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跳伞极限运动员意外逝世
跳伞极限运动员意外逝世
  【摘要】近期,一位跳伞运动员在跳伞途中不幸坠楼而失去性命的消息传来,不少人都为这个年轻的生命扼腕叹息,究竟为何他会这么年轻就失去生命,我们来了解一下。

  向飞翔的生命致敬
  这是悲伤的一天,维克多,三届匈牙利翼装跳伞冠军,一个勇敢、乐观、执着于梦想的飞行者,告别了他热爱的天空。他用空气力学和人体力学,及艺术家想象力在天空中描绘彩虹,他珍爱生命,拒绝让自己人生写下别人注脚。他留在我们视线和脑海中的,不是一张熟悉或者陌生的面孔,而是翱翔天际的背影,向飞翔的生命致敬!昨日上午湖南张家界现场搜救部门证实,8日下午参加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试飞中不幸坠落的匈牙利选手维克多确认遇难。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发现维克多时,他已经没有生命体征,颅骨碎裂,全身粉碎性骨折。

  搜救纪实
  经过救援队17个小时的持续搜救,昨日上午8时40分,前一天坠崖的匈牙利翼装飞行选手维克多被找到。不过据救援队员讲述,维克多被发现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并且全身粉碎性骨折。下午3时,救援队员将维克多的遗体转移下山,并运送至殡仪馆中。
  据天门山景区管理方介绍,目前景区已经联系上维克多的家人,他们将尽快赶至张家界。而原定的翼装飞行比赛仍将按期进行,不过赛程时间将会由原先的3天压缩为两天。
  寻找维克多张家界红十字会蓝天搜救队队长钟星壹事发时即在现场,因此,维克多坠崖后,他成为第一批搜救人员。
  据钟星壹介绍,维克多坠崖的地点位于天门山山路84弯道对立的山崖,海拔750米,全部为悬崖峭壁,极其险峻,之前从未有人踏足过。因此,当他带领搜救队员赶至84弯道时,用肉眼根本无法看到维克多的身影。“全部是灌木丛,黑茫茫一片。”钟星壹说,除了从崖壁上的近20米血迹判断维克多大致在此外,他们找不到更好的办法靠近。“一个非常尴尬的地点,上面下不来,下面上不去。”
  后续赶到的消防队员也是一筹莫展,普通的消防绳长度鞭长莫及,无法够到有血迹的地方。不过让人欣慰的是,傍晚时分,终于有人发现了维克多挂在树上的飞行服,然而由于光线昏暗,搜救队员无法判断飞行服下面是否有维克多,“因为树挂住衣服,人甩出去的可能也是有的。”搜救总指挥说,为了尽快找到维克多,他们决定扩大搜救范围。
  蓝天搜救队、消防、武警、公安,狭窄的天门山山路上,搜救队员越来越多,达到200多名。

