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主角|5次创业的创业家邓飞:“打不死的小强”是怎样炼成的
主角|5次创业的创业家邓飞:“打不死的小强”是怎样炼成的
<blockquote><p>人物名片</p></blockquote><strong>邓飞 成都远睿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strong><strong>川报观察记者 张守帅</strong>

屡创屡败,屡败屡创,邓飞绝不是一个追求安稳的人。他像“打不死的小强”,在天府新区创新中心第5次筑梦。

或许,他原本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和他同时工作的妻子,已是成都一家知名妇儿医院的教授。

邓飞还在路上。“就想追求最前沿的生物医药成果,内心抑制不住。”梦想可以有,但现实并不因他背后站着一支强大的科学家团队而收敛残酷。

他过去10多年所遭遇的——股东内部不和、团队分崩离析、现金流断裂、眼前与长远失衡、路演“叫好不叫座”……正是如今创业者们普遍面临的棘手难题。

这一次,他似乎逾越了“鸿沟”。

邓飞(左)

<strong>“赚快钱”VS长周期</strong><strong>谁给“理想”生存空间?</strong>

邓飞手中的“大杀器”,是一款新型口服狂犬疫苗和后续的创新性疫苗、蛋白药物。谈到它对公司的价值,他先是一笑,联想到曾经的一幕。

2012年5月,他参加创业路演,第7个出场,等介绍完项目,几乎所有投资人都追了出来,以至于后面的选手在台上不知所措。

自以为掌握核心技术,他春风得意。投资人问,“市场潜力有多大?”他答,“数以亿计,亿都算低估。”又问,“距离上市还有多久?”他答,“最快8年。”又问,“有专利没有?”他答,“还在申请。”

然后,就没了然后,两年间,他没融到一分钱。这几年,他时不时去观看路演,听到创业者动则千万、乃至将大部分股权倾囊相授的融资需求,忍俊不禁。

他笑自己。“研究一款新药,创业者觉得那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商业未来,在投资人眼中,这事太没影了。”

回报周期,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投资者与创业者能否同舟共济,无论他背后的科学团队有多强。

邓飞的合作伙伴够强。武汉大学病毒学国重实验室主任蓝柯、美国宾夕法利亚大学教授周东明、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黄忠……都是研发核心。

时至今日,他们公司的兽用狂犬疫苗已通过农业部生物安全性第二阶段试验,距离临床试验不远了,但在理想状态下,产品上市也要2020年。

他有时会想,如果产品还有一年就上市,那得在资本市场得掀起多大的波澜。“问题是,你的创业必须能够活到那一天。”

2013年,他的公司——成都远睿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最困顿的时候,专职员工只剩下3个人,他要靠出去做兼职、赚外快才不至于让公司破产。

他结识的那些搞生物医药的创业者们,海归、教授、千人计划专家,在这个无限潜力的行业中没有等到“黎明”的大有人在。

<strong>志同者VS小算盘</strong><strong>谁能一起“吹尽狂沙”?</strong>

成都远睿生物是邓飞第5次创业,前4次的挫折有一个共同特征,合伙人“内院起火”。

第一次是在2002年,“败在团队结构出了问题。”邓飞擅长营销,1996年从医院离职后,他去了一家外资企业做医药销售,一直做到大区经理。他有销售能力,合伙人有研发能力、财务管控能力,但都是企业管理的外行。

“外聘了一个管理者,哪知他挪用资金,遇人不淑啊。”内部没人敢接手“总经理”的烂摊子,他们不得不将手中研发出的药品作价3000万卖出去,创业宣告结束。

多年后,当年他们卖出的一款名叫“丹红注射液”的中药制剂,为购买企业每年累计创造了超过40亿元的销售额。

邓飞不甘心。2005年,他加入到一款抗癌新药的创业,负责整个产品的策划和市场拓展。“团队内部意见不统一,又是各种分歧。”结局是,企业被南京先声药业收购,并凭此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

转眼到了2009年,邓飞38岁,依旧不安现状。那年,他的同学蓝柯回国,两人探讨如何转化科技成果,恰有一名朋友愿做天使投资人,就这样开始了第三次创业。

研发需要投入,当时制定的策略是以销售养研发,所以公司看起来更像是医药销售公司。邓飞发挥所长,2011年将销售额做到了2000万。

此时,天使投资人提出要收回全部股份。“股份没了,一下子变成打工仔,还远离了初衷。”话不投机,分道扬镳。

“投入研发真的错了吗?”这个问题困扰着邓飞,也困扰着他的第4次尝试。“触摸到商业前景之前,研发像是个无底洞。”

更窘迫的,企业现金流面临断裂。“再次投入的1000多万,亏损了850万,剩下的金额也仅仅是应收款。”邓飞被迫借钱周转,年利率接近24%。

合伙人不干了,5个人中3个表示要放弃研发,只专注于做销售。邓飞和另一位合伙人退出,这就是2013年新公司只有3个专职人员的开端。

<strong>局外人VS局内人</strong><strong>转折恐不是灵光乍现?</strong>

公司只有10个平方,他在外面做兼职,内心的煎熬少有人知,迷茫中难免要“怀疑人生”。问题到底出在哪,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在医药销售,追求研发是不是好高骛远?

