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银行贷款不良率攀升 企业借贷渐现“囚徒困境”
银行贷款不良率攀升 企业借贷渐现“囚徒困境”

作为宁夏一家股份制银行的支行行长,老何为了给企业贷款差点“跑断腿”。

“往年三季度初的时候,银行的贷款投放比例占全年接近80%,而今年却只有50%,所有的压力都是支行扛着。”老何抱怨说,贷款放不出去就意味着考核不达标,到手的薪水也远不如前了。

“实际上企业都缺钱,但是银行有钱不敢放。即使是刚刚申请的一家当地龙头企业的贷款,也因为行业不景气没有批下来。”老何说,一边是贷款绩效的指标压力,一边是银行不放款,基层支行夹在中间很为难。

《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老何的遭遇并非孤例。由于实体经济起色不明显,银行在今年放贷门槛和节奏上都做出了一系列的调整,使企业和银行都在经历阵痛期。

杯弓蛇影

银行不良贷款的攀升和逾期贷款的暴涨令银行对实体企业的贷款也有了“阴影”。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之前比较有代表的是中钢集团和中坤集团的贷款危机事件,让银行对很多大型企业贷款也变得谨慎了很多。在此之前,银行贷款倾向于“大而不倒”的企业,今年也有了比较大的改变。

“在给企业贷款时,如今比较注重的是企业的性质、资产规模、所属行业和项目情况四个方面,能够达标的企业并不多见,而银行也很难去发掘这些客户。”该股份制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

据了解,企业的性质即看企业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大部分银行都更愿意向国有企业放款,至少在偿还贷款上也更有保障;资产规模是一家企业的实力标志,这也让银行的贷款安全性会更高;由于钢贸、房地产等等行业下行周期的企业形势不乐观,银行对限制性行业的贷款压缩得比较厉害;项目情况通常指的资金的投向或用途,这也是银行贷款偿还的根本保障。

“对于贷款企业来说,很难同时满足银行的四个标准。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很多企业项目的利润并不高,而且资金链都比较紧张,银行也担心情况恶化,所以审批时间都会拉长。”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更值得关注的是,由于一些实体企业在去年做过信托或者资管的融资,企业通常是通过银行贷款的借新还旧这种循环方式来维系资金链。但是,倘若银行收紧了贷款或拉长贷款放款时间,这将直接导致信托或者资管类融资产品到期无法兑付。

记者了解到,银行如今对于企业上述借新还旧的模式比较敏感,也不愿意放出的贷款是“接盘”企业债务,所以对于资金用途的把关格外严格。企业作为应对的方式,也仅仅只能通过“补充流动资金”等等贷款理由来避谈企业债务压力。

“政策上,国家是期望银行贷款都能落脚到实体经济上,但是这项政策的背后也就意味着银行资金很难真正地进入到一些实体行业中去,这与经济大环境的关系很大。”一家国有大行分析人士表示。他认为,很多实体企业都存在资金链紧张和利润下降的情况,而这种下降趋势也让银行不愿意冒风险放贷。“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一家石化企业在扩大规模生产,扩大之后的产量将扩大一倍,也对未来经营有重大意义。但是就目前情况看,石油的价格低迷,企业利润偏低,银行对短期风险可能更关心,也就会减少企业的放款额度。”

“国内的银行同质化非常严重,资金的投向也比较类似。如今大的建设工程项目是各家银行的重点,而不少生产型实体企业则面临着比较大的困难。”上述国有银行分析人士表示。

比较有意思的是,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企业对于融资贷款的分化在不断加剧。部分资产情况优质的企业贷款需求在下降,这一类企业在行业下行周期选择了产业收缩的策略,也不再盲目地扩大生产,甚至不接受银行的贷款,而是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资金链紧张的企业则是在加大融资,期望撑过最困难的时期,等待行业的回暖。

