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个人消费贷款 “小贷之父”杜晓山:普惠金融应鼓励自下而上的改革
“小贷之父”杜晓山:普惠金融应鼓励自下而上的改革

年近古稀,杜晓山依然奔赴在普惠金融、农村金融以及精准扶贫的一线,20多年来致力于推动中国小额信贷的发展,杜晓山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小额信贷之父”。

从1993年开始将尤努斯的公益性制度主义小贷(或称“社会企业”型小贷,即追求社会发展的宗旨目标,运用市场化的运营模式,达到供求双方的可持续发展的小贷模式)经验引入到中国,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公益扶贫社模式。从2005年担任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至今,杜晓山将自己主要的精力都用以推进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

“发展普惠金融需要从顶层设计上着手,解决对普惠金融思想认识和理论指导问题,进一步研究和制定包括政策性、商业性、合作性金融和民间金融协调发展和相互配合的完整的战略规划、执行计划、实施措施和监督考核制度。”杜晓山称,同时也应该鼓励自下而上“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发展实验。

20年小额信贷路

杜晓山的小额信贷之路是由扶贫社开始的。

1993年,在尤努斯的影响下,杜晓山及他的同事将孟加拉格莱珉银行小额信贷引入中国,并在河北易县成立了第一个扶贫经济合作社(即扶贫社), 中国开始了公益性制度主义小额信贷扶贫的探索。

参照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模式,杜晓山牵头扶贫社以妇女为主体,5人小组联保、分期还贷等运营方式开展小额贷款,落地之后大受欢迎,也证明了当时“穷人没有信用”和“扶贫小额信贷不可能自负盈亏”的逻辑错误。杜晓山及他的同事们先后在6个贫困县的约20年的实践试验,初步证明孟加拉格莱珉银行的模式在中国贫困地区农村是可行的,是可以可持续发展的。由于是自筹资金试验的公益小贷,在后来的发展中,存在后续资金不足、监管模式松散等问题,2013~2015年中和农信全面接管了扶贫社;另外一部分试点项目,根据人民银行总行的要求,转由地方政府监管。

“最重要的是完善内源扶贫机制。建立贫困人群参与机制,包括贫困群体参与机制完善的决策、实施和监测,还包括建立以贫困人群为主体的制度化组织,实现自发的主体参与。”杜晓山在近期针对精准扶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杜晓山认为,社会创新推动精准扶贫也表现出开放、分散、自下而上的特点,这要求扶贫主体领会互联网思维、善用互联网手段,积极打造扶贫开发的“社会创新”互联网支持平台和服务管理支持平台。

在发展扶贫社的时间里,杜晓山还在积极推动小额信贷领域的自律发展,参与组建小额信贷联盟。中国小额信贷联盟是中国小额信贷领域首家全国性会员制行业协会类的组织,自2005年由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全国妇联妇女发展部和商务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发起成立,从最初以公益性小贷机构为主,到目前涵盖从事小额信贷业务的各种类型的金融机构和服务类中介组织。2005年成立之初,还叫“中国小额信贷发展促进网络”,2010年正式更名为“中国小额信贷联盟”。

从2005年至今,杜晓山都任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带领联盟推动小额信贷的可持续发展,并积极配合政府有关部门促进普惠金融体系的建设。

推进普惠金融方面,杜晓山也带领小额信贷联盟在成立之初就引入联合国建设普惠金融体系概念,在国内进行推广,发展十几年时间,小额信贷联盟都在致力推动中国小额信贷和普惠金融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2016年1月,国务院正式发布《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意味着普惠金融在中国有了顶层设计,小额信贷联盟也受邀参与规划的宣传推广。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兴起,小额信贷联盟早在2012年底就召集部分P2P平台颁布并签署了国内首个P2P小额信贷信息中介机构自律公约。近两年在行业监管政策落地前后,小额信贷联盟多次组织P2P机构讨论行业相关问题,一直致力于推动行业自律的工作。

建言普惠金融

“金融服务的覆盖面要广泛,服务要深入到最大范围、最贫困的群体当中。在服务广度和深度上,呈现出普惠制特征。”杜晓山表示,金融服务覆盖到最广大的人群,金融触角深及到社会最底层,才能够达到普惠金融的基本含义。

杜晓山认为,当前我国乃至全球,小额信贷和普惠金融发展的根本挑战是三个:一是如何扩大它的规模,即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二是如何到达更深的深度,即帮助更穷的穷人;三是如何保证良好的成本效益比,即服务的可持续发展。

我国普惠金融发展存在严重的不平衡,我国绝大多数地区普惠金融发展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特别是贵州、西藏、广西等内陆地区。

因此,杜晓山曾在多个场合提及普惠金融发展的十一大建议:第一,保障银行业金融机构农村存款主要用于农业农村;第二,为了解决上述棘手的“两难”问题,设立普惠金融发展基金可能是一种可行的选择。第三,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继续支持小微企业和农户发展;第四,积极培育新型农村和社区金融机构和小额贷款公司,同时出台支持鼓励公益性小额信贷组织发展的政策;第五,培育发展多类型的农村合作金融。第六,加强小微企业和农村各类经济经营主体的信贷担保体系建设;第七,各级政府和部门形成合力支持、监督小微金融发展;第八,注意发挥直接融资和保险及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金融对小微金融服务的重要作用。第九,努力改善信用环境和完善征信制度;第十,建立我国普惠金融指标、评审、考核、监督和奖惩制度体系;第十一,加快我国各项普惠金融法律法规工作。

“可以预见,正规金融机构,包括农村信用社系统,肯定是主力军。但只要政策对头,再加上小额信贷业自身的努力,各种类型的小额信贷组织仍是一支重要的力量,而且有各自的优势。”杜晓山称。

同时,他还建议,发展普惠金融既要运用传统金融业态,也要利用POS机、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等新科技手段,还要运用P2P等互联网金融等新型金融业态。另外,过去合作金融的主要形式是农信社,当前全国正在开展农信社改制转轨,但不应一刀切地把农信社全部变成农商行,应因社制宜,部分保留农村合作金融的形态,并努力发展新型合作金融形态。

undefined
个人消费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