管制将对双边经济关系产生长期消极影响,这也不符合中国利益。”

然而如果查看国家外汇管理局在新浪微博的官方账号“外汇局发布”,便不难发现该局曾多次澄清“并无外汇管制”。有趣的是,2016年1月28日和12月9日,一个年头一个岁末,外汇局的两次否认声明遥相呼应。根据外汇局官方说法,“中国将限制外企在华盈利汇回”属于不实消息,相关政策并无变化;真实合规的经常性国际支付和转移,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及股息、红利等对外支付和转移,凭真实有效的交易单证直接到商业银行办理,不予限制。

随后,《汽车公社》还向宝马中国及银行方面人士求证。虽然宝马方面暂未回应,但有银行人士在微博上否认宝马无法汇出利润的说法:“我行最近还经受过BMW的利润汇出购汇。”

在政府、银行两方均持否定说法之后,多数分析人士也认为这是一场“虚惊”。汽车流通专家桑之未透露,当前其他车企目前三个月对外汇出一次,“没有汇不出去这个说法”。益普索公司汽车研究团队副总监叶盛和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都表示,没有听过车企受制于外汇限制的说法。叶盛还证实了记者有关合资企业承担供应商货款的猜想,指出“外汇管制”的说法存在逻辑问题,华晨宝马作为合资企业不会有外汇汇出的麻烦。

防止资本外逃并不在于限制汇回利润

按照国内一些知名媒体的推测,“宝马遭遇外汇管制”的依据之一,在于当前中国外汇储备大幅缩水,海外投资减少,影响货币汇率,因而急于限制资本外流。

的确,较之2014年前后巅峰时期的4万亿美元水平,如今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跌破3万亿美元,缩减幅度显著。高盛报告称,2015 年 8 月到 2016 年 11 月,等值于 1.1 万亿美元的外汇已逃离中国;彭博社汇总数据显示,2016 年前 11 月中国外流资本达 7,620 亿美元。随着资本外流和人民币加入SDR,货币贬值预期急剧上升,似乎成为“外汇管制”的理由。

然而,中国和国内汽车产业当真如此害怕资金外流吗?车擎研究中心分析师Steven翟指出,如今全球适宜资本流向的市场其实并不多。大洋彼岸的美利坚虽然有新君特朗普“重振制造业”的口号,但在强势美元的背景下,倘若大量资本回流美国,很容易流向美股与房市。诚然,受到页岩油气垃圾股的拖累,美股需要注入更多资金血液,但吹高泡沫应有限度,因而可以预见美国并不会一直放低资金流入的门槛。至于其他市场,对比中国并无产业规模和成长性的明显优势。

再以许多人最关心的人民币汇率来分析,并非走弱便意味着一切崩塌坍溃。在外汇储备居高的岁月,经济圈反而担心人民币对内升值压力,因为外汇和人民币总量的对比是决定性因素。货币走弱,在一定程度内对出口型企业有利。如果回顾2011-2013年日元疲软的时期,日系车企利润率高企,丰田以相似的销量和营收规模达到大众近两倍利润,而2016年日元的走强则拉低了日系车企上年利润率。随着中国整车和零部件出口的势头向好,如果人民币适当贬值,反而更有利于促进该事业成长。

当然,公社君并不是想说“国家不怕资金外逃”,只是觉得这份恐慌不必无上限放大,因此国家势必不会为了挽留资金而不择手段,以至于外企连在华利润都无法汇出,适度控制才是合理的推断。而回顾去年末今年初的一些文件通知,也恰好证明了这点。2017年1月17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则是最好的说明。

即便围绕“防止资金外流”来讨论,限制汇回利润也绝对不会是核心内容,原因是外企在华投资额度大于利润额度,给外企创造优厚的环境条件,有利于吸引资金进入。以通用汽车为例,2014-2018年,其合资公司在华投资140亿美元,年均28亿美元。2016年通用汽车在华合资企业净利润41.17亿美元,归于通用汽车的部分为19.73亿美元。可见投资额比归于外方的利润额高出50%。

根据上文对比,国家即便要限制外汇汇出,也不可能无差别限定,以至于因小(限制利润汇出)失大(丧失外企投资热情)。

我们需要担心什么?

毫无疑问,国内一些媒体在解读和猜测时放大了国家对外汇储备减少、人民币贬值的焦虑。所谓“外汇管制”的真相到底如何?

再回到前文“外汇管制”的外媒依据,显而易见在“限制”一词的解读上存在弹性:如果宝马确实存在利润汇出受阻的可能,那么究竟是硬性限制外汇离境,还是审批流程严格化、审计周期延长?《汽车公社》更倾向于后者,但这与外汇管制、设限存在本质上的差异。因此我们更应该是从流程层面、执行层面去担忧效果,而非在宏观战略层面为“国家将在外汇上闭关自守”而焦虑。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1 月 27 日刊文《中国加大对外汇活动的审查力度》指出:“外汇局周四晚间发布通知称,如果企业把超过50,000美元的利润汇出国内,则必须向银行提供经审计的财务报表和税务文件。”很显然,这里的限制措施属于流程方面,需要递交相关文件通过审计。至于政府会将通过审计的门槛设定为多高,从利益角度分析,相信不会刻意为难,前文已有分析,不再赘述。

较之国家战略层面的构想,我们还不如去顾虑具体执行时是否存在效率不高、拖累外企现金流的可能,而这种情况倒是和国家鼓励良性外资进入的精神南辕北辙。毕竟再完善的政策,落实时的“对策”都很可能让效果打折。

从获益层面去考量,在汽车行业来说,可以从资本和技术两方面去观察这种“弹性限制”带来的好处。

《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第十八条提出:推进外资跨国公司本外币资金集中运营管理改革。积极吸引跨国公司在我国设立地区总部和采购中心、结算中心等功能性机构,允许外资跨国公司开展本外币资金集中运营,促进资金双向流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投资便利化水平。

而根据以往案例,其实很早就曾经出现过利润难以汇出的情况。受限于合资比例,外方无法汇出太多利润,只能在中国投资建立研发基地或技术中心。

如何在从这两个方面受益的同时,确保外资企业积极性不会严重受挫,则是需要细致权衡把控的要点。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