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四川最大民营担保暂停业务 多笔民间借款难兑付
四川最大民营担保暂停业务 多笔民间借款难兑付

一笔担保公司牵头的约数亿元过桥贷款,背后是房地产信贷政策收紧、过桥资金风险、担保公司资金链紧绷、民间拆借兑付困难等一系列事件的缩影。而在代偿率飙升的背后,担保公司资金流向待考。

“为避免代偿出现,不少担保公司会帮助贷款客户组织资金先行归还银行贷款,再在银行续贷。而归还银行贷款的资金被称为“过桥”资金,这种情况在担保行业比较常见。”四川一位金融业高管说。

近期有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由四川昊鑫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昊鑫担保”)提供担保的多笔民间借款难以兑付。按投资者的自行粗略汇总,涉及民间债权数亿元,上述民间资金的直接借款人包括:昊鑫担保员工以及公司相关负责人指定的公司。

昊鑫担保法人代表张阳近期与投资人沟通中介绍,金地源地产项目的资金紧张加之昊鑫担保连续出现代偿,导致了公司资金流出现困境。

不过,多位投资者则认为昊鑫担保欠缺独立的财务制度,可能是资产被转移导致其现金流异常,担保能力岌岌可危。

双方各执一词,昊鑫担保的民间债权资金去向现“罗生门”。

“目前,昊鑫担保已经被金融办暂停了担保业务。”成都市锦江区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

实际控制人图谱

昊鑫担保是四川担保行业规模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之一。

官网资料显示,昊鑫担保成立于2008年7月,注册资本金8.5亿元,公司投资人为泸州鑫福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四川鑫福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昊鑫担保官网称,公司为“四川省信用与担保协会副会长单位”、“四川省融资担保业协会副会长单位”、“成都市信用与担保协会副理事长单位”。

工商资料显示,泸州鑫福矿业集团持有昊鑫担保83%股权,四川鑫福产业集团持有余下17%股权。

而泸州鑫福矿业集团的股东,为四川鑫福产业集团和自然人赖大军,四川鑫福产业集团股东则为赖大福和葛修琼。据信,赖大福为葛修琼丈夫,赖大福与赖大军为兄弟关系。

四川鑫福产业集团为四川大型民营企业,官网数据显示,集团资产总额200亿元,净资产100亿元。主营业务为煤炭开采,同时涉及金融、物流、化工、路桥建设。

其官网资料显示,鑫福产业集团在金融板块拥有四川鑫孚投资有限公司、四川昊鑫担保有限公司、成都全孚小贷等。参股泸州市商业银行、达州市商业银行。赖大福于2015年1月还出任泸州市商业银行董事。

“股东单一,并且实力雄厚,是他们业务人员当时向我们推荐项目时候说的,我们也是看中了昊鑫担保的股东背景和实力才投的。”投资者Z女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神秘公司转款通道

多位投资者介绍,他们通过昊鑫担保的业务人员推荐,通过三种方式参与民间借贷。

其一为直接借款给昊鑫担保的员工。

昊鑫担保内部员工介绍,其参与的一笔民间融资流向为:瑞康公司2014年4月在某银行有4000万贷款到期。当时,瑞康公司向四川福元肉类食品公司借款2000万用于这次转贷。

2014年5月,昊鑫员工H某向刘先生借款1500 万,放款当天经中天合讯账户转入四川福元肉类食品公司账户替瑞康公司还款。上述1500万借款,由昊鑫担保公司提供担保,并且由昊鑫担保出具董事会决议。

