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利息五连降银行陷囚徒困境 小企业融资成本难下降
利息五连降银行陷囚徒困境 小企业融资成本难下降

央行自2014年11月启动了降息周期,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央行连续五次降息,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了1.25个百分点。

那么,央行宏观调控政策对于实体融资成本影响几何?《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在东中部省份、西南地区调研多家企业发现,降息对于企业融资成本的降低,获利最大的是大型企业,对一些大型央企利润贡献将提升20%~30%,对小企业融资成本影响“微乎其微”,他们更关注贷款可获得性和便捷性。

当前,经济下行,实体企业不景气,整体信贷需求萎靡,银行风险偏好转移,纷纷加大对大中企业的信贷投放,通过扩大安全资产的投放,以遏制飙升中的不良贷款率。如今,信贷市场已经形成买方市场,但小企业融资有效需求与信贷投放偏好的不匹配,依旧不容忽视。

大型企业融资成本下降

基准利率最多下浮15%

中部地区某大型煤炭集团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今年5次降息,基准利率每次下调0.25个百分点,目前来看,对集团2015年融资成本可降低6亿元。

上述大型煤炭集团负责人表示,今年国内经济下行,实体企业是受益者,降息使得基准利率降低,融资成本下降,降准释放更多流动性,更多银行增加对集团授信规模,且成本更低,融资环境更宽松了。货币政策调整给转型期的能源企业带来积极影响,宏观政策调控和金融机构给企业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也适应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

一位大型建筑类央企集团副总经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由于金融机构不能为集团提供全部贷款,需要通过海外项目开发和投资拓宽资本来源,同时,也通过其他方式融资,但是成本较高,银行主要为企业提供项目融资贷款,银行融资占集团资产的30%,资本金占集团资产的70%。

上述大型建筑类央企财务部负责人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在贷款利率方面,当地国有大行对大企业的贷款定价基本维持在基准利率下浮5%~10%,通过结构性融资保理和外币贷款的成本更低,经过测算,今年5次降息对于每年集团利润贡献将提升20%~30%。

“央行5次降息对于企业融资成本的控制非常有利,多家银行给公司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下浮15%。”一位地方国有石油企业财务公司总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该公司在全国银行间市场3A级企业发债的价格也是最低的。

之所以能获得低成本资金,据他分析:“从企业融资角度看,公司现金流非常好,每月的销售回款80多亿元,盈利能力非常强,集团资产负债率在61%,全口径可归集资金达到60%以上。”从银行贷款方看,目前经济下行,大量不良贷款暴露,多家银行将该企业作为安全资产来配置,向该公司贷款作为“安全垫”,加大贷款端(分母)的投放,从而压低整体不良贷款率。

对此,某国有银行分行副行长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经济下行周期,企业从银行获取融资成本保证在基本的水平。银行尽管短期盈利不是很理想,也要大力支持企业发展,一方面是担当社会责任,另一方面,银行更看重项目本身的长远效益。

降息对小企业融资成本影响

微乎其微

事实上,大型企业是降息周期的最大获利者,对于小企业而言,并没有这么幸运。

“降息对我们这种小企业影响太小了,微乎其微,对我们而言,成本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获取贷款的便利性,在企业最需要资金时及时给予授信。”一位东部沿海地区电子设备供应商小企业主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他进一步表示,降息对企业融资成本影响有限,毕竟他经营的小企业贷款规模总共几百万元,降息对减少企业财务成本不足挂齿。他从银行获得的融资成本是基准利率上浮10%,“贷款利率高一点也无所谓,最在意的是便捷的资金获取方式和长期稳定的信贷政策要跟上,保证企业长期稳定的现金流,有了便捷性,企业可以通过周转资金来降低成本。”上述小企业主称。

对于中型企业而言,降息对于融资成本的作用也不容小觑。一家西南物流公司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该公司整年财务利息支出4000万元,财务费用占利润的50%左右,今年贷款利率从6%左右下降至4.35%,利息成本减少了近30%,如此算来,5次降息为该公司节省利息支出1200万元左右。

据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公司从国有大行贷款执行基准利率,但股份制银行成本较高,贷款利率要在基准水平上上浮15%。该公司与银行签订浮动利率,银行每次下调利息一定程度上都是在提升企业利润水平。

银行信贷投放的

“囚徒困境”

事实上,在经济下行期,实体信用风险上升,尽管央行多次降息,市场流动性充裕,“资产配置荒”仍在困扰着银行,尤其是在小企业信贷领域。

某国有大行南方地区小企业部负责人就对本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降息后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利率浮动空间基本保持不变,表面上融资贵的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但从企业角度,不完全看利率水平,而是将融资利率与利润率比较,企业利润率的下降比融资成本下降更快,也就是说,企业的赚钱能力并不能覆盖财务支出。

“有相当数量的小企业利润率低于融资成本。尽管贷款利率从6.5%下降至5.2%,下降了1.3个百分点,但实际上,企业融资既不难也不贵,而是不愿意去贷款,目前企业没有太多的需求,因为经过评估,从银行贷款成本是5%,小企业还不能维持5%的净利润率,索性将本金还掉不再借款。”该银行小企业部负责人说。

在贷款信贷投放上,银行面临的更深层次矛盾在于,有效需求与信贷投放之间的不匹配。上述小企业部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一方面,传统加工制造业和批发业是银行主要支持的贷款企业,这些行业净利润率很难超过5%;另一方面,政府鼓励的高新技术企业,在某些阶段产品生产销售能够获得很好的回报,这些企业生意好的时候现金流好,不需要银行贷款,而对于那些初创型高新技术企业,愿意支出较高的融资成本,但是由于看不到确定的回报,银行不愿意贷款给它们。

不仅在小微领域,事实上这也是银行业面临的整体困境。经济下行,企业经营风险上升,找不到好的项目,银行如何将庞大的信贷规模安全地投放出去?于是,银行加大将信贷资源投向具有政府或地方政府背景的大型企业,这些项目投资周期长,且同业抢滩大客户竞争激烈,银行议价能力有限,而高风险、高收益的小企业信贷则门庭冷落。

标普金融机构评级资深董事廖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政府通过扩大资产负债表,让银行体系流动性缓解;当前银行业面临信用状况下行压力,各家银行扩张资产负债表分化很大,大行相对较慢,小银行资产扩张非常快,受资本状况恶化所累,银行评级面临下行压力,且分化非常明显。

自去年11月央行启动降息周期以来,目前贷款基准利率累计下调了165个基点,从基准利率到信贷市场利率传导的影响几何?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2015年9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70%,比6月下降0.35个百分点,比上年12月下降1.08个百分点。其中,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01%,比6月下降0.45个百分点。廖强对此表示,企业实际贷款利率的下降幅度要小于上述数据。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