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济南医保卡被滥刷
济南医保卡被滥刷
  【摘要】在济南很多去药店买药的人都会发现,除了买药能刷医保卡外,买其他的生活用品也可以刷医保卡,然而这种严重的乱刷医保卡行为却没有得到有效制止。

  一些“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成了百货店,其红火的背后,却是医保卡严重的违规乱刷行为。要规范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当务之急是严肃审批,然后再“消肥去肿”。最关键的是,要从实际效果与保障功用的角度,重新审视医保卡的制度设计,找到一个改弦易辙的好办法。

  近日,一些读者反映:省城济南的一些“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成了百货店,从两三元一个的浴帽,到单价过千元的海参,甚至散装的麦片、红小豆都可以过秤销售,俨然成了一个个红火的超市。而其红火的背后,却是医保卡严重的违规乱刷行为。

  当人们用买药的钱买了红小豆或其他生活日用品后,我们应该怪罪医保卡的持有者,还是处罚利益驱动下的违规药店?对此,媒体人进行了实地暗访,发现医保卡的金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医疗保障作用比较有限,也许已经到了不改弦易辙不行的地步了。

  一些定点药店“假正经”
  8月9日上午,媒体人来到了济南市解放路路南的两家药店,一个是泉城大药店,一个是老百姓大药房,两者都属于“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对待医保卡的刷卡问题,两个药店对医保卡“欲迎还拒”,可谓“假正经”。
  在这家泉城大药店里,媒体人挑选了“舒肤佳”香皂、“潘婷”洗发膏,花费了39。6元钱。媒体人问旁边的销售员:“买这些东西能刷医保卡吗?”她说:“不能,刷银联卡可以。”媒体人对此表示了“不满”,她立即压低声音说:“你可别再问了,你这么个问法儿,人家谁也不敢给你刷(医保卡)!”
  “你买的东西不在医保范围之列,所以医保卡不能刷。现在好多暗访的,你这么大声地问,别的地儿能刷也不敢给你刷了。”这位销售员继续悄声地解释说:“你要是不问的话,我就给你刷了。”等到媒体人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则比销售员痛快得多,明确告诉媒体人:“可以刷医保卡,省医保卡也行”。
  在老百姓大药房,媒体人选购了“吉利威锋”剃须刀、“金元宝”燕麦片、“利兵”防水浴帽。到了收银台媒体人问:“能刷医保卡吗?”收银员看了媒体人一眼,说:“不行,只能用银联卡或者现金。”。
  这个像超市一样的药店,对医保卡的使用真的那么严格吗?答案是否定的。媒体人随即喊来一位朋友,到这家药店选购了一些生活用品。结账的时候,这位朋友直接拿出自己的医保卡,结果“顺利过关”,收银员也没有提出异议。
  类似的情况,还存在于济南三九医药连锁开元店(位于济南市环山路)。8月10日上午,媒体人就在该药店用医保卡购买了一种饮料。

  医保卡资金形同“零花钱”
  在她帮助下,媒体人找到省里《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保险定点零售药店管理工作的通知》,文件称:“个人帐户是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的组成部分,只能用于支付在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发生的医疗消费,不能用于食品、保健品及其他日用品消费支出,不能使医保卡变为购物卡。”
  所谓“个人账户”就是医保卡。济南医保业内人士王先生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分为两部分,个人账户和统筹账户,个人账户由个人支配,统筹账户则由医保部门掌握,用于门诊、住院等费用的报销。在基本医疗保险基金之中,个人账户所占的比例非常小,数额也不大。
  媒体人调查中发现,医保卡的资金,少者每月只有37。86元,多者也就100元、200元左右。济南阳光100小区居民王先生说:“每月一百多块钱的医保卡,只能算是一种小钱儿。有了病也不能指望它,所以只能把它当零钱花掉。”
  他甚至觉得,“医保卡变身购物卡”固然违背了相关规定,却带来了生活的便利,在买药的同时买到生活用品,一站购齐比较省事。

  跳出“鸡肋”还需完善制度
  医保卡的资金要么“不够用”,要么“用不着”,地位确实很尴尬,甚至成为一种“鸡肋”。济南50多岁的徐老师患有前列腺炎,医保卡里的钱全部用来买药还不大够用。而济南刚结婚的孙女士,一个月也买不了一次药,每月医保卡里不多不少的钱,只能顺手花掉。
  社会学学者何雪松认为,医保卡的作用等同于现金,现金不用是会贬值的,所以刷卡购买生活用品对顾客有利;违规药店通过乱刷医保卡的顾客,增加了店面的营业额。如此看来,乱刷医保卡基本属于“没有受害人”的违规行为。同时,由于医保卡资金在医保资金中的比例很小,一般不会导致“有病没钱医”的后果。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基本医疗保险的作用是保基本、保大病,作为基本医疗保险组成部分的医保卡,是否应该继续存在?”医保卡对大病的保障作用比较有限,我国已有取消医保卡、资金归入统筹账户的先例。他认为,普通疾病的日常用药,可以归入日常消费范畴,不必设置补贴制度。得了较重疾病,患者们可自行到门诊就诊或住院解决,此刻,统筹账户就可发挥作用。
  同时,他抱怨济南的定点药店、定点医院太多太滥,一些小的药店、民营医院也获得了审批,成为基本医疗保险的定点零售药店、定点医疗机构。一些小型的不正规的医疗企业,可能就是靠着“医保定点”资格、靠着违规操作来过日子。
  何雪松认为,对于顾客、药店的违规趋利行为,政府部门要避免陷入“一只猫捉一群耗子”的游戏之中,不要顾此失彼、得不偿失。业内人士则表示,如果真要规范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当务之急是严肃审批,然后再“消肥去肿”。最关键的是,要从实际效果与保障功用的角度,重新审视医保卡的制度设计,找到一个改弦易辙的好办法。

  慧择提示:本来医保卡是为减轻患者的家庭负担,结果却被人滥刷滥用,实在违背了国家政府的初衷,相关部门应该严格整治这种乱象。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