昊鑫担保法人代表张阳介绍,中天合讯为昊鑫担保公司员工朋友所开设,多年来并无具体业务,被昊鑫担保拿来作为转账渠道。

张阳2014年12月前为昊鑫担保总经理和法人代表,此后不再担任总经理职务。

“担保公司如果通过壳公司转账,很可能是为了规避自身成为放贷主体的违规行为。”某担保公司业内人士认为。

有债权人反映,他们亦曾直接借款给像中天合讯这样的壳公司,或直接借款给昊鑫担保推荐的借款公司。

也正是由于上述原因,这些民间债权人一直认为,上述债权应该是昊鑫担保主导的“过桥借款”,应该由昊鑫担保公司来兑付或代偿。#p#副标题#e#

金地源项目过桥贷款路径

“(昊鑫担保的)民间资金中,不少投入到了四川金地源凯帝房地产开发公司。”有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约2亿民间资金被借给自贡商人泰丰集团董事长宋元刚,用于金地源项目在偿还前期民间资金和获得浦发银行贷款之间的过渡。这一数据未得到昊鑫担保方面的确认。

金地源地块位于成都市蜀都大道旁,原属于四川金地源实业西昌公司。

该公司收购土地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于同属鑫福产业集团的四川鑫孚投资。按照昊鑫担保法人代表张阳的说法,四川金地源实业西昌公司通过1亿自有资金和来自鑫孚投资的4亿借款,收购金地源项目地块。地块价值为5.2亿。

此后西昌金地源公司无力偿还鑫孚投资的4亿借款,地块被鑫孚投资抵偿。

2013年9月,鑫孚投资将地块卖给自贡地产商宋元刚,宋除了部分自有资金外,又向四川金鼎产融控股集团(下称“金鼎投资”)以月息2分的代价借款3亿,此后借款到期。

鑫孚投资虽然在股权结构上和昊鑫担保并无关联,但在张阳口中,鑫孚投资被表述为昊鑫担保的“上级管理机构”。

2014年中为归还金鼎投资的3亿元,宋通过昊鑫担保向民间借款3亿。宋元刚打算通过从浦发银行获得的4-5亿贷款,偿还上述3亿民间资金。

然而在完成金地源地块抵押后,浦发银行贷款并未如期下放,宋元刚的企业也遭到了金融机构抽贷。

自贡官方媒体《自贡日报》2015年1月7日的一篇报道中写到:大宗商品降价、信贷收紧、房地产市场低迷、扩张过快是泰丰集团在2014年陷入资金困局的“大因素”。

“加上当时昊鑫担保出现多笔代偿,使得担保公司资金紧张,也就无法兑付上述民间借款。”张阳近期对民间债权人说。

高代偿迷局:谁的财权?

多位民间债权人的借款合同显示,他们对昊鑫担保关联方的借款期限从1个月到6个月不等,合同到期时间从2014年3月末至2014年底之间。

“在2014年3月末开始出现部分不偿还,到5、6月份就开始大量不偿还民间资金了。”有民间债权人说。

债权人自发不完全统计,约有数亿元的民间借款在到期后没有得到偿还。

四川省金融办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年,四川担保行业的代偿率为3.33%。而昊鑫担保员工近期表述,该公司代偿率突然升高到了70%。因此,有民间债权人对该担保公司的财务数据表示出疑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昊鑫担保2014年9月末财务报表显示,其流动资产合计11.76亿。其中交易性金融资产3.9亿,存出保证金4亿,应收账款3.6亿。但货币资金由年初的5.8亿下降到9月末的1230万。

该担保公司负债2.43亿,净资产为9.32亿,其中实收资本8.5亿,未分配利润达到4590万。

“担保公司的财务人员由股东委派,你现在看的表就是我每个月要看的表,从我是负责人的角度来讲,我没有理由怀疑财务人员报给我的报表是假的。实际上昊鑫去年7月份出事前,你还可以说它是真实的,因为如果你不用钱,账面上摆0也好,摆一万亿也好,是没有意义的,你要用钱,把流程走完用得到钱,我就没有理由关心它。”张阳近期在与投资者交流时如此表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昊鑫担保的股东方四川鑫福产业集团,该集团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回应采访需求。而记者向该集团公开邮箱发送的采访要求,截至发稿前也未能得到答复。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