  维克多生前。
  发现维克多夜幕降临,搜救难度越来越大,钟星壹说,如若不是为了争取第一抢救时间,他是不赞成夜晚进行搜救的,“路陡峭,人往上爬,很容易产生落石,砸伤下面的人。”
  一拨一拨的搜救队员往山上攀爬,到了晚上10点多钟,第一批队员返下山来,一无所获。从下午3点钟开始,他们连续在山上搜寻了6个多小时。凌晨零点多,第二批队员也气喘吁吁地走下山来,一样一无所获。每一个人都很沮丧,尽管饿了一天,很多队员依然没有胃口吃饭。
  这种沮丧的搜救,一直持续到了9日上午8时40分。这时,一个让人激动的消息传来,天门山景区的水电工,一名有着丰富户外经验的老工人,在维克多坠崖地点的悬崖上发现了他。“当时他挂在悬崖上的一棵树上,身体摔得破碎。”水电工判断,维克多已经死亡。
  消息传至山下,大量的搜救队员立即向水电工处集结。但棘手的问题再次出现,尽管水电工距离维克多直线距离不过10多米,但这之间却是断崖,无路可走。
  这是维克多"舍命"最后一飞时留给世界的背影。
  他的生命界碑第84道弯消失8日14时51分,维克多身着橘黄色翼装起跳。不久之后,他的身影在天门山盘山公路第84道弯处附近消失不见第20道弯找到经过17个小时搜救,次日上午8时40分,他的遗体在第20道弯处悬崖下被发现运送维克多为了靠近第一信息点,搜救指挥中心搬移到了一座蓄水池上,这里位于维克多坠崖点正下方,直线距离只有300多米。搜救总指挥坐镇此地,指挥搜救队员设法靠近维克多。
  方案很快制定出。从直线距离推算,维克多距离天门山山路84道弯200多米,只要有足够长的消防绳,就可以将搜救人员送至维克多处,用担架将其救出,然后再将其运送到救援指挥部所在位置。
  但悬崖之间杂生的灌木丛成为担架下放的阻碍,因为很容易被挂住,无法成功抵达。“但除此外又没有其他办法,所以只能一次次地尝试。”搜救总指挥说,直到下午1时13分,他们才顺利将搜救队员和担架送至维克多处。
  “很明显,他摔下来当场就死了。”据最先抵达的搜救队员讲述,维克多属于全身粉碎性骨折,臂部和腿部都严重变形,而其中头部又受伤最重,颅骨碎裂。“你想想,他摔下来的时候时速169公里,撞到悬崖上会是什么结果?”
  将维克多在担架上固定好之后,搜救队员开始撤离,用固定好的消防绳,缓缓下降。
  下午3时,维克多的遗体安全运抵。
  翼装为人类插上了自由飞行的翅膀,也注定与伤亡同行……【失事原因】
  路线不熟或技术失误对于维克多坠崖的原因,现场工作人员勘测分析,维克多坠落的原因可能与“试飞过程技术失误”有关。具体的事故详细原因将在查明后公布。
  长沙一位资深的跳伞教练分析,应该是他不熟悉地形所致。“他是第一次来天门山,肯定是先熟悉地形,而不是第一次就完成全部动作。正常的话,选手应该不添加任何技巧地先在飞行路线上俯冲一次,观察地形,熟悉之后再加进去技巧。他肯定是不熟悉地形,转弯的时候撞到悬崖的。”
  翼装飞行专家张树鹏观看了维克多的飞行视频后说,“之前大家在说侧风,但从视频来看,问题出在技术,跟天气条件没有太多关系。失误出在判断上面,在起飞后20-22秒后,就出现了问题,偏离了原定的轨迹。第一次转弯之后,离山体的距离很近,一个小小失误就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昨日上午,所有参加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的选手和成员来到张家界天门山84弯,自发为前一天在这里遇难的匈牙利籍选手维克多·科瓦茨默哀。
  一位翼装飞行联盟的成员展示了文在他左小臂内侧的六朵花,这表示他已有六位好友在这项运动中遇难,而维克多也将以第七朵花的形式与他们永存。

