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银行卡为何被盗刷
银行卡为何被盗刷
  【摘要】随着银行卡的普及,大家几乎都有一张或多张银行卡,但是相应的,银行卡被盗刷的案例也越来越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如何防止银行卡被盗刷呢?是所有消费者们关心的问题。

  自己在家中,卡在老公身上,但是卡里的钱却被转走了15000元。这是家在北京的侯小姐上周三的遭遇。

  类似侯小姐这样遭遇银行卡盗刷的人越来越多,银行卡盗刷案件频发,让持卡人对银行卡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媒体人深入调查,与各方黑卡商接触,挖出潜藏在银行卡盗刷案件后“窃取信息—制造伪卡—盗刷套现”的银行卡盗刷产业链。从趋势上看,目前银行卡盗刷的犯罪手段也正出现高科技、集团化、专业化、规模化的特点,一些犯罪活动甚至出现了公开化、产业化的现象。深圳市公安经济犯罪侦查局一大队大队长刘育全在接受媒体人采访时表示,导演这场让资金去无踪的“江湖大盗们”具有一些明显特征:他们分工明确,具有较强的地域性,常常是老乡结伴作案,互相传授作案手法,常见师傅带徒弟的作案组织。

  原有的磁条卡可以轻易被复制是银行卡盗刷案频发的一个技术漏洞。此外,随着一些金融工具的升级,银行卡盗刷案件中也出现新的作案特点,部分不法分子开始利用第三方支付终端等工具漏洞进行作案。

  卡不离身,钱没了
  已经5天过去了,北京的侯小姐至今搞仍不清楚,到底自己卡里的15000元被转到了哪?
  11日晚上8点51分,在家哄小孩睡觉的侯小姐突然收到短信,显示她在一家国有银行的储蓄卡汇款转出了2笔钱,每笔50 0 0元,一分钟后,又收到一条短信称,再次被转出了5000元。
  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内,她卡里原有的15500就只剩下500块。“这肯定不对。”侯小姐的卡在老公身上,而这个点她老公肯定不会转账的。侯小姐心里打了个寒颤,立马给老公打电话。“并没有进行任何操作。”老公的回复让她马上意识到自己正遭遇新闻里常播的银行卡盗刷。
  隔日,侯小姐来到发卡行,在反复交涉后,银行交给侯小姐三个民生银行的账号,告诉她那15000元分别转到这三个账号。至于账号属于何人何地,侯小姐一无所获。如今警方已经立案,侯小姐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警方破案,以及银行给出合理的说法。
  银行卡被盗刷似乎已成为每个人都可能遭遇的事情。侯小姐告诉媒体人,就在她去报案的同一时候,一个小伙子也到派出所报案,11日凌晨,他卡里27000元就在他睡觉时被窃取一空。“以前都觉得这种事情是电视里的、新闻里的,结果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晓得是真实存在。”侯小姐仍不住感慨:“银行卡越来越不安全了。”
  类似蹊跷的事情也发生在广州的何小姐身上。
  去年五一长假,何小姐一家前往马来西亚度假,就在回程的最后一天,她接到一个广州固定电话来电,自称是交通银行工作人员,告知她:“你的信用卡出现异常,需要进行身份确认。”“肯定是骗子电话。”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觉得不可能,因为“信用卡就在手上”。于是何小姐没有细问便将电话挂掉。
  可是,当她回到广州后,再次接到前述固定电话来电,告知由于发生异常行为,何小姐的卡已经被封存。由于卡仍在自己手上,何小姐认为这并不可能。可是,当她拨通银行的信用卡热线时,电话那头证实,就在她在马来西亚度假期间,信用卡透支了近2万元,刷卡地点是深圳一个商户。“人和卡都在国外,卡却被盗刷了。”何小姐说,以前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而实际上,如今在我们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着类似“卡不离身,钱没了”的案件:
  2013年5月16日,广东湛江的李小姐被盗刷1500多元;7月12日,广东韶关的邓先生被盗刷1000元;8月1日晚,广州于先生信用卡被盗刷逾10万元。
  广州一位相关领域监管人士曾在接受媒体人采访时表示,目前类似的案件呈现高发状态。据其透露,去年前两个月,某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在广州地区的日均发案数达到1.6宗。而媒体人从深圳市公安经济犯罪侦查局一大队获得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深圳市银行破案14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46名,挽回经济损失5000余万元。深圳市公安经济犯罪侦查局一大队大队长刘育全表示,相较而言,经济活跃的地区,由于社会持卡量比较大,PO S等机具较多,相应的案发量也比较大。

