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花甲背包客 把爱的脚步带向世界
花甲背包客 把爱的脚步带向世界
  【摘要】流浪式的花甲背包客全球旅游路线,让花甲背包客夫妻在实现年轻浪漫承诺的同时,也让他们的爱情再次生长。如今,花甲背包客的故事家喻户晓。面对花甲夫妻的全球之旅,我们在羡慕花甲夫妻爱情之余,也在好奇花甲背包客全球旅游路线。下面让我们一起来探索花甲背包客全球旅游路线。
         24小时紧急救援 中英文保单
  花甲背包客“如果这次去不了南极,恐怕以后就很难了。单独去一次太贵了,我们在北京问旅行社,一个人要14万元,我们两个人才花了8万元。旅行社的小伙子跟我们说,他们给潘石屹和王石搞过一次,一个人要20多万元。我说,我要有他们那么多钱,我都不在地球上折腾,我直接上月球去了。”61岁的王钟津一边跟我们说,一边咯咯地笑个不停。她和老伴、63岁的张广柱刚刚结束了为期180天的南半球自助旅行,这对名为“花甲背包客”的二人组合现在已经在全球七个大洲上都插上了小红旗。

  他们自称“穷游”,但南美签证的问题让他们多花了不少银子,比如南极的船票。两人本打算去年12月就动身环游南半球,但获得南美国家的签证就成了第一个也是最大的难题。当时他们手里已经有美国、墨西哥、南非、澳大利亚的签证,其他国家的签证可以在第三国办理,但手里至少还需要阿根廷的签证。南美国家不受理个人申请,所以必须委托旅行社帮助办理旅游签证。张广柱告诉我们,国内能够在使馆备案,获得申请资质的旅行社并不多,很多旅行社都是二级、三级甚至是四级代理,委托给他们,申请的难度同样很大。好不容易找到了有资质的旅行社,后面程序依然复杂,须由该旅行社联络阿根廷当地的旅行社制作行程、发出旅游邀请,阿根廷大使馆才能够受理。张广柱说,他们直到第六次申请才见到了签证官。“签证官告诉我们,你们的材料没有任何问题,但我还是不能给你们签,因为旅行社的行程安排有漏洞。”最后两人只能按照要求,在北京就提前购买了到南极的船票,又经过几次折腾才最终签下来。本来两人的“穷游”计划是到了阿根廷再买“最后一分钟船票”,快开船的时候,如果船上有空位,可以用很便宜的价格买票。“当时就剩几天了,如果我们再不走,船票要作废,南非的签证要到期,机票又订不上,我们的计划就全泡汤了。因为这个我还哭了一鼻子,把我气的。”王钟津告诉我们,“我14点多又给阿根廷大使馆的中方秘书打电话说,我们就是要去阿根廷旅游,就这么简单的要求,为什么一直到现在签不下来?对我们太不公平了。结果16点多大使馆打过来电话说,给我们签了。我们开始赶紧订机票啊,装行李,急急忙忙还得安排家里的事情,通知亲戚朋友我们要走了。那5天就跟疯了似的,我们就像逃难似的出发了。”

  “有时候觉得自己过得挺有意思的,有时候又觉得挺可笑的。”张广柱说,“我们被人羡慕嫉妒恨的原因就是三条:一是年龄很大,都是60多岁;二是像我们这样两个人一起走的几乎没有;第三就是不会外语,按我小外孙对我的评价,我的外语就是小学二年级的水平。”

  环球之旅起步于2008年,在这之前他们的脚步还停留在国内。2007年,两人到虎跳峡自助游,在那遇上了几个来中国徒步旅行的外国人。“有两个外国人,一句中文都不会说,连‘你好’都不会。这都敢来中国旅游,而且是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徒步。”张广柱说,两人从虎跳峡回来后就开始琢磨这事,大年三十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向全家人宣布,他们要去阿尔卑斯山徒步旅行!“家里人都吓了一跳,你们从云南回来怎么成这样了,都打了鸡血啦!”接着就开始了“全面的准备”,学外语、查攻略,学习世界地理历史知识,同时每个星期爬一次山,锻炼身体,一年后开始了欧洲之旅,接着去了北美,此后有了周游世界的想法。

  两人走出国门的第一站是意大利的罗马。“一下飞机,我就让他去问路,结果他跟我说,他不会说。”王钟津讲笑话似的呵呵直乐,“他在家照着书念还行,真一张口就不会说了”。王钟津的水平更差,但两个人却用“hello”、“ok”、“thankyou”几个单词在旅途上一路驰骋。“这老太太不会说,还特爱说。”张广柱说,王钟津爱聊天,也会表达,有时候用中文也能跟外国人聊得不亦乐乎。在亚马孙河上,他们要在船上待6天。除了他俩之外,只有两个法国人和两个德国人,其余都是当地人。王钟津在船上跑来跑去,到处找人说话。中午刷饭盒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本地的老太太,两个人年纪相仿,虽然语言不通,但还是愉快地交谈起来。王钟津跟我们学着她当时的样子:“她用手在肚子上比画怀孕的样子,问我有几个孩子,我说有1个,她说她有9个,我竖着大拇指跟她说,哇,你太了不起了!我说,我的那个是女孩,一边说一边做一个梳小辫的动作,她说她有3个是梳小辫的。”王钟津说,后面两个人越交流越深入,当地人生活的艰辛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在船上要待好几天,大家都把衣服洗完拿出来晾,我看她身上只有一件衣服是合身的,其他都是别人的衣服重新缝过的。船上很多都是做小买卖的人,从大城市收来旧衣服,再坐船拿到小城市去卖。”在俄罗斯苏兹达尔乡下的一个破旧的火车站,张广柱和王钟津遇上了几个老人。“他们问我们是哪儿的,我们说‘中国’他们听不懂,但我们说‘北京’,他们一下就听明白了。我们往那一坐,他们就开始唱《莫斯科北京》,好多人一起唱,还有人拉手风琴。”王钟津说,“他们都特别高兴,一下子就把记忆拉回到那个时代。

  慧择提示:从国内到国外,从北美到南美,从欧洲到美洲,花甲背包客旅游路线遍布全球。花甲背包客在收获爱情的同时,也收获了更多的旅游经验。旅途中的艰辛在收获爱情之后不能忘却,它也是花甲背包客老年旅游生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