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受灾养殖户呼吁推出收入损失险
受灾养殖户呼吁推出收入损失险

  【摘要】随着禽流感疫情的不断扩大化,让很多受灾养殖户饱尝损失之苦,相关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保险公司未收到一例保险报案。为什么禽类保险无法补偿禽流感损失?

  近日保监会下发通知,要求全行业切实做好农业保险理赔工作,充分发挥保险的经济补偿和社会管理功能,确保受灾养殖户生产生活的稳定。但据保监会有关人士介绍,截至目前,保险公司尚未接到一起报案。

  保监会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部分省、市已开办了以鸡类为主的家禽保险,2012年全国共承保家禽5.85亿只。但由于家禽保险不享受中央财政补贴,未能像能繁母猪保险那样实现全覆盖,只在地方财政较富裕、愿意补贴保费的省份开办。较早推出禽类保险的江苏,全省2012年共承保家禽9444.02万只,承保覆盖率只有7.95%。

  目前国内的禽类保险,绝大多数都可以赔偿H7N9禽流感造成的损失。以太平洋保险养鸡保险为例,该公司在苏州的养鸡条款列明了禽霍乱、马立克氏病、传染性支气管炎、传染性法氏囊病,新城疫、鸡瘟(A型流感)及其强制免疫副反应;在宁波的养鸡条款则明确保险责任包括因新城疫、禽流感、传染性法氏囊病、传染性支气管炎、鸡瘟、副伤寒、大肠杆菌病、葡萄球菌病、禽霍乱、马立克氏病、传染性喉气管炎、球虫病导致的死亡或集中扑杀。

  因为享受50%及以上的地方财政补贴,禽类保险保费并不贵,养殖户可以承受。安信农业保险公司农险部负责人介绍,上海市禽类保险的保费、保额分很多等级,比如鸡保险,分蛋鸡、肉鸡,肉鸡又分为3月龄、5月龄等。“肉禽类保费1—2元,保额基本覆盖家禽生产的物料成本,包括饲料、人工成本等,根据品种不同大致在每羽10—30元之间。2012年上海共承保家禽3876.72万羽。”这位负责人说。

  承保数量越多,保费越便宜。北京市2012年有8700万羽鸡、2000多万羽鸭参保禽类保险,因而保险的性价比更优据首都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农村保险研究所所长庹国柱教授介绍,在北京,每只鸡保费0.2元,其中政府补贴50%,鸡肉加工龙头企业又负担25%,算下来养殖户只需为每只鸡交5分钱保费,“所以大家都很积极投保,规模以上养殖场基本上都参保了。”

  虽然此次H7N9禽流感疫情首个病例在上海发现,上海市扑杀了相关活禽交易市场的家禽,但保险公司目前尚未接到一例保险报案。不只是今年,9年来,上海市并没有发生过大面积的禽类疫情,只在一些郊区养殖场发生过零星的保险赔案。

  “可能公众对家禽保险的保障功能期望过高了,事实上目前活禽市场的损失是没有保险保障的。”庹国柱教授说,与其他类农业保险一样,保险公司只承保家禽“生产环节”的风险。究其原因,一是赔偿仅限于养殖、种植过程中的物料成本,风险较低;二是可以掌握防疫免疫、控制疫情的过程,风险可控;三是防止投保者给病鸡投保、骗保等道德风险。“如果保障范围覆盖交易环节,那经营风险就太高了你不知道这鸡打哪儿来,也难以预料在运输途中、市场待售期间会感染哪些疾病,所以目前还没有针对市场待售禽类的保险。”庹国柱说。

  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估算,此次疫情已造成中国家禽行业损失近百亿元,波及企业和农户4400余万户,仅鸡苗损失每天就达两三千万元,活鸡损失每天超亿元,许多养殖场连日来一只鸡都卖不出去,新孵化的雏鸡只好“处理”掉,产业发展面临巨大压力和严峻挑战。许多养殖户希望,保险公司能开发出覆盖运输、交易及价格波动的全产业链“收入损失”保险。

  “西方保险发达国家已有这类农业保险。比如在美国,90%的种植类农产品,都参保‘收入保险’,自然灾害和市场波动风险,都可获赔。但我国在这方面还处于探索阶段。”庹国柱介绍,目前国内只有安信农业保险公司在上海一地推出了蔬菜价格保险。

  “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虽不是‘养殖’大市,却是‘流通’大市,农产品消费的体量特别大,确实需要覆盖交易环节的禽类保险。如果这次出险没人管,那市场受挫萎靡,将导致未来供求失衡。”保险专家石先生说。

  在保险业有句名言没有不能保的风险,只有不能接受的费率。意思是,只要保费足够高,不至于让保险公司因大灾大疫赔破,就“这个可以有”。可如果保费太高,养殖户将难以承受。“这就需要政府来算细账,看哪种方式更划算是给足保费补贴,撬起‘收入保险’这个市场分散保险;还是像现在这样,把补贴直接补给宰杀户。”石先生说。

  保险如何覆盖禽类的“收入损失”,专业人士给出两种路线图:

  安信农业保险相关负责人认为,如果禽类交易实施农产品“产地编码”,建立完善的质量可追溯体系,那么开发覆盖运输、交易环节的“收入保险”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可以由原产地保险公司承保,也可以由产地、销售地的保险公司共保。家禽因疫病损失后,或原产地保险公司单独赔偿,或者与销售地保险公司共担损失。如果查明人为故意造成疾疫,保险公司还可以向责任方进行追偿。”

  庹国柱教授则认为,中国历来有宰杀活禽“吃鲜”的传统,所以有禽类在市场感染疫病、商户有损失,乃至传染人的风险;而西方发达国家一般不在交易现场宰杀活禽,省却了很多“麻烦”。禽流感过后,我们应当反思、改变这种饮食习惯。“这样一来,对冷链运输、储藏的风险保障需求就多起来了,保险完全可以在这个环节发挥作用,相对而言,产品开发难度较小,更具现实意义。”

  慧择提示:综上所述,尽管相关部门做了很多应对禽流感疫情的工作,但广大养殖户仍面临着巨大损失无法获赔的局面,针对此种情况,广大养殖户呼吁保险公司推出收入损失险。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