  盗刷三部曲
  明明卡就在自己手中,钱怎么就不翼而飞了呢?
  “实际上,你的卡已经不只在你手里了。”对于上述银行卡盗刷案件,刘育全告诉媒体人,这类案件中虽然持卡人都拿着卡,可实际上,卡内的信息已经悉数被复制,取走卡内资金的是一张和持卡人手中几乎一致的“伪卡”,也就是俗称的“克隆卡”。
  刘育全解释,银行卡被盗刷案例,通常由“窃取信息-制造伪卡-盗刷套现”三部曲构成,而犯罪分子要进行盗刷需要拿到的两个东西是卡的信息和密码。
  实际上,要获取当前市民手中持有的磁条卡信息可以说是轻而易举,“轻轻一刷,一秒钟的时间,卡里的信息就被读取了。”刘育全表示,犯罪嫌疑人一般会通过读卡器在刷卡的过程中盗取银行卡上的信息。
  媒体人发现,刘育全提到的银行卡读卡器并非很复杂的工具,甚至网络上就有贩卖。从网络搜索结果看,由于“银行卡复制器”频频被媒体曝光,现在在网上搜索“银行卡复制器”,已经很难找到网页链接。不过,当以“银行卡解码器”进行搜索时,立刻就发现不少网站,这些网站一般名为“X X技术公司”。
  媒体人先后和其中多个卖家进行接触,一条完整的银行卡盗刷产业链条逐渐浮现。
  一家自称位于天河区的广州焱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媒体人,银行卡信息在圈内被称为“卡料”,而要获得“卡料”只要买一台读卡的机器和一台写卡的机器即可。据其发给媒体人的“产品”图片看,读卡器的形状与普通充电器相似,比普通U盘稍大。上述该公司工作人员向媒体人介绍,直接把银行卡在读卡器上刷一下,然后用写卡器把信息通过软件导出来,操作极其简单。他称,这一套机器售价2500元,能读出所有银行卡的信息。卖家拒绝见面交易,称只接受通过支付宝[微博]或者转账提前支付100元订金,然后货到付款,买家收到货付了款后,卖家会通过远程的方式提供详细的使用教学。
  一家地址显示为上海浦东、名为“宇兴科技”的公司提供了更加完整的信息。该公司专门出售银行卡复制器。复制器全套包括复制器、C V V软件、采集器、微型无线摄像机、空白卡、数据线、产品使用说明书和视频指导光碟,售价为9000元。当媒体人表示“技术太过复杂时”,卖家打消媒体人的顾虑称:“操作极其简单,只要有初中学历的人就会操作。”
  他表示,磁条卡存有三轨信息,只要把这三轨信息通过电脑软件复制到空白银行卡里,银行卡就被复制了。而他表示,购买了他们的设备后,先把采集器装在预先设置好的卡口内侧,然后把卡口套在取款机的插卡口处,任何银行卡只要经过这个卡口,就会把卡里的信息记录到采集器上。“再配上微型无线摄像机就可以获取银行卡的密码。”卖家宣称。
  “这样子你就可以使用原卡里面的现金了。”卖家极具煽动性地介绍称,这种复制器可以装在A T M上,或者饭店、商店、娱乐场所的一些PO S机上。媒体人甚至在卖家提供的资料上看到其发布的一些寻求饭店、商店、娱乐场所合作伙伴的宣传信息。
  事实上,为了完成银行卡盗刷的第一个环节,不法分子可谓费尽心思。从广州警方今年上半年公开披露的此类案件看,目前为了获取“卡料”,一些犯罪分子甚至进行长期“潜伏”,如在今年广州市海珠警方破获的作案团伙中,有团伙成员潜伏进高档酒楼当服务员,使用微型侧录器窃取客人银行卡信息,再让同伙在粤西老家制作克隆卡,刷卡套现。也有夫妻搭档作案:妻子潜伏酒店在前台收银,获取银行卡信息给丈夫制作克隆卡。而此外,也有部分商家和不法分子相勾结,为盗刷团伙盗取银行卡信息提供渠道,从而获得相应的报酬。

