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金立群在“2014年北大赛瑟论坛”上的演讲内容
金立群在“2014年北大赛瑟论坛”上的演讲内容

  【摘要】最近在北京举办的“2014年第十一届北大赛瑟(CCISSR)论坛”活动,此次活动请了不少知名人物,其中就有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金立群。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看看金立群此次发表的演讲吧!

  从长期来看,改革和增长是同一个方向的两个思量,互为因果,互为促进,但我们要怎么来过好这个关?首先中国几十年来以增长为主要目标,增长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正能量,正效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回顾从78年改革,改革是原动力,从农村家庭承包责任制到城市改革,这些都是增长的源泉。中国在下一轮的关键仍然是增长和改革,但是所采取的手段会不一样。改革是手段,增长是目标,本身并不矛盾,但是手段只是达到目标的途径,途径是可以不同的。目标也有短期、中期、长期之分,所以在一定的时期内,发生这样的偏差是不奇怪的,问题是我们不要在这些重要的概念理论里面走入误区。这是我的感觉,不一定对,我感到我们对经济增长的担忧,对经济增长减速的担忧超过了对改革进程缓慢的担忧。我们从心理上讲,最担心的还是GDP,还是增长乏力,对改革的进程的担忧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

  我们更多的关注经济,群众关心GDP,GDP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他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各级政府官员密切注意,即使中央不以GDP作为衡量干部的唯一指标,但是他们不放心。改革没有数字来衡量,也没有严格的时间表,成熟的时候就可以做了,在适当的时候,中国有很多语言都可以来用。这就是改革的迫切性,就没有GDP增长的迫切性那么大。

  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中国改革的具体方案的推出和具体政策的实施,基本上都是由主管部门来做的。周主席我不是恭维您,您作为监管,要拿出来改革方案,这是要有勇气的。我们经常说医生怎么能给自己看病呢?医生不是不可以给自己看病,要看是什么病,内科就比较容易,外科就比较麻烦,给自己动手术比较麻烦,但是也不是绝对不行,但是五脏六腑就比较麻烦了,在自己身上做手术非常难。理发重不重要?当然很重要,理发技术含量并不高,但是执行难度很大。

  同理,我们有很多改革其实技术含量并不高,就是执行起来非常难。我就感到我们现在能不能有这样一种补充,除了监管部门、政府机关对自己进行必要的改革,动手术以外,能不能还有另外一种力量,促使他们来做这个事。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大家都是一片赞扬,无论中外。但是改革方案越是宏大,执行的难度越大。需要有另外一种力量,如果这个部门不改革不推动,但我有另外一种力量,一定要有一个独立的第三方的力量来推。

  看经济增长,中国经济运行的情况,我们不能否认,深深受制于国际经济运行的情况,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我们自身的发展规律,其中包括一些发展基本的基础和人口因素、经济结构等等。从国际形势来看,美欧不会有太大的起色,但是回升的趋势还是稳定的,希腊重拾信心,对整个欧元区是利好消息,这些趋势在短期内不会有突发的变化,所以我们可以感到宽慰。但是我担心的,正因为国际形势可能企稳,我们担忧出口受影响减轻了,这种减轻就会使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放松结构调整。

  中国经济增速减速是必然的,但是不能笼统的讲减速,今年的GDP要达到7.5%,跟十年前7.5%不是一回事,跟去年的7.5%也不是一回事,犹如美国的经济如果达到3%,它的绝对量和我们7.5%是大体相当的,如果我们考虑到质量的因素,比我们7.5%还要小。我们老是讲GDP的时候,一个很重要的误区,简单的讲,中国的经济从8%下降到7.5%,这么讲是不全面的。李克强总理在两会答媒体问时提到,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7.5%左右,这个GDP必须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使居民收入有增长,我们不片面追求GDP,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提高质量效益,节能环保的GDP。最近李总理在博鳌会议回答问题,他说把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的区间,是中国当前宏观调控基本要求,也是中长期的政策取向,今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7.5%左右,左右就有上下的幅度,无论追求高一点,低一点,只要能够保证比较充分的就业,不出现较大的波动,都是合理的区间。总理讲的非常重要,至少要让我们走出GDP的崇拜,更多来考虑质量,考虑就业。现在中国政府不因为经济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刺激政策,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

  减速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对金融危机实行了规模巨大的刺激政策的回调,从原定的4万亿刺激规划到执行的时候七万亿、八万亿、九万亿,期间产生了很多经济的虚增,去掉泡沫,才能真正看到实际水平。原来虚增,怎么说降下来了?是实现了原来应该达到的目标,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何来看待我们增速的下降?如果我们这么算的话,你就感到我们不是在下降,而是在稳步的往前

