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利用待修车形成骗保行为
利用待修车形成骗保行为
  【摘要】近些年我国各个地区频繁发生撞车骗保行为,一些人为制造的车辆损伤和一场不存在的交通事故的后面隐藏着巨大的阴谋。利用待修车辆骗保,已经成为汽车修理行业公开的“潜规则”。

  昌平区京承高速边的一家汽修厂里,一个鬓角剃得精光,头顶留着浓发的年轻修理工正在鼓捣着面前汽车的电路。

  这份工作能为他每个月带来5000块的收入,薪酬不高,却能帮他走上另一条“财路”—瞒着待修车辆的车主,扩大汽车的损坏借以骗取保险公司支付更多的保险费用。

  这名32岁的年轻修理工叫周伟明(化名),这些年来通过制造各种交通事故,获得了丰厚的收入。他没为此感到不安,正琢磨着招些徒弟。

  “我要多赚些钱”,他说,“如果有需要,我会把汽车撞到电线杆上,还会搞些假的追尾事故,十分必要的话,我还能来一次汽车坠沟,当然这需要经验加技术。”

  “撞车手”
  想撞坏哪里就撞坏哪里,损伤效果逼真,自身承受巨大危险
  周伟明在昌平这家汽修厂干了8年,他有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身份:“职业撞车手”。这是出于骗保对车祸现场真实度的高要求,所催生的一个灰色职业。
  8年前,周伟明来到北京,先是在汽修店专门做汽车机电工,6年前开始专门撞车。由于参与撞车较多,撞车效果逼真,他目前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撞车手”。
  “按照老板的要求,基本是想撞坏哪,就能撞坏哪。”对于自己的“撞车技术”,周伟明很自信。
  “变速箱拖底技术”是周伟明的绝活之一。
  “中档车变速箱坏了,修一下要一万多,保险又不理赔”,他说,这种情况可通过制造一场小意外来解决问题。通常,周伟明会找到一个高度适中的水泥墩放在路面上做道具。找好角度之后,一脚油门冲过去,变速箱就漏了。接下来汽修厂拍下照片,向保险公司报案。
  “时速要控制到60公里,还得瞄准位置。”周伟明说,这是个技术活,高速行驶中底盘部遇到水泥墩,车会失控、转向甚至腾空。“有些撞车手开得太快,直接把底盘全部拖烂了,那样就太假了。”
  此外,这种车祸必须一次成型,“底盘受损的车没法开,不可能下次再拖一次。”
  技术再过硬的“撞车手”,仍会面临危险。撞车时除必须系安全带外,还得全身裹上棉被,“特别是上身、膝盖等容易磕着的部位,一定要裹上。”
  “即便你采取了措施,也会经常受伤。”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撞车手说,伪造车祸时,巨大的冲击力会引发安全气囊爆炸。他们经常被弹出来的安全气囊打得流出鼻血。“没办法,为了逼真只能把气囊撞出来。换一套安全气囊1万多,这也是汽修厂的利润。”
  撞车手,通常按次收费,一次500。服务内容涉及撞保险杠、大灯、水箱等“简单活”。一旦涉及“拖底”这样技术含量高,并有一定危险的撞车,他们还会要求提成一定的保险费。
  周伟明拒绝透露自己的收入状况,但他承认,靠这些年撞车的收入,他在昌平区购置了一套房子。
  即使是一名熟练的撞车手,周伟明的撞车生活依旧充满风险。
  有一次,一个老板要求他伪造汽车坠沟现场,差点要了他的命。
  “给我3000块钱,让我把车开进一个深沟。”他说:“车整个都滚进沟里,四脚朝天,虽然把车辆撞报废的目标是达成了,但我自己也被直接撞晕在了车里,之后在家养了一周的伤。”
  还有一次,他开车撞电线杆用力过猛,足球粗细的电线杆铡刀一样倒了下来,差点把他砸死。
  “他吓坏了,脸白的纸一样。”周伟明当时汽修厂的一个同事说,“后来我们请了一顿三千里烤肉给他压惊。”

