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银行为何暂停房贷
银行为何暂停房贷
  【摘要】近期,有消息说银行开始暂停全部房贷,真的是这样么?银行为什么要暂停房贷呢?原因在哪里,什么时候会开始重新启动房贷呢?

  银行急刹车房贷全线收紧 "钱荒"或进入第二季
  在经历过6月“钱荒”之后,“银行季末钱紧”再次挑起了人们脆弱的神经,停贷再次回到市场的视线之内。由于额度极其紧张,往常要到年底才逐渐收紧的信贷额度已经从9月下旬开始猛然踩住了急刹车。
  从9月6日以来,反映银行资金面变化的shibor(同业拆借利率)全线品种开始一路上行。以隔夜利率为例,从9月6日的2.95%上涨至3.56%,以1个月期利率为例,从9月6日的4.48%一直飙升至18日的5.91%.在经历过6月“钱荒”之后,“银行季末钱紧”再次挑起了人们脆弱的神经。与之相印证的是,停贷再次回到市场的视线之内。由于额度极其紧张,往常要到年底才逐渐收紧的信贷额度已经从9月下旬开始猛然踩住了急刹车。
  “现在房贷申请,放款最少在1个月以后,也许时间更长,这个我们没法向您保证。”购房者陆先生在银行面签贷款时,得到了如此说法。事实上,遭遇银行停贷的,远不止房贷这一项。
  一位股份制银行北京分行零售信贷部负责人对媒体人坦言:“这并非个例,各家银行状况都差不多。从分行来说,虽然贷款审批业务正常进行,但现实情况是,今年额度总行控制数量非常严格,导致新增贷款额度大大不及贷款需求,所以排队等额度、等放款的情况愈来愈明显。”

  房贷全部停了?
  “一直在说停贷,都是谣传。从北京地区来说,是从中秋前一周才开始普遍叫停的。”上述股份制银行负责人对媒体人表示,本月前期贷款额度并没有如此紧张。他同时透露,目前该行对信贷额度控制开始非常严格,预计到月底,信贷额度都会十分紧张。
  据该负责人介绍,在去年年底,监管部门就要求部分商业银行控制项目贷款、固定资产类贷款,“今年虽然这类贷款还在放,但新增贷款已经非常少。”
  媒体人近日以客户身份走访了北京国贸、三元桥、慈云寺以及十里堡周边几家商业银行,以华夏银行为例,其下属支行人员的答复是,房贷全部停掉,而个人经营贷款还可以试着向分行报一下。
  另外,包括民生银行 、兴业银行在内的数家股份制银行均表示:“房贷现在基本不做,往上报分行可能也批不下来。”而城商行包括南京银行 、杭州银行则明确表示,“房贷全部停贷,到月底不再接受新增。”
  一家国有银行支行网点工作人员坦言,贷款申请还是正常走程序,但分行什么时候批什么时候放款,最快也得10月底了。他同时表示,现在房贷放款需要在分行系统内登记排队,如果资料齐全、审批顺利能够一个月拿到款项,如果一直无法在系统里排上队,放款时间就难以保证。一般来说,城区房贷放款用时较长。
  “申请贷款的卷宗已经堆积如山了,每天往分行跑就是协调关系看能批几笔就批几笔。”据上述国有银行下属支行对口个金业务员工小许介绍,“从中秋节前一周开始,口头接到分行通知,暂停接受包括房屋类贷款(首套、二套)、消费类贷款、经营类贷款的审批。”
  而对于提交到分行的贷款申请,“一个贷款申请要好几道审批程序负责人签字,各支行信贷员为了尽量争取点额度,都会打点最初几个审批负责人。”小许告诉媒体人,所谓“打点”,说白了就是“好处费”,但在分行相关人士那里就变成了“加急费”。
  “一笔单子如果要加急至少1000元。费用由贷款人承担,即便收了加急费,贷款最终也可能不顺利。”小许告诉媒体人,这都是行业“潜规则”。

  至此银行“停贷”从传闻变成现实。
  媒体人采访了解到,各银行总行已经给分支行下发信贷投放限额,并且与往年按季度调控不同,今年总行将按月度控制分行新增信贷贷款投放规模和节奏,而一些银行更是对信贷额度、存贷比等多项指标进行严格监测。同时,从多家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来看,今年总行给出的9月份信贷额度基本比去年同期减少10%或以上。