  谁偷走了我的钱?
  获得卡料只是第一步,最核心的是读卡和制卡的过程。而媒体人发现,目前上述盗刷三部曲已经出现独立的产业链,还有一些人专门“兜售”伪卡。
  一位自称来自山东的卖家向媒体人“兜售”高额度信用卡和具有存款额度的银行卡。而上述“宇兴科技”向媒体人兜售的另一项业务也是现成的克隆卡。
  卖家称,这种银行卡主要以工行、农行、建行三个银行的卡为主,价格为五万以上十万以下金额的卡,出手价格是以卡金额的12%计算价钱,十万以上,则一律以卡金额的15%计算价钱。
  而套现则是银行卡盗刷的最后一个环节。在与上述卖家的聊天中,媒体人以急需钱的名义让卖家介绍一些快速套现的地点,卖家则简单提到一些专门做套现的商铺和地下钱庄。媒体人看到该公司的Q Q空间了解到,该公司从事这种行业已经有三年以上,在其空间里可以看到该公司有不少的老客户,卖家也承认他们回头客很多。
  套现一般会选择一些PO S机或者是金银店购买贵重物品等方式进行。而从近期警方破获的一些案件看,一些犯罪分子为了获得更大金额的资金,会通过“养卡”的方式密切留意账户余额,当发现资金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才伺机用克隆卡转账套现。此前佛山的一个盗刷案件中,犯罪分子在看到克隆卡中有40万元存款仍不满足,在等到卡中资金达到600余万才开始进行套现。
  广东东方衡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志华亦告诉媒体人,在他受理的案件中,也出现过类似的案例,一名持卡人的卡数年没用,可是在卡中打入200多万元资金后,很快就被犯罪分子洗劫一空。
  而与“养肥”套现相反,部分犯罪分子则采取小额度盗刷的方式。一位持有一家国有银行储蓄卡的被盗刷市民告诉媒体人,他的一张卡曾在3天之内被盗刷13次,累计盗刷金额仅900元,极其不易被察觉。对此,刘育全也表示,小额盗刷是过去半年来新发案件的新特点。
  而在整条盗刷的产业链中,媒体人留意到,有些PO S机商家,尽管自己不盗刷,但常常因利诱惑,为不法分子提供渠道,获取一定比例的提成。
  除了分工明确,刘育全告诉媒体人,在上述银行卡盗刷的三部曲中,跨区作案成为新发案件的另一个重大特点。他介绍,犯罪分子团伙出现了甲地盗取银行卡信息、乙地制造伪卡、丙地套现的分区域作案的情况。“深圳由于PO S机比较多,出现较多的是套现活动。”他指出,跨区加大了案件的侦破难度,也不利于对此类犯罪活动的根治。
  据悉,今年6月深圳警方破获的“816专案”中,三组犯罪团伙分工明确,构成一个完整的盗刷卡产业链,分别隐藏在国外、深圳以及港澳地区进行银行卡盗刷活动。其中,一批人在国外窃取到境外人士的国际信用卡信息,然后交给窝点在深圳的犯罪分子制造伪卡,最后利用外籍人员在香港澳门购物,然后把货物卖了变现。深圳警方联手境外警方,从窃取信息和套现两部分着手,共缴获了1万多张伪卡。