  被撞死三次的人
  行业竞争激烈催生骗保江湖,撞车骗保引发多宗离奇案件
  “谁都这么干,要不汽修厂就没钱赚。”周伟明说,北京的汽修厂太多,行业竞争激烈利润微薄,如果不这么“玩命”,就会被市场淘汰。
  2007年,北京保险行业协会曾对外公布,在2006年11月22日前的100天里,北京市共有近200家汽车代理厂和代理机构被查出涉嫌骗保作假。
  中国人寿、中国平安的工作人员介绍,像周伟明这样榨取保险公司保费的现象,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出现了。
  当时,骗保的人仅是划几下车漆,用来骗取赔偿。但没过多久骗保的花样就多了起来。有人开始偷换车上零件,有人开始制造虚假交通事故,还有人一把火烧掉投过保的汽车;甚至曾有人在一年内制造336起交通事故用来骗取保险公司的保金近百万。
  “大概每十起汽车保险中就有两到三起存在骗保。”北京保监局2004年发布统计数据显示,2003年北京各财险公司共计23亿元的车险赔款中,有20%-30%属于欺诈。
  有些骗保的手段就连最老到的保险稽查员也未曾听说过。今年年初,厦门市一个“豪车骗保团”被查,当地汽修厂老板曾某,花500多万,买下4部宝马、3部奔驰,专门用来撞车骗保。
  最离奇的事情发生在重庆。当地一名王姓刑满释放人员,通过伪造死亡证明和交通责任认定书进行了一系列骗保,从山东到重庆。他通常会用交警队的名义向保险公司发函声称,有人在交通事故中丧生,然后再送去死亡证明和火化证。
  王的骗术被揭穿源自他的一个疏忽。他连续三天向三家保险公司声称,自己 开车撞死了人,要求赔偿,随后他将死者的资料送到了保险公司,却忘记了一个人不可能连续三天死亡三次。
  结果警察在调查此事时发现,王提交的材料显示他连续三天在同一个地方先后撞死了同一个人。

  防不胜防
  保险公司设立反骗保协会,定损员提升甄别水平,仍难防骗保
  媒体人从多家保险公司了解到,近年,为遏制频繁的车险骗保,各保险公司相继设立了内部反骗保协会。抽调或雇用了资深定损员及离职的警察,用来打击涉案金额较高的骗保案件。
  27岁的吴斌从事定损工作已经6年,期间揭穿了很多试图骗保的伎俩。
  去年,一辆polo的车头被完全撞进树里,车主说,自己是为了躲摩托车,撞在了一棵树上。按照这辆车所上的保险,保险公司需要支付5万多元的赔偿款。
  “但这一切发生得太巧合了,像是汽修厂干的。”吴斌到现场后发现,脸盆粗细的树正好沿汽车中线嵌入车体内,两个纵梁丝毫未损。“如果纵梁弯了,车就很难修好,也卖不出好价钱。”
  吴调取了车主和汽修厂的通话记录,事故发生前,两者之间就有频繁通话,并不是他们所自称的之前并不认识。追问下,车主承认骗保事实,与汽修厂双双放弃索赔。
  “要查出对方是否骗保,首先要搞清楚骗保的操作手段。”吴斌将车辆骗保操作手段总结三种。
  其一是人为制造划痕,吴说,这种方式很难被保险公司发现,因而成为大部分“求稳”汽修厂最常用的骗保手段。
  其二为换件骗保。四元桥汽配城的一家汽修公司的修车工谭先生透露,比如一辆奔驰车来修理。修理工会先把未损坏的车灯卸下来,花三千多买个旧的装上,撞坏。然后报损,保险公司赔了一万多后,再把原车灯装上。
  还有一种手段就是虚构事故。吴斌说,车险赔偿中有一项叫“停放中被撞”,意为准备开车出门时,发现自己的车无故被撞,即使没有现场,仍可通过定损获得70%的保险赔偿,这也是不少酒驾追尾的车主为免于处罚,与汽修厂联合骗保的主要方式。
  但并不是每次定损员看出真假后,都能像这样拒赔。“很多时候明明知道是故意撞车,但对方一口咬定是事故,我们也拿不出什么办法,该赔的也只好赔了。”吴斌坦言。
  中国人保北京分公司理赔事业部总经理助理唐先生对吴斌的说法表示认同。他说,汽修厂故意扩大损失,最难防范。

