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幸福被无情碾碎 车祸赔偿款却迟迟拿不到
幸福被无情碾碎 车祸赔偿款却迟迟拿不到
  【摘要】随着机动车迅速增多,大大小小的车祸悲剧几乎天天在上演,无数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碾碎。受害者家属一方面要承受亲人死伤的巨大悲痛,另一方面还要经历复杂的车损索赔程序。可是,车祸赔偿哪有那么简单啊?走上车祸赔偿索赔道路上的人越来越多。
         每天不到3毛钱,涵盖意外身故/残疾及意外医疗,让您轻松抵御风险!
  意外肇事者不露面 家庭欠下大笔债款
  “肇事者要是能支付4万元,让我先出院也好啊。”家住城阳的赵昌吉说道,今年1月4日晚上7时许 ,他开摩托车带着朋友吕田安去即墨店集镇办事,在温泉镇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轿车撞倒,导致两人左腿均粉碎性骨折。吕田安左腿三处骨折,差点截肢。两人都是农民家庭并不富裕,两家东拼西凑筹到9万多元基本上都给吕田安治病了,赵昌吉所花的4万多元医药费自己只掏了3000元,还欠了医院近4万元。
  “我们连春节都是在医院里过的,而事故发生后,司机只来了一次,给了6000元,之后就不露面了。”赵昌吉说,实在找不到肇事者,只能向法院起诉申请强制执行了,但最少需要3个月的时间,何况起诉费、律师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总不能让我在病床上再等三个月吧?”赵昌吉非常无奈。

  6口之家面临“断奶”
  “4个孩子3个读书,现在又被莫名其妙地撞伤,今后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躺在病床上的张福兵嘴角微微蠕动两下,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似乎有很多想说的话却无法吐出半个字;坐在病床旁边的妻子刘女士轻抚着丈夫被撞断的右手,眼睛无神地望着窗外。
  张福兵夫妇俩带着3个孩子几年前从昭通市盐津县来昆打工,春节前刚刚添了第四个孩子的全家暂住在菠萝村。车祸发生时,张福兵来到东风广场旁边的公交车站,等待从昭到昆刚从火车站下车的女儿,父女俩相约在东风广场相遇回暂住地。
  “女儿还没有到站,他却先昏倒过去!下车后的女儿看到后吓得大哭,整个晚上都不敢睡觉”。据了解,40岁的张福兵目前在一家建筑工地做活,是整个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4个孩子有3个读书,最小的孩子还处于哺乳期间;医院诊断认为,40岁的张福兵左尺骨骨折、头面部撕裂伤。张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整个头部被纱布绷带固定,连话都说不出来。“全家的顶梁柱都跨了,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啊!”刘女士显得忧心忡忡。

  慧择提示:车祸赔偿之路艰难而又坎坷,一些肇事者家庭本来就苦难,一时间很难拿出巨额赔偿款。而有些肇事者却能躲就躲、能拖就拖甚至宁愿坐牢也不赔钱。车祸赔偿款拿不到怎么办?走法律途径还是另辟他径?法律上的漏洞是不是需要修补、社会救助体系是不是也有待完善?这是无数受害者关注的问题。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