  第三方支付成为作案工具
  媒体人在调查采访中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第三方金融机构合法化,盗刷的方式已经有了新版本。
  据深圳市公安经济犯罪侦查局介绍,经过过去几年的专项行动,目前有关银行卡犯罪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今年银行卡风险也有了显著的下降。数据显示,深圳市的银行卡受理市场可疑欺诈交易金额从2012年一季度的3354 .26万元逐步下降至2013年第二季度的2212.14万元,下降幅度达到34%。
  刘育全表示,前几年,犯罪分子的主要手段是在柜员机卡口安装窃录器,大运会期间,深圳警方加强了对类似案件的打击,并与银行沟通,加强了A T M的安全措施后,此类犯罪手法在深圳几乎绝迹。但他们发现,随后,盗刷案件的“卡料”开始转向歌舞厅等娱乐场所并蔓延至餐饮等其他消费场所,作案手法变得更加隐蔽。而过去半年,他们发现新苗头,犯罪分子盗刷银行卡有了新手段—利用更隐蔽的第三方支付金融终端。
  据深圳市公安经济犯罪侦查局介绍,去年11月底,郑女士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一条银行短信,提示她的工资卡在河南省某柜员机上被刷走了三千多元。郑女士立即打电话向银行查证,短信中的情况得到银行方的证实。和很多被盗刷的持卡人一样,郑女士百思不得其解,因为自己的银行卡从未离身,密码也未曾泄露。
  在接到郑女士的报案后,深圳警方立即立案调查。而让警方感到奇怪的是,接连三天当地派出所接到数十宗银行卡被盗刷案件,被盗刷金额大多为几千到几万元的小额。经过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的连日调查,他们发现被盗刷的银行卡都曾在“金融终端”进行过转账、还款、缴纳水电费等操作,随后短时间内,卡里的资金就在河南、山西等地被盗刷一空。而这些终端机都是由同一个品牌的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以合法的手续进行安装。
  经过调查,警方发现,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某海利用假身份证,入职某第三方金融服务机构并负责该公司在龙岗、龙华区域金融终端机的检测和维护。其间,其在坂田、观澜等地的便利店、超市等消费场所安装了9台终端机,随后假借需要调试的名义,陆续将9台终端机拆下,私自加装了银行卡信息采集器,并最后将有“猫腻”的终端机装回原位后,坐等别人落入“圈套”。
  “第三方支付等新兴的金融机构在加快产品研发和市场布局的同时,也应该注重消费者的安全问题,不应该为不法分子提供犯罪的漏洞。”刘育全指出。

  谁的责任
  在出现银行卡盗刷后,谁该为盗刷负责成为案件发生后持卡人最关心的问题。
  陈志华认为,对于未破案的银行卡盗刷案件,目前的责任认定在银行和持卡人之间形成了较大的分歧。持卡人钱存在银行,银行有代为保管的义务,而银行方面则往往认为,在无法查明的情况下,没有证据证明是在银行的环境下丢失密码的,持卡人也应该承担密码保管不力的责任。
  “举证是谁的过错成为目前该类案件判决时的主要依据。”陈志华表示,通常法院会根据所提供证据的差别来认定银行与客户的责任,银行的责任主要在于假卡消费能够通过其交易系统完成,属于资金监管安全的过失,而客户的责任主要在于密码的设计和使用不当导致被他人所窃取。
  而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培启则认为,在银行和持卡人之间其实已经形成一定的义务,资金安全的监管是银行一项很重要的义务,银行应该对客户的损失承担责任。因此,他认为,只要银行无法证明持卡人出现遗失密码的过错,都应该由银行进行赔偿。
  陈志华介绍,不同法院、不同的地域对于该类案件的责任认定方式也有所区别。在很长一段时间,在双方均无法举证谁承担主要过错的情况下,广东的各级法院一般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判决,银行和持卡人各自承担50 %的损失。不过,去年针对此类案件频发,广东省高院和银监对外公布三大银行卡民事纠纷典型案例,并对“克隆卡”纠纷明确两点原则:只要是克隆卡,银行须担责一半以上,无密码信用卡若用户保管不善也应担责。“现在有些案件银行承担的责任已经可以达到70%,甚至全责。”陈志华表示。