  从今年趋势来看,现阶段的经济增长还是受制于短期库存的周期以及长期潜在增长率因素的要求。未来一个时期,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还是很大,所以我想这个趋势可能暂时不会改变。我这里还要强调一点就是人口因素,最近对人口政策做了一个调整,我在三四年前就讲,如果我们对人口政策不做调整,所犯的错误的严重程度就像当年不实行计划生育的严重程度一样。现在决定我们中国人口增长的取向不是计划生育,是经济因素,农村多生的多生,你再放开他也会多生,城市你现在放宽了,对生第二胎还很纠结。所以我们客观的讲,决定中国人口增长的因素不是计划生育,主要是经济,如果你想通了这条,我认为人口,对我们中国经济增长长期是很重要的因素。

  从投资方面来讲,依靠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来拉动经济增长的措施,如果不是走到了尽头,至少可挖潜力日益减弱。基础设施投资必须依靠服务业的发展,才能真正发挥作用,你修一条路,如果这条路两岸的经济不能起来,这条路是没有用的。我想我们投资投什么?高新产业,新兴产业都对,但是也不要盲从。比如太阳能、光伏、风力也认为是新兴产业,但是现在都遇到很大的问题。真正要投入一些能解决问题的,比如我们中国每年现在燃煤36亿吨,占整个能源的75%,天然气最多只能解决4亿吨,能不能让我们的能源消耗降下来,这种投资是可以的。

  从需求方面来看,现在需求不振,今年一季度的消费非常弱,关键是消费和供给不匹配。住房和汽车限购,带来相关产业的消费下降,医疗卫生保健需求旺盛,服务又跟不上,我们需求和供给是不匹配的。供给是对需求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先提供供给,他才会有需求。不要简单的说,担心投资又下降了,我认为这是正常的。所以中央决定不采取短期内的刺激经济政策是非常英明的,现在经济增速下降,正是解决宏观经济运行中存在问题的结果,是正面的,对此要有一定的容忍度。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保增长,促就业是重要的政治目标,但是多年来我们的政策着眼于安排就业,为了解决就业,千方百计设法提高经济增长速度,甚至不惜一切代价,牺牲长期可持续发展,以解决短期的问题,这种增速来解决就业是有很大的问题。首先经济增长和就业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有些行业的发展并不会带来很多就业机会。再说就业机会也不一定是适销对路的,在就业难的情况下,同时存在着招工难的问题,求职无门同时并存,所以我们应该要看到,通过设定经济增长的目标,理所当然的认为解决就业,这是不对的。一般发达国家不设定经济增长的目标,你致力创造就业机会,通过就业机会的创造,自然带动生产力,这问题就解决了。大学生就业难,希望大家找到好供求,不行到我们那儿试试。

  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明确指出,要使市场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这是改革的关键,但是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谁给市场这样的权力和赋予他这样的作用?市场不是哪个人创造出来的,市场是自然形成的。在形成的过程当中,自然会有杂草丛生的现象,有时候乱象丛生,政府管理市场的初衷就是要解决市场失灵的问题,控制市场的混乱,这是计划经济的由来。但是几十年计划经济的结果是什么?政府严格控制了市场,导致发育不良,就好像是缠的小脚,这个小脚是畸形的,萎缩的,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没有生命力的。

  我认为改革制度建设是重要的,制度建设中就是要解决行政审批制度,保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就需要有健全的制度,防止行政干预。这种干预的结果,往往使得市场参与者更加不理性,稍一放松,反弹,无数事情说明了政府这种本能。政府不愿意让市场自行调节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行政干预见效快,立竿见影,自我纠正速度慢。但是我们知道每一轮行政干预造成的后遗症,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去消除,其中有很多经济手段都是现成的,都很有效。但是后遗症小,就像我们中医,有些问题完全用中医来治。

  我认为采取经济手段来应对投资者和消费者两方面的非理性的行为,有利于引导良性的竞争,使市场参与者的理性取代冲动,以谨慎取代盲目。制度建设就是要在法制的基础上,界定政府的行为,划清政府和市场的界限,防止政府滥用权力,不恰当干预市场的法律保障。审批制度在很大程度上给腐败造成了温床,我们今天的产能过剩,没有批条,银行不会给你贷款,拿了批条,理直气壮向银行要钱,这是国家单位批的,出了事,我责任也小,我认为改革千条万绪,归根到底就是要建立完整的运行制度,减少行政干预。

  慧择提示:从上面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金立群以演讲可知,他认为改革制度建设,要解决行政审批制度问题,以保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防止行政干预。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