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购房贷款 房贷技巧 需要更多一线城市 北京可能会出七环八环
需要更多一线城市 北京可能会出七环八环

本文为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参加新华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年间系列访谈”的采访

中国需要更多的“一线城市”

Q:城镇化的发展推进了房价的上扬?

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姚余栋:一线城市的房地产被很多人认为是安全资产,如果不限制市中心的房价,它的涨幅可能就会失控。现在北京已经有六环了,可能还会出现七环、八环,价格无法想象。如果需要将人口限制在2000万左右,限购政策就出台了,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一线,这样还能防止房地产泡沫。否则,假如放开了限购政策,北京有3000万人口,不知道将来中心地区的房价会涨到多少钱,由此引发的房地产泡沫的风险还可能给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系统性风险。所以,我们至少需要更多的“一线城市”,为14亿老百姓提供公共产品,限购的同时也要有疏导,有供给,特别是对年轻人。

对三四线城市我们仍然要进一步推进去库存,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要注意“分城施策”,一二线城市供给不足,因此要多供给,三四线城市要多去化,把结构调一调。

Q:您对于楼市的去库存有哪些建议?

姚余栋:去库存我们要考虑两方面,一线城市的房子作为一个公共产品存在供给不足的问题。那么,一线城市都限购了怎么去库存?库存其实都不够。但创业、就业机会主要在一线城市,所以也没办法。因此,还是要建设新的一线城市,除了北、上、广、深,还有杭州,以及西南地区的成都和重庆。

Q:请您预测一下,明年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会如何发力?

姚余栋:财政、货币政策目前都比较到位,操作也比较精准。但是,财政政策能不能更加积极?目前,政府负债率不到60%,赤字不超过3,在全球范围来说都不算严重。一线城市需要更多的基础建设,国务院已经批准的八横八纵的高铁需要大量资金,我们也面临着资产不足的问题,安全资产也不足,所以,明年的财政还可以更积极。

不能够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适度扩大总需求对立起来,它是一体的,特别是财政政策我们要敢于用空间。

Q:如何平衡市场化手段和行政化手段?

姚余栋:以去产能为例,去产能要继续坚持,PPI结束连续54个月下降是固然值得欣慰,可是煤炭、钢铁价格也都上来了,发改委不得不出手干预,所以去产能还要坚持,要强调市场化手段为主,但是行政手段是必要的,只是它是为辅的手段。

没有“长钱”去不了杠杆

Q:如何分析“去杠杆”的进展?

姚余栋:坦白地说,短期内是很难去杠杆的,我们只能控杠杆。去杠杆是长期任务,不是现在就能完成的。我们整个宏观杠杆率还在上升,不过至少现在M2(广义货币)增长速度11月已经回落到11.6%,杠杆的增速慢下来了,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说明控杠杆取得了成效。

人民银行公布的贷款的主要利率是LPR(贷款基础利率),2015年是5.3%,目前是4.3%,这也是不容易的,影响也比较大。

同时,国务院同意建立由发改委牵头的“降杠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这也是非常可喜的,去杠杆不是某一个部门可以做的,是跨部门协调的事情;最近推出了债转股的试点,这也是很重要的去杠杆的举措;还有就是部分僵尸企业采取措施,让市场出清。

Q:您对于“去杠杆”有什么建议?

姚余栋:高杠杆和我们的高储蓄率是直接连接的,是通过金融体系转化的,所以关键是要改变金融体系,走向多层次资本市场,这是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很早就提出来的,也是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在做的。

我们国内债券市场已经接近50万亿人民币,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债券毕竟还是加杠杆,无论是贷款还是债券都是加债务。所以,关键还是要加强股权融资,比如说创业投资、PE、二级市场。股权融资是给实体经济注入资本金,而这个渠道没有畅通主要缺乏“长钱”。

Q:如何解决“长钱”的问题?

姚余栋:我们要把高储蓄率的池子和股权融资打开。中国的养老保障体系由三支柱构成:基本养老保险、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和个人储蓄养老保险。

造就“长钱”关键在于养老的第三支柱。就是个人账户。那么需要怎么做呢?我建议通过个税的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说要推动个税改革,草案已经在人大审议了,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把个税的抵扣和减税和第三支柱结合在一起。

“长钱”投哪里?投蓝筹股、基础设施,资本市场做得好,做实体经济的企业就能拿到更多的资本金,养老收益也比较好。所以,没有“长钱”是去不了杠杆的。没有机制的保障,杠杆只能“控”,而不能“去”。

Q:您认为个税改革的具体路径是什么?