  芯片卡遭遇成本困境
  在多方采访中,媒体人发现,当前普遍使用的磁条卡可以被轻易复制,无疑是银行卡盗刷频繁的最主要漏洞。
  一家总部位于广州的银行卡供应商相关人士向媒体人表示,磁条卡安全性不高,各类卡,只要带有磁条的,都能做成银行卡,比如说超市会员卡等,只要通过读卡器读出磁条信息,再通过复制器写入空白磁条,就可以“克隆”一张银行卡。
  实际上,磁条卡的安全痼疾早已为银行界所熟知。一位国有银行信用卡部门相关人士向媒体人坦言,磁条卡保密性差,确实很容易被复制。银行卡磁条有三轨信息,只要将这三轨信息通过电脑软件写到空白卡上,就可以复制一张信息完全相同的卡。
  相较而言,正在推行的芯片IC卡则安全系数较高。上述银行卡供应商人士告诉媒体人,芯片卡每次使用的要秘都不一样,这意味着刷一次,信息变化一次,盗刷分子以往利用买“卡料”以及获取密码方式进行盗刷没法奏效。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目前我国已累计发行了超过38.3亿张银行卡,金融IC卡在银行卡总发卡量中的占比为7.2%。刘育全透露,截至目前芯片卡还没有任何犯罪案例出现。
  不过,实际情况是,在芯片卡时代没有来临前,目前正在发行的金融IC卡绝大部分为既有芯片又有磁条的复合卡。这种复合卡既可在完成芯片化改造的终端上通过芯片进行交易,也可在未完成改造的终端上通过磁条完成交易。上述供应商认为,此时芯片卡的功能并没有完全启用,只不过刷卡信息会记录在芯片中,而在防盗刷功能上与磁条卡无异。
  据悉,按照央行要求,2015年国内银行将全部完成金融IC卡取代磁条卡。然而金融IC卡的推广进程并不理想。“如果不是政策任务,银行的动力并不足。”上述国有银行相关人士向媒体人表示。
  前述银行卡供应商相关人士指出,IC卡成本较高是造成银行动力不足的主要原因。“一张磁条卡成本几毛钱,一张磁条卡要20多块钱,差别太大。”对于供应商来说,成本高主要是因为前期的研发成本较高,以及需要获取央行的系统认证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对于银行而言,一旦银行卡升级,大量ATM、PO S机等受理终端也需要相应技术升级,这无疑是一笔巨大花费。
  从目前来看,银行为了降低升级成本,芯片卡价格普遍比磁条卡高。媒体人走访了包括工农中建交在内的国有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中信银行等多家股份制银行以及广州银行、广州农商行发现,建行、中行目前不受理磁条卡直接换芯片卡,市民需要选择重新办卡。上述银行中,除兴业银行承诺明年1月之前市民换卡不需手续费外,其他银行均要收取10—20元的工本费,且若出现银行卡丢失,芯片卡的补卡费用全部高于磁条卡费用,多为15—25元。

  慧择提示:信用卡被盗刷主要原因还在于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被不法分子利用,另外银行为降低成本大都使用磁条卡,所以这一造成银行卡被盗刷的主要原因,如何杜绝这一现象,银行卡持有人需注意防止个人信息泄露。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