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存款保障制度有望出台
存款保障制度有望出台
  【摘要】保险顾名思义是保风险的意思。是在投保人在发生事故时,保险公司给予赔付的一种保障。打造存款保险制度,完善我国金融监管秩序。

  由金融组织体系改革、金融要素市场化改革、金融监管改革“三位一体”构成的金融体制改革正在同步提速推进中。在这一综合改革体系中,存款保险制度“破冰”,无疑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因为这既是推进金融组织体系改革(放开民营银行准入、完善政策性金融体系),树立金融市场竞争主体、防范过度市场竞争的基础,也是推进金融要素市场化改革(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杜绝不计成本式的高息揽存问题、建立商业银行基于风险约束的资金定价机制的基础,更是完善金融监管体系的基础。我国当下的实情是,以“拨备(应对银行预期损失)加资本充足率(应对非预期损失)”为核心的事前金融监管体系已经建立,唯独应对事后极端金融风险补偿、金融机构有序退出的存款保险体系依然缺失,尽管监管部门在1997年就在着手研究建立这一制度,但到目前为止,还停留在“研究阶段”,而国际上已有100多个国家建立了这一制度。

  形势不等人,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无论从国际金融监管形势、金融风险衍化趋势,还是从国内金融改革、金融风险管理、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来说,都到了不容再拖的地步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不仅把金融风险的复杂性、监管难的问题暴露无遗,更让金融从业者不计风险大规模扩散对存款者、国家和社会的冲击,为追求杠杆化和短期收益,伪装风险、逃脱监管的经营模式大白于天下。环顾世界,以存款保险来实施对从业者可置信的威胁,并将这种威胁前置(风险评估越大的银行要缴更多的保险),是约束银行过度承担风险行为的最佳工具。比如,美国在金融危机后出台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强化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职能和作用,提高了存款保险限额;英国也对过去的金融监管体制开展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以立法的形式将维护金融稳定的职能重新划归英格兰银行。

  再看国内的情况,近年来逐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可并没有形成监管当局“引导更多资金流向民营高科技和服务企业,实现中国经济转型”的局面,反而催生了影子银行和银行影子业务的异常繁荣:他们通过同业+理财负债等模式绕开贷款规模控制、贷存比约束、资本充足率监管来支撑信用扩张,并将这种信用基本都投向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地产,靠房价和泡沫来实现盈利,不仅将风险全部甩给了“隐性担保”的政府,而且加剧了区域性、系统性的风险。这意味着当前整体接近300%的拨备水平和普遍达到13%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仍不可能促使银行审慎经营,必须要出台更强有力的监管措施,比如按风险评估强制缴存存款保险,才会迫使商业银行风险行为回归理性。

  虽然与本世纪初“股改上市”前相比,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拨备水平、资本充足率水平已有了很大的提高,但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却还没有多大的改变,甚至在依赖央行救助、过度承担风险、助长泡沫积累、钻政策漏洞等方面的道德风险还越来越严重。近两年来,套利融资总量增幅达40%,基本在套取房地产和基建的泡沫化利润,支持实体经济成了幌子,信贷规模控制因此落了空。说到底,商业银行还不是独立承担责任的市场经济主体,央行的隐性担保还没有褪去。

  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尽管是完善我国金融监管、构建金融社会基础秩序(稳健的经营文化、审慎的业务理念等)的必经之路,也是我国金融管理特别缺乏的内容,在金融市场化、金融创新背景下是更为重要的内容。显然,金融社会的基础秩序,不是靠上线存款保险系统就能实现的,关键的是要厘清投融资领域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把银行当作项目融资工具、银行一心做大经济规模、做大税基的“钱袋子”和杠杆,地方政府“经营城市”的模式不改变,商业银行套取政府信用、政府为商业银行买单的恶性循环就不会被打破。

  所以,建立存款保险制度,难度很高,绝非上线存款保险系统那么简单。

  以目前的条件论,央行管理层和6月央行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中浓墨重彩指出的“以存款保险来实现风险补偿和金融机构有序退出”的愿望还没有办法实现。风险补偿可以,但基本还是对政府项目决策失误和经济深度介入的风险、银行道德风险的补偿;有序退出则很难,想想金融风险高发的信用社(全国有5000多家),真正经营良好的也就是东部地区的几百家,而实现破产退出的没有几家。对地方政府而言,一旦拿到金融牌照,就相当于掌握了推动经济和税基翻倍增长、经营城市的最佳工具,怎么可能轻易退出?通过重组、注资等方式变相获得重生,于是成了屡演不衰的戏码。事实上这也是政府买单的另一种形式。

  因此,匆匆上线存款保险制度,包括出台文件规定金融机构缴存的保险费率、最大保险存款额、赔付规则等等,与贷款拨备、资本充足率、存贷比等监管指标并无两样,本质上是将政府隐性担保换一种形式的同化,仍然无法制约银行的风险行为。据悉,计划中的存款保险执行机构放到了央行稳定局,这是对这一担保的最好注解。试想,拨备率高达300%、资本充足率达到13%的金融体系,不仅让我们无法放心,而且大多确信其风险相当大,这就说明我国银行稳健经营文化远未形成,对股东负责的信托责任还不具备。在这种情况下,存款保险制度的实施,与贷款拨备、资本充足率、存贷比、规模控制等具体的金融监管措施一样,恐怕还无法避免落入被“套空”的境地。

  慧择提示: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是完善我国金融监管、构建金融社会基础秩序的必经之路。但制度的实现难度很高。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