  数十亿的损失
  保险业频出审核措施,北京等地试点保险人信息沟通机制,未能阻止骗保高发
  事实是,2003年至2006年,短短4年时间,仅因为车险骗保,保险业的损失就达到了28亿元。2007年,占北京90%市场份额的7家保险公司公布的这一数据。
  为了减少损失,保险公司与骗保人员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中国平安保险公司的客户经理刘女士告诉媒体人,针对汽修厂在客户不知情情况下,扩大车辆损失,进行骗保,现在保险公司在电话订险、出险等环节,都会对客户来电进行录音,如果需要出险,都会致电客户确认。
  此外,对于大宗的车险出险记录,保险公司不但会进行核查,还会在必要时联合交通部门进行真车模拟测试。
  若判断有骗保的可能,保险公司的反骗保稽查机构就会像警察一样对车主和汽修厂分开进行“询问”。
  “我们会对他们说,听着,我们调了你们的通话记录”,中国人保北京分公司理赔事业部总经理助理唐先生说,“我说,再不承认,就把你们送到公安局调查”,“如果到了这一步,骗保分子还不‘缴械投降’,那我们也没什么办法了。”
  不断增长的骗保案已经引起了中国保监会的重视。中国保监会财产保监部副主任董波表示,近年来,行业协会做了大量工作,目前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地开始了一些试点工作,这些试点工作主要包括建立汽车保险人的信息沟通机制,从制度上有效地防范一车多赔,骗取保险公司资金的情况。
  尽管近年来保险公司采取严格的审核措施,但骗保情况仍然高发。“去年平均每天能接到2000个电话,一年下来大约会产生60万宗索赔案件,涉嫌骗保的案子超过了20%,数量在10万宗以上。”中国人保北京分公司车险部的张先生说,为了控制骗保,保险公司会向警方求助。

  震惊京城骗保案
  北京警方与北京市保监会扩大合作范围,骗保能否就此终结,形势尚不明朗
  北京警方近年来查办最大的一起骗保案,是在去年一举抓获了海淀区的一个骗保团伙。
  据警方介绍,这个团伙诈骗各个保险公司的费用高达近千万人民币。他们组成了一条骗保产业链—先是由车主提供汽车,再由汽修厂的工人制造假事故,最终出面的是保险公司的定损员。
  为了获得更多的赔偿,上述团伙还购置了几十辆遭遇车祸的奔驰、宝马等名车互撞,借以扩大损失骗取保费。
  此案自2012年至今,已有19人被捕,其中包括车主、修理厂员工、保险公司的定损员。
  一名参与此案的警员说,在这个团伙的办公地点,警员们起获了涉案公章45枚,身份证67个,银行卡760张。“对于不配合造假定损员,他们会拆掉其所驾车辆的轮胎,进行殴打与恐吓。”
  如今,北京警方与北京市保监会展开合作,目前正考虑扩大合作范围,加大对汽车骗保的打击力度。有分析人士指出,这种做法是好的,但远不能解决保险业因欺诈而长期遭受的巨大损失。
  首先,车辆保险诈骗案件大多涉案金额较低,达不到立案标准,使得此类案件行为人的违法成本较低。其次,保险诈骗行为复杂多样,调查取证比较困难。对于涉案金额较小的案件,一些规模较小的保险公司在理赔时,由于人力、财力不足而无法进行详尽的理赔调查;此外,涉案金额较大的案子,不法分子往往是团伙作案,欺诈行为较为隐蔽而难以发现。
  西城检察院一位办过骗保案的检察官说,不少保险公司工作重心都放在开拓客户源,重业绩、轻管理,对投保客户资料、出险资料审查不严格,降低出险理赔要求,使一些不法分子有机可乘。
  今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几家保险公司的定损员聚集在一起,谈论着身边发生的骗保案。他们说,他们准备了很多办法来预防骗保。比如,大幅提高有可疑记录人员的投保金额,再比如,除报警再用起诉来吓唬可疑的索赔者。

  慧择提示:面对这种情况警察机关也是很难够一一解决掉的。不少客户在购车或在汽车修理保养时,大都由汽车维修单位代办了车险,即从出险报案、事后修理到办理索赔一条龙服务为幌子,将客户的身份证、保险单和车钥匙一并要到手里,造假骗赔,谋取私利。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