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农民工保费追缴难养老成问题
农民工保费追缴难养老成问题
  【摘要】养老问题事关重大,然而在保费缴纳的问题上部分企业仍然存在着问题。同时伴随着改革的深入,新的问题也渐渐浮出水面。
  
  最近三个月,57岁的周杰一直在不安中度过。他不停地向一些农民工公益组织、其他工友打听,“补缴养老保险的政策有没有出来?”但得到的回答都是:“还没有。”
  
  周杰是深圳宝德玩具厂的一名工人。这家位于深圳市宝安区观澜街道的玩具厂,成立于1989年,主要为美泰、迪斯尼等品牌代工玩具。
  
  今年8月8日,他和全厂约3000名员工一起停工,停工的理由被写在一条横幅上,挂在厂门口—“争取合法合理权益(养老保险、工龄、高温补贴)。”
  
  1994年,周杰就到宝德玩具厂工作,但从2008年起,工厂才为他购买养老保险,而这样的情况并非个案。他获得的一份工人致厂方和深圳市总工会的《集体协商谈判邀约书》显示,宝德玩具厂332人中85人从未购买过养老保险,其余247人从2008年开始才陆续购买养老保险。
  
  尽管养老保险补缴事实清楚,大部分工人也能提供以往的劳动合同,但工人们的养老保险补缴并不顺利。目前,工厂已经同意给工人补缴,不过要按照深圳市相关补缴政策来执行。《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养老保险条例》(下称《条例》)2013年起实施,实施细则仍在征求意见中。
  
  工人、工厂和社保部门三方利益诉求无法达成一致,使得这一历史欠账悬而未决,而在深圳这类养老保险欠账涉及的工人不在少数。
  
  还有两年,周杰就要退休了,因工厂从2008年起才为他购买社保,未满15年的缴费期限,他将无法在深圳领取养老金,他有14年的工龄未被计入社保。
  
  周杰面临的养老保险历史遗留问题在深圳极具代表性。1998年,深圳颁布了《深圳经济特区企业员工社会养老保险条例》,当时条例并没有将宝德玩具厂这类“三来一补”企业纳入养老保险缴纳范围内。
  
  在随后2000年的《条例》修正中,“三来一补”企业被纳入征缴范围,以此推算,至少从2000年起,宝德玩具厂就应该为其工人购买养老保险,周杰和同事们的养老保险少缴了至少13年。
  
  2000年前后正是珠三角经济发展的黄金年代,大量廉价外来劳动力面对强势的资方并无议价能力,养老保险理所当然被众多制造业企业作为包袱甩开,加上当时工业区的信息条件限制,农民工对相关政策规定一无所知。
  
  同时,“养儿防老”这一观念在农民工群体中根深蒂固,社会养老保险未被信任和重视。许多工人将养老保险视为对自己工资的一种克扣。“当时以为自己还年轻,怎么会想到养老保险。”周杰对当时没有重视养老保险略感懊恼。
  
  宝德玩具厂员工的遭遇在珠三角“三来一补”企业中具有代表性。深圳一家试图推动农民工养老保险补缴的NGO工作人员对本报说,深圳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靠农民工支撑,但因为历史原因,第一代农民工并未纳入养老保险体系,现在临近退休,补缴养老保险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为了追缴自己的养老保险,周杰辗转找了很多部门。今年4月,他拿着补缴申请书到深圳市人大、深圳市总工会、法制办、社保局等部门,但都没有得到合理答复,无奈之下,他和工友们采取了停工的方式来引起关注。
  
  7月19日,332民工人中的6名代表向工厂就补缴养老保险一事发出集体协商邀约。但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厂方一直未作任何回应。8月1日,工人再次向厂方发出请求协商通知。厂方仍无同意谈判的答复。8月8日,宝德玩具厂3000名工人在赶货期以停工方式给工厂施压。8月9日,厂方终于正式回应工人请求,与工人代表协商谈判。
  
  经过两轮协商,厂方原则上同意为工人补缴,但要求根据深圳市的具体法律法规来操作。工人们恢复了工作,补缴却悬而未决。在要求厂方协商的同时,宝德玩具厂的工人代表向深圳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递交补缴申请,无果。
  
  慧择提示:社会保险的改革在全国各地都陆续展开着,很多时候都是我们因为对保险法规政策的认识不足,所以造成后来的麻烦。因此加强相关方面的学习至关重要。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