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为什么美股持续创新高,而我越来越担心?
为什么美股持续创新高,而我越来越担心?

从上图中你可以看到,在过去1年,跑赢指数的主动型基金只有15.4%,过去25年,跑赢指数的仅仅只有21.2%。

跑不赢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指数的表现本质上就是市场中参与者的平均水平。大多数基金公司本身就处于平均值附近,再加上昂贵的管理费,何谈跑赢之说。

以上就是深入人心的指数投资的巨大优势。

但是指数基金真的就是一个完美的工具吗?

绝对不是的。

<strong>指数投资本质上买的还是公司。</strong>

先锋集团下的VOO指数基金模拟的就是标普500指数的表现。

那么这个VOO是怎么模拟的呢?

VOO实际上就是按照指数的编制规则,买入了这500家企业。本身VOO持有和指数一样的500家企业(比例也是一样的),因此,指数涨多少,VOO基本也涨多少(去除管理费)。

因此,指数化投资就是你买入一个指数中的所有股票,并且投资组合中各个股票的权重与这些指数中的权重一致。

所以,当你买入指数基金时,实际上你买的还是公司。<strong>既然是公司,那么这些公司整体本身也就存在估值高低。</strong>

如果当你买入指数基金时,这些公司估值特别高。实际上,你持有的还是一堆高估的公司。

那么为什么大众喜欢指数基金呢?

<strong>因为这是一种不用脑子的策略。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买入指数基金就可以了,你不需要阅读投资公司的财报,也不需要知道这些企业从事什么业务。</strong>

我相信那些买入VOO(模拟标普500的指数)的投资者,大部分都不知道标普500中前10名公司有哪些,更不知道这些公司本身的估值状况。

四、指数基金可能引发一场大泡沫?

如果你仔细观察人类经历的几次大型泡沫,比如郁金香泡沫,1929的大萧条,2000年的互联网危机,2008年的金融危机,<strong>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几乎所有泡沫中都存在自我加强效应(反身性)。</strong>

简单来讲,几乎所有泡沫都存在自我加强效应(自我验证)。

<strong>而当自我加强效应和嫉妒心理结合在一起时,就产生了查理芒格说的</strong><strong>Lollapalooza</strong><strong>效应。</strong>

这也是算是我发现的一种很特殊的Lollapalooza效应。

就拿2015年A股的泡沫为例。首先这里存在一个大家普遍相信的观点:<strong>改革牛。</strong>经过各种砖家在财经频道的无限BB,大众开始相信了一个简单的概念:<strong>改革牛会导致股市大涨</strong>。这就像很多人已经相信指数基金是完美的投资工具一样。

然后最有洞察力的人,最早相信这个概念的人,开始去买股票,股价上涨,导致更多原本蠢蠢欲动的人坚定了买入的决心,这些新的买单导致股价继续上涨,从而吸引更多人来买股票。

<strong>这种股价上涨会吸引更多人买股票的现象就是自我加强效应。</strong><strong>当然一个完整的泡沫经常还需要利用人类嫉妒的心理。</strong><strong>无论是1929</strong><strong>年,2000</strong><strong>年,2008</strong><strong>年,2015</strong><strong>年,亦或者是未来的泡沫,我都坚信,嫉妒一定会在泡沫的成长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strong><strong>因为人们受不了自己的邻居,自己的同事,自己的亲戚,自己的朋友,赚钱,而自己没赚。</strong><strong>如果你记忆力不错,你可以回想下2015</strong><strong>年,那些无脑杀入股市的人,很多都是嫉妒心理作祟。</strong>就像查理芒格说的一样,<strong>嫉妒才是人类的原罪。</strong>

当嫉妒和自我加强效应碰撞在一起,一个巨大的泡沫就诞生了。

而很巧的是,我在指数基金投资里看到了出现自我加强效应和嫉妒心理的可能性。

五、指数基金的自我加强效应和带来的嫉妒心理

几乎每次泡沫产生时,你都能听到一个简单有力的口号。

比如上世纪70年代的“漂亮50”,2000年的“互联网改变一切”,2007年的“房价不会跌”,2015年的“改革牛”。

今天,你听到的大多数人都会同意的观点是:“指数基金是普通投资者的不二法宝”。

同时,指数投资还会产生很强的自我验证效应,从而形成自我加强。

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

假设指数A里只有两个股票:苹果和富国银行。苹果股价是100美金,富国银行是50美金。这个指数的编制规则是模拟1股苹果股价和1股富国银行股价表现的加权平均值。

现在基金B拿出来150亿美金来模拟指数A。他总共买了1亿股苹果和1亿股富国银行。

因此,基金B的每一个产品里有1股苹果和1股富国银行,完美的模拟了指数A的表现。因此投资者购买这个产品就会获得和指数A几乎完全一样的表现。

假设这个产品销售非常好,认购这个产品的金额达到了200亿美金,超出了基金B的150亿美金的规模。

基金B会怎么做呢?

