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捏住了一个人的钱袋子,你就俘获了他的心灵 |周末荐读
捏住了一个人的钱袋子,你就俘获了他的心灵 |周末荐读

摇哥导读

“捏住了一个人的钱袋子,你就俘获了他的心灵。”

这样的一句俏皮话道出了KKR赖以运作的根基。熟知这本书的人一定更喜欢它的英文原名<Merchants of Debt>,而今年中国资本市场的几出股权争夺大戏却催热了其中文译名《门口的野蛮人》。

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商业运作中的人性、手段、利诱、博弈和不可预知的种种机缘;我们还可以看到KKR的合伙人如何用尊严、保障、机会以及财富和欲望将被收购公司高管们纳入符合KKR利益的体系之下。“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KKR合伙人如是说。

本周推荐的第二部《门口的野蛮人II:KKR与资本暴利崛起》,成书于上世纪90年代,作者通过大量访谈获取的第一手资料全面展现了传奇投资公司KKR的崛起与成熟。如果你有兴趣了解一下,也许会发现这个“野蛮人”与我们近期从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所获知的土妖害形象(TOYOHA)有所不同。

1、私募股权的机会因危机而产生。

2、私募股权公司必须完全控制资金、自由运用,让合作伙伴遵从私募股权公司的意愿。

3、私募股权公司必须为旗下企业建立明晰的领导力量,特别是建立一套财务控制系统,让经理人领悟他们必须实现的目标。

4、私募股权投资不能永不退出。

5、私募股权公司必须确保自身团队的稳定。

从美国的私募股权机构到中国的VC/PE机构,再到今天中国的大型房地产企业,与书中描述相类似的故事在不断上演,而“对于财富的追求和渴望”这一实质,始终贯穿其中。

文 by 摇哥财经

“给一家从事杠杆收购的公司干活儿,算是个好主意吗?”南希问到。

“如果能拿到被收购公司的股权,这份工作会令人兴奋不已,可能让你赚到很多的钱,但最重要的是,你会感到你能在一家公司的生命中的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段掌控你自己的命运。”乔治·安德斯说。

这段对话是《门口的野蛮人II:KKR与资本暴利崛起》的作者乔治·安德斯在故事开篇讲述的小插曲。南希是作者的姐姐,在作者写作的过程中,南希正好打电话来咨询,她已经和一家从事杠杆收购的企业的高管见过面,该公司刚刚完成了一次杠杆收购,目前正在招募新的经理人。上述对话即是南希咨询的内容。

作者的回答传递了一个有趣的信息,“如果能拿到被收购公司的股权,这份工作会令人兴奋不已。

于是,作者全面展现了KKR的合伙人如何用尊严、保障、机会以及财富和欲望将被收购公司高管们纳入符合KKR利益的体系之下。

在第八章“统领工业帝国”,作者对“KKR控制资金并自由运用,让合作伙伴遵从私募股权公司的意愿”有深刻的描述:

20世纪80年代末,KKR处于其势力的巅峰。这个收购帝国的羽翼如此之广,其触角遍及各行各业,从木材到烟草、从水泵到椒盐卷脆饼。近40万人为KKR控股的公司工作。这令KKR当时的20个合伙人及其助理们几乎不可能监管到这么多家企业的如此多细节。

为了能赚到钱还不用汗湿衣衫,KKR的合伙人敦促各公司的高管与KKR及其有限合伙投资人一同买下巨额股份。以此作为精心谋划的收购策略的重要组成。

“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每次收购伊始,KKR合伙人通常会为企业的高层管理人预留10%-15%的股权。此前高管们已经习惯于慷慨的股票期权,整个管理团队加起来能拥有一家公众上市公司1%-4%的股份,而KKR的做法完全不同,它把高管们持有的股份增加了3-10倍,其中很大一部分高管们必须得掏出实实在在的现金买下来,这样一旦公司表现不佳,他们自己就要蒙受巨大的财务损失,而在公众上市公司持有股票期权的话就不用承担这样的风险。KKR合伙人克拉维斯在1984年的一次讨论中解释:一个经理把自己的钱投资进去,公司就变成他自己的,资本支出时就要多费些思忖。

KKR的合伙人在向高管们分配股权或净资产时,会这样表述:我们希望杠杆收购中的最高管理层握有企业的部分净资产,在这一收购中我们视你为合伙人,管理层理应以与其他投资人同样的价格买下净资产,我们想看到管理层把他们很大一部分流动资金净值都投入公司里。如果赔本了,你会受损失的,我们也会。

不过如果运作恰如预期,五六年之内咱们都挣到五六倍的利润,你必然会赚到大钱。我们不清楚到底多少人应该分享股份,这事儿你来定。不过我们想让大批管理层都参与进来。

通过这种运作方式,被收购公司的高管成了KKR帝国的藩王。正如19 世纪的印度王子一样,他们掌管着广阔的土地,却对殖民主子忠贞不渝。这些高管们是KKR恩赐的受益者。只要他们管辖的公司净资产的价值飙升,就必然能掘取到巨大财富。“捏住了一个人的钱袋子,你就俘获了他的心灵”,虽然是一句俏皮话,却道出了KKR赖以运作的根基。

一旦公司的高管们都拥有了部分所有权,实际上KKR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符合KKR利益的体系就此确定,一个新的收购获益阶层于此诞生。当被收购公司高管们接受了KKR的体系,他们欣赏自己当家作主的快意,也满足了自尊和被公众认可的心理。他们也很欣赏KKR愿意让他们自己管理细节。通过紧缩效率低下的运营,高管们保住了自己的工作,并积聚起个人的财富。有的高管们开始自嘲,他们是为了个人着想来增进销售额的增长,而在从前这可是公司的主要使命。单纯的自利动机自然地让他们成了KKR的代理人。

毫无疑问,KKR的合伙人通过依次按下所有能驱动CEO的“按钮”,先是脸面,然后是保障,然后是避开危险的机会,最后则是对财富的追求和渴望,从而充分调动企业管理团队的积极性。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