姚余栋: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45%的边际税率偏高,如果能下降8%(包括个税的七档),然后这个钱去哪儿呢?可以作为个人账户,也就是第三支柱养老的个人账户,然后再由专业机构配置,比如说让保险、公募和私募都配置一些,至少有8万亿就可以进入股权融资。

中小银行是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

Q:“降成本”有哪些进展?

姚余栋:“营改增”是一个重要的降成本举措,大约为企业减少8000-10000亿元左右的税负。

Q:今年7月26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降低宏观税负,之前更多关注的是结构性减税,如何理解这一提法的改变?

姚余栋:尽管我国的宏观税负只有20%左右,在全球范围来看并不高,但是这只是狭义的税收,如果看广义上的税负,就是加上土地出让金、五险一金等等,其实税负是比较高的。所以,降成本还有很大的空间的。

Q:“降成本”和“补短板”有哪些需要继续推进的?

姚余栋:我们长期忽略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小银行。我国有4000多家中小银行,它们就像是经济巨人的阿喀琉斯之踵,它是最脆弱的但又是如此重要的。

中小银行直接服务的是四千万家中小微企业,相当于每家银行平均的服务是1万家中小微企业,贡献了大约60%的税收,而大部分就业也来自于中小微企业。中小微企业一旦出现问题,会直接传导到中小银行,所以,中小银行是最接地气又承受着风险的,是降成本的核心环节之一,降成本一定要保证中小银行的健康、稳健、长期发展。

具体措施来看,一方面要允许更多的中小银行上市,另一方面,中小银行本身是大而不能倒的,还要重视中小银行家们和银行家精神。

小股民没有能力“择时退出”

Q:“补短板”有哪些重要渠道?

姚余栋:补短板还有很重要的一块是普惠金融。我国的普惠金融在全球来看还是很不错的,我想重要说的是财富管理这一块。现在我国的公募、私募等等理财产品的规模大致有60万亿元,接近GDP的总量。而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在美国和日本,其理财市场的资产规模一般是GDP的2-3倍。按照这个标准来看,未来我国的财富管理市场增长空间巨大,所以这个短板需要尽快补上。

Q:“补短板”有哪些欠缺的地方?

姚余栋:补短板方面,我认为养老和医疗没有进展,没有探索出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真正做养老的企业都在亏损,因为老人也需要热闹,但是热闹的地块成本高,拿不起,如果真正按照“招拍挂”模式肯定是亏损的,所以今后要看PPP模式是否能探讨出一个共建的模式,地方政府让利,让养老也能挣钱。

医疗也没有一个更好的商业模式,比如说抽水马桶盖也要从日本进口,我们有些产品的精细化还是不够的,“补”还是很重要的。

Q:在绝大多数老百姓对理财的观念中,不外乎就是炒股、炒楼、银行理财等等,您认为老百姓炒股应该注意什么?

姚余栋:我现在在大成基金工作,对这个行业有所了解,普通老百姓是不是适于炒股这个问题我认为应该这样看:我们说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现代金融学有一个新的看法,就是一般来说,对大多数人来说可以选择“时机”买入,也就是买什么股票是可以选的,关键是退出不能选,没有能力止损。对于普通股民来说,挑选的股票可能是好股,但是一旦股票波动后是没有能力抛的,没办法及时止损。

Q: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落地,有关P2P经济的悲观情绪此起彼伏,作为普通老百姓如果现在再投P2P就比较担心,您对这方面有什么样的建议?

姚余栋:这个事情不要走两极化,去年P2P炒得很热,今年就好像是过街老鼠似的,也不合适,还是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我对P2P这个商业模式有信心。这个行业以前有几千家企业,现在P2P跑路了一部分、经营亏损退出了一部分,还有300多家,这些应该是经营还不错的。

互联网金融是对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很重要的补充,它本身就是信息技术,老百姓也得到了很多福利。

这个行业还是要规范发展,今年的整治还是比较精准、慎重的,从长远来说要鼓励、规范,让好人留下来,监管政策整体来看是“用心良苦、拿捏精准”的,当然,退出的也不一定是坏人,可能是经营失败的,就是要让好人留下来。将来留下来经过符合银监会“13个不准”标准的还是可以信赖的。

undefined
房贷技巧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