基金B实际上需要多“制造”一些模拟指数A的产品。因此,基金B需要购买更多苹果和富国银行的股票。

<strong>而当基金B</strong><strong>买入更多苹果和富国银行的股票时,就会推高这两个公司的股价。</strong><strong>因此,当更多钱流入到指数基金里时,基金公司需要去买更多指数里的公司,而且是无脑购买,不管这些公司便宜与否,从而可以直接把指数进一步推高。</strong><strong>这就是典型的自我验证效应。</strong><strong>而指数的上涨会吸引更多人认为这是一个有效的策略,因此更多人会买入指数基金,这些新的买入行为,又会导致指数变得更高。</strong><strong>这就是当指数投资成为主流趋势之后,可能存在的反身性。</strong><strong>这也为泡沫的产生埋下了一个很大的伏笔。</strong><strong>六</strong><strong>、</strong><strong>当指数下跌时会产生强制性卖出</strong>

更有意思的其实不是向上的自我强化,而是向下的自我强化。

<strong>先说一个数据,领航基金的创始人约翰伯格指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普通股的平均换手率是12%</strong><strong>,而ETF</strong><strong>是880%</strong><strong>,几乎是普通股的80</strong><strong>倍。</strong>

如果某一天,市场突然发现,现在的估值非常高了,又或者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出问题,那么这种指数投资就会产生大量的强制性卖出。

<strong>在如此高的换手率的情况下,如果股指出现下跌,或者投资者变得没那么乐观,那么这些持有指数基金的人立刻就会想抛售掉自己手里的指数基金。</strong><strong>如果以上的行为形成共振,那么指数基金也就必须要把自己手里持有的指数里的公司的股票也售掉。</strong><strong>而这种无脑抛售股票的行为,又会导致指数下跌。</strong>

从而出现了向下的自我强化效应。

对我个人而言,这是找到便宜货的好机会。

因为你的交易对手很无脑,他们迫于指数基金的规章制度,被迫成为强制性卖家。

七、潜在的投资机会

我最近有个挺意思的逻辑。<strong>下面的逻辑并不构成投资建议,只是我分享一下自己现在的思考,这些思考可能会随时产生变化。</strong>

在加息背景下,在指数基金风靡的情况下下,在投资者异常乐观的情况下,或许传统的保守的对冲基金是个不错的投资标的。

为什么呢?

因为,过去几年这些对冲基金业绩都非常不好。不好的原因有很多,简单归结下来就是:

1.利率是零,直接拉低了对冲基金的基准收益率。

对冲基金里最常见的策略是LongShort策略。就是做空一些股票,做多一些股票。这样做之后,你手里会有大量的现金。在利率是零的情况下,这些现金产生的基准收益就很低了。如果在2005年,这些现金直接去投30年国债,大概就有6%-7%的收益率了。

2.2008年-2013年期间,对冲基金行业还是流入了大量的资金,大量的资金流入导致很多策略变得无效,从而导致收益率下降。

而未来几年,上面的情况都会发生改变。

1.未来2-3年,美国的利率可能重新回到3%-4%。从而大幅度提高了基准收益率。

2.目前大量资金流出主动资产管理行业,所以整个行业的很多策略会逐渐变的重新有效,整个行业的资产收益率也会得到提高。

另外,最最关键的是,显然我不认为,市场中的大多数投资者去考虑这些逻辑了。因此你目前还是只能看到很多关于对冲基金行业的负面新闻。

另外,由于对冲基金很多用的是LongShort策略,所以如果指数下跌,他们的业绩跟指数上涨和下跌没关系。而当指数下跌时,指数化投资者会遇到自我强化效应,有可能会损失惨重,可能会出现资金重新流向对冲基金行业的现象。

我竟然能在对冲基金行业里找到,过去5年平均每年赚1美金,现在股价是3美金的股票,也就是说,如果均值回归,这个股票只有3倍PE。而且这个公司非常保守,管理层也还不错。

由于这个股票的逻辑我还没有完全思考清楚,所以就不公布股票名称了。

总之,随着指数连续创新高,随着资金越来越多的流入指数基金,随着大众开始相信指数投资是完美的,我感受到的是更多的不安,看到的是风险在持续加剧。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