恶性循环

自去年起,银行抽贷和断贷情况频频发生,而这也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抽贷和断贷都是变相的,很难界定,而银行实质上就是为了收回贷款规避风险。”老何表示,他对这种情况也很无奈,甚至为此得罪了不少人。

他告诉记者,银行曾经一直和宁夏的一家生产企业有合作,贷款的规模也都过亿元,关系维护得比较不错。但是今年却和企业的负责人闹得很不开心。

“今年年中为了顺利收回贷款,我给企业的负责人打了电话,希望企业能够提前偿还贷款,这样银行在企业的信誉评价上更高。贷款偿还之后,企业是能够更顺利地重新申请贷款,保证企业的运营。”老何表示,企业负责人当时就答应了,也在各方筹集资金还上了这一笔贷款。但是,后来贷款申请时,总行没有再批新的贷款给这家企业,而企业负责人也认为是银行“坑”了他。

“我只能给人解释是银行的贷款流程变了,会重新提贷款申请的。但最终的结果如何还要看总行和分行的领导意见。”老何表示,银行在催收企业贷款的时候往往是这样,有时候得罪人也没办法。

据记者了解,由于银行的不良率和逾期贷款的增长,多家银行在企业授信上都在压缩。往年上半年是贷款发放的高峰期,但是今年放款节奏上要慢许多。

“很难找到资质非常好的贷款企业,这是根本问题。”一家股份行的信贷人士认为,企业的情况整体向下,而银行门槛却往上,这就造成了能够选择的余地很小。他认为,钢铁、煤炭、航运、光伏等等企业都是在压缩贷款,只有互联网科技企业、房屋按揭贷款、同业贷款等等这一类的信贷在增加。“对于一些老客户而言,银行目前发放贷款的底线就是要求抵押物足值。”

此外,该人士还提及,银行如今抽贷和断贷比较多也是对风险的考虑较多。“之前一些客户是通过银行存款的方式实现贷款的,或者是担保贷款,或者是联保,这些企业的贷款本来就存在很大的风险。在经济下行周期,银行肯定也是要最先收回贷款避免损失的。”他还认为,部分企业内生价值不足,依靠银行贷款生存,这也是银行调整贷款的主要原因。“在银行看来,一些企业前景好,能够创造价值,那么银行是能够提供支持的。相反,银行也会放弃一些资质并不佳的企业。”

按照他的说法,产能过剩的传统行业是这一轮受影响最大的,而银行也一直在限制这类企业的融资。

据了解,中国钢铁工业协会7月29日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6.4亿元,主营业务亏损216.8亿元,大幅增亏167.68亿元。今年上半年钢铁行业银行借款大幅下降,同比下降900多亿元,降幅6.43%,其中短期借款同比下降9%。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屈秀丽透露,今年钢铁业银行借款的大幅下滑,一方面是银行抽贷或不予续贷,一方面也是钢铁企业主动减少银行贷款。

“其实,不仅仅是钢铁行业抽贷断贷,很多行业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只是钢铁行业更难一些。”上述国有大行人士称。

实际上,在银行贷款不良率高企的情况下,收缩贷款也是迫于无奈。目前国内多地的数据显示,银行不良今年上半年都超过了2%。

浙江银监局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末,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不良贷款余额1677亿元,比年初增加280亿元;不良贷款率2.23%,比年初上升0.27个百分点;云南银监局公布的数据也显示,上半年云南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已超过400亿元,不良率达到2%,分别比去年底上升了约185亿元、0.84个百分点。

此外,广东、山东、江苏、吉林 、黑龙江等等地区上半年银行业不良的数据尚未公布,但是从一季度的不良可以看出也在逼近2%。

“作为一家商业银行来说,贷款最重要的就是风控,也就是企业能够偿还上。但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偿还能力出现问题,银行也不愿意这些贷款全部变成坏账。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银行不良越高,企业贷款越难,贷款也更加不。”一家股份行高管认为,这也是大部分银行包括几家大行在内,上半年通过房贷、同业贷款冲规模的根本原因。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