  深度解析
  时速289公里“背死跳”国内仅有两名专业选手匈牙利“翼装侠”维克多失事,再次引发大众对翼装飞行这一极限运动的关注。国内屈指可数的翼装飞行员张树鹏、世界翼装联盟(WWL)秘书长杨枫向记者详解了这项自由与伤亡同行的极限运动。
  入门底线:200次高空跳伞跳伞有高空跳伞和低空跳伞,WWL秘书长杨枫介绍,相比高空跳伞,低空跳伞的安全系数和难度系数都有提升,因为高度有限,运动员在低空跳伞中打开伞包的时间非常短,而且很难在空中做调整。低空跳伞的英文是basejump,因为其危险性高,中文意译为“背死跳”。
  “第二届翼装飞行世锦赛是低空翼装飞行,完全就站在悬崖跳”,杨枫说,“这个难度就相当大。”对于初学者来说,学习的是高空翼装飞行,而在这学习之前,必须有至少200跳的高空跳伞经历。高空跳与低空跳在装备上也不同,“后者只有降落伞,因为开伞高度非常低,不需要第二个伞。而前者,一个伞包里有两个降落伞,当主伞出现状况后抛掉,然后打开副伞。相比之下,前者比后者就多了一道保护屏障。”
  最快速度:289公里/小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真的像一架战斗机似的低空掠过。”当讲述翼装飞行的速度时,杨枫提到了两个数据:以160公里的时速划过天空,并以50公里的下落时速降落。但实际上,这两个速度几乎已是最低值。
  张树鹏介绍道,“翼装飞行,利用的是空气动力学原理。翼装的手臂背部等地方有进气口,充满气压后,形成翼状,就像飞机的机翼,利用空气的升力和阻力进行飞行。其他都是由飞行员的控制,体现其性能,比如转弯时,想向右转就压低右边身体。速度也是由飞行员控制,160公里的时速,是常态下的速度,也就是说飞行时飞行员不做任何加速或减速的动作。现在全球翼装飞行的最快速度已经高达289公里/小时,这一成绩的创造者是一名欧洲教练,雅诺。”
  欧美学飞:考驾照一样简单已是滑翔伞飞行员的张树鹏,在今年1月前往美国学习翼装飞行,并在3月15日有了自己的翼装飞行第一跳。“在国外,学飞行的人非常多,学飞行真的就像是在国内去驾校学开汽车一样,这么容易这么简单。”不过并不是每个跳伞中心或飞行培训中心都有培训翼装飞行的资质,“美国可以学习翼装飞行的中心大概有10多家,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几家。”
  “翼装飞行有严格的要求,但就像没有驾照也开车上路一样,在没有人查的时候,存在很多野飞的情况。”据张树鹏介绍,“就在去年,瑞士有户人家,一个月内他家院子里掉下来6个人。确实有一些技术并不是很成熟的人,在硬性要求没有达到时,进行野飞。”
  飞行费用:学费不贵装备贵张树鹏说跳伞或是翼装飞行培训费并不是特别高。“一般交给培训中心或学校3500-5500美元的培训费;请教练大概500美元一天;进行风洞训练一小时是800美元左右;每跳一次要买机票,机票是25美元。”相对而言,装备费用要高一些,“翼装,降落伞,头盔,报警器,高度表……这样全套下来一般是10万人民币左右。 翼装的级别分得很细,在制作前,会量腰围、身高、臂长、手腕等10个不同位置的尺寸,完完全全按照每个人的身形进行量身定做。”
  专业选手:国内只有两人目前,提到国内的翼装飞行,被提及的飞行员只有徐凯和张树鹏。张树鹏说,“翼装飞行毕竟是个很小众的运动,我到最近才知道,国内就两个人。”谈及原因,张树鹏认为,“国内还没有国外那样的飞行的环境。国内很多省份都有航校,比较有名的有安阳航校、湖北航校等等,这些航校也有飞行、跳伞项目,但并不对外开放。当然,目前这些航校暂时还没有翼装飞行项目。”没有硬件设施,更别提救援机制、意外保险和商业等软件设施了。

  如何赔偿
        中方只提供场地无赔偿责任从10月8日下午3点钟事发,一直到昨天上午9点左右,张家界搜救队伍才在天门山峡谷中找到了匈牙利翼装选手维克多的遗体。据悉,由于参加此次翼装飞行的极限选手均在国外有高额投保,张家界当地组委会应该不会承担经济责任。据有关人士透露:按照常规,国外保险公司的赔 偿 数 额 ,将 达 到600-700万元人民币左右。
  昨天中午12点30分,翼装飞行队员为维克多举行了哀悼仪式,他们将鲜花扔下维克多遇难位置的山谷后,进行了1分钟的默哀。据悉,参加翼装飞行的队员之前都与世界翼装联盟签署了免责协议,而且投保都是在国外,所以死者和中方之间不存在赔偿问题。天门山景区已经在联系死者家属,因为时差原因暂未联系到。昨天只是通知其家属他发生了安全事故,今天则准备告诉他们维克多死亡的消息。
  此次翼装飞行世锦赛是由三方合作进行的,天门山景区当地有关方面只是提供场地,一家国际化大公司提供赞助,而世界翼装联盟负责组织实施。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有关人士介绍,事故发生时,世界翼装联盟正在负责现场的竞技组织,当发现侧风很大时,世界翼装联盟的技术人员应该及时终止试飞。所以,世界翼装联盟应该承担部分责任。
  此外,国内翼装飞行第一人徐凯已经在昨天抵达张家界。在第一时间获悉匈牙利翼装飞行队员维克多遇难后,徐凯一直心情沉重,并因此不愿意就此次飞行事故接受采访,他只是解释称:“张家界是一个翼装飞行好场地,遗憾的是我至今没有在此飞过。”他还表示:“虽然翼装飞行风险很高,但对于翼装飞行人员而言,我们没什么恐惧感,风险是可控的。就像一个会开飞机的飞行员,对飞机有自己的安全感。”

  慧择提示:跳伞运动本来就是属于高风险的体育运动,我们在为这个年轻生命扼腕叹息的同时,慧择也提醒大家,从事高风险的运动一定要记得给自己买份保险,不仅是为自己增添保障,也是为家人增添一份安心。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