2013年下半年,走投无路的邓飞去了趟南京,一脸愁云地去,豁然开朗地回。当时在南京工作的知名药物研究及评审专家王峰,与他谈了两天,纠正了他的一个观念。

“为什么要养研发,研发就不能自我造血?”王峰告诉他,不要眼里只盯着最高端,中低端研发本身就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而且,他指出了一个关键症结所在:科学家们只是合作团队,他们做基础研发,但如果企业自身不能开展工艺研发,也就是转化为生产线产品的能力,少不了还要走弯路。

回来之后,邓飞重拾信心,组建新的创业团队。大家凑了100多万,继续开发疫苗的同时,做重组蛋白和技术服务,从头起步。总经理沈建放弃上市公司执行副总裁的百万年薪待遇,也加入到了公司。

那时整个契机也似有苦尽甘来之意,狂犬疫苗完成实验室中试,并取得专利,务实研发引起一些风投机构关注。邓飞终于如愿以偿地募集到天使轮融资,1200万,同时成为天府新区成都直管区的第一批创业者。

拿着这些钱,他重点做了一件事,建立了自己的工艺研发实验室,并与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动物所一起成立了四川产业转化中心,从事重组蛋白药物、生物原料和诊断试剂等产品的研发。

有一天,他突然醒悟一件事情。科研成果的工艺优化、产业放大以及质量稳定是生物医药行业的一个痛点,导致很多科研成功无法产业化:科学家、发明人不擅长,大企业研发部门一般只专注于某个领域,不愿意去做;很多企业签了校企合作,拿到科研成果,却无法变成产品,合作也成为一纸空文。

这算不算机遇?须经市场检验。恰好有家西藏企业找到他们,提了一个要求,从牦牛血液中提取白蛋白、免疫球蛋白等产品,准备投入生产线生产。

邓飞的团队做到了,凭借优势的蛋白纯化技术,帮助对方建立全套生产工艺,目前正辅导企业建厂和扩大生产规模,牦牛血液的价值有望从3000元每吨提高至50万元每吨。

“一战成名”后,许多企业找到他们需求菌株构建、疫苗纯化、蛋白发酵、生物提取等方面的服务。2016年,公司研发部门贡献了600万元的经营额,邓飞第一次尝到盈利的甜头。

那个“大杀器”,也许将在2020年如期爆发,但邓飞不再孤独地等待,当他再次碰撞资本时,“精准生物技术服务及生物产品孵化平台”成了近在眼前的“故事”。

<strong>【对话】“既然已骑虎难下,那就咬着牙征服它”</strong>

川报观察:你一次次创业的劲头,来自哪?

<strong>邓飞</strong>:最早是不甘心不服气。我在外企做销售,明显感到他们对中国企业的蔑视,那我就给他们做个企业看看,中国的企业有什么不可以的。创业真的很难,很多时候彻夜难眠。开发产品失败、团队出问题、现金流断裂、管理不顺畅、员工流失,能想到的没想到的,我都遇到了。创业没有捷径可走。到后来,我就骑虎难下,既然如此,那就咬着牙征服它,你得对员工、对投资人负责啊。

有时我多希望,一觉醒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可惜没法回避。先声药业的老板曾经在庆祝公司纽交所上市的时候讲过一句话:公司成立十几年,每年都至少会两三件突发事件,如果处理不好,公司因此就从此就消失了。对我来说,这种现象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天的主题就两个字:“生存”。我理解的“匠人精神”与别人不同,首要的是活下去,凭着这份信念把产品做好,把事情做精。

川报观察:你这几次创业,感觉都在寻求生存和梦想的平衡点,一旦失衡就是失败。

<strong>邓飞</strong>:生物医药是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企业,如何坚持生存和梦想是摆在所有生物医药创业企业眼前的大难题。行业门槛越来越高,监管越来越严,如果没有完整的政府扶持体系,长周期的研发怎么办,中小企业的机会在哪?他们如何弯道超车,后来居上?在全国上万家生物创业企业中,很多人仿佛做得很好,但每年都在亏损!未来就在那里,仿佛除了坚持也没有其他选择,要不然就沦为做短线,与初衷背道而驰。

川报观察:“精准生物技术服务及生物产品孵化平台”能将你带向成功吗?

<strong>邓飞</strong>:我觉得是找到了行业痛点。我粗略估计,国内从事蛋白研发的院校、机构、企业的超过了10000家,从事生产的企业超过1600家,但为什么正真成为产品的还是不多呢?我们分析是缺失了一个关键,科学家作出了蛋白或者化合物,能否产业化,他们不知道,一些企业想去转化,又没有很好的产品放大能力。把实验室产品转化为生产线产品缺少一根桥梁,我们提供针对稀缺关键技术的精准服务,甚至直接提供产品孵化,就可能打通这个桥梁。不但让企业的核心技术提前创造价值,而让更多的科研成果早日看到造福社会的希望。从这一点看,我们和很多投资人一样,也是生物医药的孵化器。

川报观察:为什么去年盈利了,你却说又遭遇了挫折?

<strong>邓飞</strong>:去年发生了个“大插曲”。2015年底,我们研发出生物医学美容产品,获国家两项组方专利,可用于祛痘和损伤修复。产品是好产品,不懂医美产品营销的我犯了个错误,以为可以用药品销售的方式去销售化妆品。结果,去年一年,尽管几乎公司全员都成了化妆品推销员,销售额只有200多万元,很多人还是看着我们可怜才买的。有些员工因而辞职了。今年我们就要做“减法”,把这些产品委托给专业的医美营销团队去负责销售,而我们依旧专注于产品研发和技术孵化。

川报观察:也就是说,未来的路上还可能不会一帆风顺。

<strong>邓飞</strong>:一帆风顺是所有创业者的梦想,能够螺旋状盘旋向上就是非常顺利了。去年11月,我们取得了“高新技术企业”认证。我想,再难都不会再像八年前那么难,而且研发自我造血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它甚至会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盈利增长点。2017年,随着一批生物原料产品的上市,我们希望把销售额做到5000万。苦尽甘来也好,时来运转也好,创业路上,永远都不能忘记经历过的“苦滋味”,也要时刻做好吃苦的准备。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