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申请并提交材料 贷款众生相:不敢贷、不愿贷与猛放贷
贷款众生相:不敢贷、不愿贷与猛放贷

  2015年,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宽松,但在市场上,却不断传来商业银行贷款审批权上收的消息,大量不良贷款迫使银行趋于保守。而一些资质尚佳的企业却选择自我收缩,使得商业银行无处可投。与此同时,全国信贷规模却在狂飙,政策性银行成为了“稳增长”的主力。

  银行惜贷

 “现在形势不好,我反而压力不大。”罗桦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因为大家都没业务。”

  罗桦是一家大型商业银行惠州二级分行的贷款经理,对口中小企业。这大半年以来,他的业务几乎停滞,因为其所在行的贷款审批权被上收到了深圳分行。

  没了贷款审批权,意味着新增贷款要经过层层审批,流程多、速度慢,并且额度十分有限。罗桦接触到的中小企业很难再从他这里拿到贷款。最近,他听得最多的一句抱怨是“以后再也不贷款了,银行太难伺候”。

  自2014年11月以来,央行已5次降息、4次降准,但市场上的流动性却并不宽松。在珠三角另一制造业重镇东莞,商业银行同样收缩着自己的钱袋子。

  “今年不太敢放贷,转做按揭的多。”一位东莞银行业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地两家行事作风以“激进”著称的大型商业银行,2015年已经大幅度压缩贷款规模。其中一家银行全年的贷款总额只有20个亿,这在过去,只能满足东莞一个大集团及其关联企业的授信。

  在温州中小企业最为集中的乐清市柳市镇,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信贷经理李哲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其所在行已经连续两年不再新增企业贷款,企业客户一次最多能拿到10万额度。此外,当地多家银行的放贷审批权也被收回到了温州、杭州分行层面,银行员工的收入随之大降。

  各地银行的放贷条件愈发严格。比如提高对担保人的要求,以前优质客户或一些小额贷款不需要担保人,如今担保人成为必要环节,以确保银行有第二追溯人。又比如,过去一些集体土地可以作为银行抵押物,如今则很难。

  在房价大跌的城市,银行还对客户抵押物进行重新审核和定价。比如之前企业凭价值100万的抵押物获得了60万的贷款,现在抵押物重新估价,若折价一半,企业则要提前还贷30万。

  “经济好了我再建”

 银行贷款审批权上收的原因正是企业和政府信用透支后,各地银行不良资产不断新增。

  2015年上半年,罗桦所在的惠州分行不良贷款超标,贷款审批权因此被上收。“银行的难处主要在于抵押物有价无市,抵押的房子市价确实10000元一平,但拍卖时6000元依然流拍,还耗时间。”罗桦说,所以,惠州现在即使有抵押物也贷不到款。

  2011年温州爆发民间借贷危机,银行不良风险更早地暴露出来。李哲说,危机爆发后,不良贷款以温州乐清地区最多,而温州乐清地区不良最多的又是柳市镇,其所在支行共有不良5个亿,不良率高达10%,“相当于吐出了过去10年的利润”。

  眼下,小额不良又开始冒头,李哲所在行温州地区的信用卡不良已经达到4000万。

  银监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1863亿元,较上季度末增加944亿元,其中不良贷款率1.59%,较上季度末上升0.09个百分点,比年初增加0.36个百分点。

  经济下行形势下,资质不佳的企业得不到贷款,资质尚佳的企业却又不敢贷款。它们选择自我收缩,防止更多的产能过剩,使得商业银行的钱无处可投。

  温州企业家徐鸿图执掌一家塑料制品企业将近20年,2015年,他斥资8000万拿下一块地皮准备盖新工厂,土地已经打桩,但他没打算开工,“前段时间开发区问我,‘你到底建不建?’我说,‘不建’”。

  “经济好了我再建。”徐鸿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现在公司业务每况愈下,他宁愿8000万的地荒在那里,也不愿再投一个亿,“那样损失更大”。

  徐鸿图认为,企业不扩张就没有融资难。对于他的扩厂项目,即便现在,银行也是愿意放贷的,是他自己选择了“守”。尽管银行给他的利息率极具诱惑,年利率只有5%左右,仅为前些年的一半。

  像徐鸿图这样选择收缩的企业并非个例。多位银行业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许多项目工程选择停工以自保,一些好项目则有多家银行在争夺,特别是轨道交通、港口、公路等基础设施领域,竞争趋于白热化。

  中国工商银行城市金融研究所经济分析师赵幼力认为,在当前工业和投资大幅下滑、国有大型企业生产经营状况较为困难的背景下,大型商业银行恐怕会遇到越来越严重的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的问题。

  央行数据显示,2015年10月人民币贷款增加5136亿元,相对9月几乎减半。此前7月至9月新增信贷分别为1.48万亿、0.81万亿、1.05万亿元。前三季度,16家上市银行“贷款与垫款”总额亦呈梯级下滑,分别为2.01万亿、1.55万亿、1.03万亿,到三季度末的银行表内信贷总额为58.14万亿元。

  信贷狂飙之谜

 尽管商业银行普遍惜贷和信贷有效需求不足,2015年信贷规模却现狂飙。

  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11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已经超过11.1万亿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市场预测,2015年全年新增的人民币贷款将超过13万亿,大大超过近年来的高点——2009年的9.59万亿和2014年的9.78万亿。

  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指出,2015年新增贷款占GDP的比例处于近5年来的最高水平。

  信贷急剧增长的原因有多重,比如,截至2015年9月,地方融资平台贷款置换已超1.5万亿元。另外,2015年央行启用了新的统计口径,因扩展口径多出了1万亿新增人民币贷款。

  尽管如此,2015年新增信贷仍比信贷超常规投放的2009年同期还多增了1万来亿。

  其原因之一是,政府对信托等银行表外融资的监管不断加强。信托贷款一直是影子银行的主力,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降温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与政府分割,影子银行逐渐回归银行资产负债表内。

  央行的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信托贷款占社会融资规模(是指实体经济从金融体系获得的资金)增量比进一步缩减为0.5%,而其2013年的峰值是10.63%。

  信贷狂飙的另一原因,是政策性银行的贷款规模快速膨胀。如国开行2015年前三季度发放贷款1.95万亿元,几乎占到信贷总额的1/5。其中,2015年国开行完成专项建设基金资金投放5800亿元,发放棚改贷款7500亿元,是2014年同期发放的近两倍。

  专项建设基金是国家发改委推出的专项建设债券,由国家开发银行和农业发展银行定向发行,建立资金池后,国开行和农发行在国家发改委提供的各地优质项目中选择项目投放资金,大多投向三农建设、轨道交通、重大基础设施和民生工程等。

  商业银行信贷规模下滑的同时,国家政策性银行成为“稳增长”的主力军。

  一位国开行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专项建设基金用于弥补企业资本金不足,相当于房子的首付,“资本金短缺是很多项目贷不到钱的主要原因。”他表示,专项建设基金还会起到杠杆作用,撬动银行贷款和社会资本,资本金和其余资金将会同时到位。

  为撬动更多融资,国务院下调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如港口等投资最低资本金比例要求由30%降为25%,铁路、公路、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由25%降为20%等。

undefined
申请并提交材料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