  银行口径矛盾
  蹊跷的是,对于“停贷”一事,银行总行、分行至支行的内部说法并不一致。
  “原则上没有停贷,审批工作正常进行。”某股份制银行北京分行分管信贷审批的负责人向媒体人澄清,与上半年相比,从三季度开始,银行信贷投放的确减缓,“由于多数银行在上半年就完成了全年厘定的贷款指标,三季度放款很正常,可以理解。”
  以涉房贷款为例,央行数据显示,上半年金融机构新增房地产类贷款1.3万亿元,同比多增7326亿元,增量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27.1%.对比2012年全年,金融机构房地产类贷款增加1.35万亿元。“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的涉房类贷款几乎与去年全年相当。而在这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几乎占到80%.”上述分管信贷审批的负责人坦言。
  “目前不是‘停贷’,只是进行合理必要的风险资产调控。”浦发银行北京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信贷投放已经力度很大或者已经完成全年贷款目标的行业会有适当的限制;对于国家产业政策支持、产业前景良好、资质良好的客户则会继续进行贷款支持。
  一家国有大行信贷条线负责人解释称:“从三季度开始,银行的审批条件变得苛刻,如果评估下来贷款风险高就主动退出或者暂缓审批;另外,停止给客户利率优惠,现在能享受基准利率的客户也很少,贷款要求比较急的客户我们要求有一定的利率上浮,最少也是10%.”
  问题是,面对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如火如荼、房价居高不下的现实,多年被称为优质资产的按揭贷款业务,商业银行为何退却了?其个中原因究竟何在?
  “一个原因是因为其带来的收益有限,以房贷来说,首套房一般基准利率、二套房利率通常也就是上浮个10%.而对比小微企业贷款可以上浮20%—30%,相对而言房贷业务利润实在太小。”小许坦言,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经历过6月份“钱荒”之后,银行再次面临流动性季考。

  Shibor异动真相
  钱紧不紧,最先感知的是同业拆借利率(shibor)。
  据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9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除了6个月以上期限利率尚未变动之外,其余期限利率均出现上涨;其中,2周期限利率上涨29BP,达到3.93%;同时根据历史数据显示,2周拆放利率在9月下旬会出现持续跳高上涨的局面,隔夜、1周以及1个月等拆放利率分别上涨6.4BP、16.6BP以及7.7BP.同时,回购利率也逆势大涨。根据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9月18日,质押式回购一周以及两周利率分别上涨了37BP和36BP,维持在4.04%和4.1%.“并不像想象的那么严重。银行流动性紧缺这类情况季末、年末都会发生。”一家国有大行资金交易员告诉本报媒体人,并不是说银行真的缺钱,只是暂时会出现某银行未及时还上头寸或者只是时间上的拖延。
  事实上,“银根”趋紧的背后既有周期性原因,也有监管因素和外围市场的影响。
  建设银行研究员赵庆明认为,季末市场流动性的宽紧,是取决于央行对于市场流动性的投放的操作,但是通常月末资金的价格肯定会比月初以及月中高,这是在每个季度末都会出现的情况。
  从监管角度来说,央行则在持续进行逆回购操作。据本报媒体人统计,仅9月17日当周,央票到期量为40亿元,逆回购到期量为200亿元,央行进行80亿元逆回购,相当于从市场回笼80亿资金,事实上央行已经从5月底连续3周从市场净回笼资金。
  “央行试图向市场传输维持目前这种紧平衡的资金状态,不希望市场流动性过于宽松。”一位银行受访人士坦言,在4月中旬债市稽查风暴之后,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债券市场的监管,使得机构季末因风险资产占用过多而需要资产出表的压力陡增,进而加大了市场对于月末资金面紧张的预期。
  从外围金融市场来说,目光聚集在美国收缩QE规模上。上述受访银行业人士坦言,“这也影响央行在流动性上的操作,但随着市场的变动,也出现了一些缓解季末流动性趋紧的积极因素。”
  事实上,面对银行季末流动性压力,央行的态度是,将用更多工具调节银行流动性。“曾在上半年崭露头角的央票等工具,有望在下半年继续担当主要角色。”央行如此表示。
  “而信贷资产证券化最直接的一个好处就是改善商业银行的流动性。”一家国有大行信贷条线业务负责人告诉媒体人,一来可以拓宽投资者可交易的品种,提供多元化的资产组合管理工具,同时能够降低银行的资产质量风险,并能创造性地产生盈利。
  据测算,到2020年,中国资产证券化规模为8万亿元到16万亿元;其中信贷资产证券化存量有望达到6.56万亿元-13.12万亿元,约占资产证券化产品的82%.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曾在接受本报媒体人采访时坦言,“信贷资产证券化可将不具流动性的中长期贷款移到表外,同时获取高流动性的现金资产,从而优化银行资产负债表,有效改善银行资产的流动性。”
  8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扩大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资产证券化试点扩容消息一出,国有银行做好准备参与试点。
  事实上,银监会已着手启动第三轮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而额度初定为2000亿元。一位接近银监会的消息人士透露:“相对整个银行业约69万亿元的贷款规模而言,额度不算太高,可能仅相当于中长期贷款的0.5%.”
  即便如此,对于未来受访业内人士的观点是,随着交易系统的完善和机构投资者渠道的扩大,可以逐步放开额度,而信贷资产证券化必然是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金融改革的重点。

  慧择提示:银行暂停房贷一事,各大银行说法不一,不过对于银行停房贷一事,很多人士认为主要是各大银行为应对再一次到来的“钱荒”现象。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