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郑秉文在第十届北大赛瑟论坛上就年金问题发表演讲
郑秉文在第十届北大赛瑟论坛上就年金问题发表演讲

  【摘要】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今日参加了在北京大学召开的第十届北大赛瑟论坛,在“中国养老年金市场发展”高层对话中发表演讲,小编现将发言实录整理如下:

  我参加这个会特别高兴十分钟,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准备,因为我正好这个礼拜和上个礼拜特别的忙,我只能头一天晚上准备第二天的。今天这个会我听了特别好,我先说闲话,我听了龙部长的发言,龙部长的发言我听了几次,但是今天他说他是个外行,我觉得今天这个外行说的特别好,好多的内行讲的呢,或者说好的内行的思想,我觉得不如外行,甚至远远不如外行,那么龙部长的讲话两个亮点,第一个亮点是对欧债危机的认识,他认为这里有福利因素,我觉得这是一个政府高官认识清晰的地方。第二个地方就是社会保障,社会保险应该改革,龙部长重提改革,我觉得这是另外一个亮点。

  再一句闲话,我讲一点研究社会保障,社会保险这么多的研究中心,我也都去讲过了。那么北大的团队在我的心目当中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呢?因为大家知道现在研究社会保障,从学术思想讲分两拨,一拨是那样的,一拨是这样的。我喜欢这样的,就是有改革,有市场,这是我这么多年的学习心得,我今天就按照这个讲,这是第二句闲话,北大这个讲坛符合我的口味。

  第三句闲话在我开讲之前呢,我昨天晚上仔细琢磨了这一节高层对话的题目,叫做中国养老年金市场发展,然后我就重新打开电脑看给我发的东西,我一看有孙院长的一封信,她给了我三个思考题,中国养老年金市场的现状和困境,养老年金市场发展的国际经验,中国养老年金市场的未来展望,我就品位发的这三个思考题的滋味,我想知道会议组让我讲什么东西,为什么让我讲这些东西,我就是十分钟,现在说的都不是废话和闲话,后来我想明白了。

  养老年金市场,那么养老不用说了,年金是个什么东西呢,怎么叫养老年金,这个市场不用说了。于是养老年金市场和养老金市场一样吗?是不一样的,断然不一样的,我不管大家怎么理解,应该正确的理解。孙院长给我的这个函我理解了狭义和广义之分,这是毫无疑问的。那么我今天我的发言是狭义的,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的是没有市场,有的必须得有市场,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下面我进入这个正题,我讲年金产品,我们的现状是一个什么现状,中国的养老年金市场现状是个什么现状?中国非常有幸第一支柱可以产生年金,因为你的设计是统帐结合,你的统可以说是一个年金,说年金不是一个产品,是国家提供的是不可能交易的。那么可以交易的是什么呢,能交易的必定是个人帐户统帐结合,你的个人帐户必定应该是这样,非常遗憾个人帐户没有变成年金,一次性发放都没有,帐户是这样的一种设计,这是第一个现状,第一支柱。

  第二支柱企业年金,什么叫企业年金。我们有年金了,应该有年金市场了,对不对?但是还是非常遗憾,它不是一种年金,它是一次性发放的。据我所知发放年金,都是一次性的拿走30万,50万,最多的八九十万,最可能产生年金的这个市场还没有出现年金。于是,有很多的委托人就是非常有意见,就是说如果他回家搓麻了,或者说回家赌博了,回家炒股票了,我企业都是国企建立年金都是国企,国家还得背这个包袱,所以很有意见。第二支柱没有,这是现状二。

  现状三,我们的私人市场,当然了企业年金也是这样。那么说商业保险市场,或者说寿险市场,每年寿险的收入一万几千亿,寿险的理赔支出一千几百亿,可以推算,一千几百亿大约能有上百万人,大约应该有上百个人获得了寿险的产品。那么这里能有多少年金呢,有一部分,肯定有一部分,但是你想数量太多了,一共加起来1300亿前年是这样,放年金多少人,我估计一百万人,在中国泱泱大国13亿人口,这样的一个大国里面,真正的年金市场是多少呢?就是这么一丁点,覆盖人口是一百万,每年支出一千亿左右,第二支柱根本不是年金,你的第一支柱也没有年金,这就是你的现状,第一个孙院长给我出的题现状我讲完了。

  困境:第一个困境是第一支柱,第一支柱困境在那儿?你统帐结合设计的挺好,它要吸收社会统筹部分和个人帐户,二者的长处,男女长的漂亮生的孩子很漂亮,他也高她也高长出来的孩子是姚明,但生出来的孩子很矮,为什么?因为我们不可能,由于种种原因不说了,因为连续9年上调待遇,个人帐户已经模糊了,这是第一个问题。你的帐户可以产生年金吗,什么叫产生年金,产生年金必须是退休的时候,帐户的钱所有余额在一起,到商业保险公司买年金,这个就是年金,拿空帐户到了老板那儿,保险卖吗,没有人卖的,这个时候卖给你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国家,只有国家。国家必须得给你,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帐户变成什么了呢,我们的困难是什么呢?你把这个做实了,真正的可以产生年金,很难啊,中国官员都不这么说,尽管大家已经这么做了。

  第二,实践上不可能,因为你的帐户现在已经统帐二万二千亿了,做实它很难,得几万亿的转移支付,这是第一支柱的困境。

  困境二,第二支柱。第二支柱完全可以采用年金,不管叫第几支柱,你说智利1981年的改革是第几支柱,说着把自己绕糊涂了,就记住强制性基本养老保险,帐户制度和非帐户制度。香港、智利都是帐户式的,加入统帐,凡是有帐户的,做实的多少拿着它去变成年金了呢,有,不多。因为它是强制性的基本养老保险。

  那么如果把它类比我们的自愿型的企业年金制度,没有很高的可比性,如果说有可比性,美国有一部分完全积累制的职业年金,我们叫职业年金叫企业年金吧,我看到的统计数据显示30%年金化的,是真正的年金市场。于是我们固定在哪儿呢,在于我们支柱设计没有考虑到的,我们职业年金我们昨天开的会,热烈庆祝贯彻解读执行23号24号通知,23号特大发行投资范围了,24号是投资管理人可以发行企业年金养老金产品了,欢欣雀跃,但是还是处于一个粗放的初级阶段,我们政策没有考虑到,因为我们比它严峻的这种形势和缺失多的多,谈不到。

  企业年金待遇发放的年金化问题,没有谈到,没有拿到议事日程上来,但是它是重要的,这是第二支柱的缺陷。

  缺陷三,关于第三支柱,就是叫第三支柱,叫寿险,商业寿险,那么商业寿险我觉得它的发展要靠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没有第一支柱靠第二支柱完全自己靠年金产品很难,我讲了三个支柱缺陷,第二点讲完了。

  最后一点未来展望,我有很多的话要说,实际上就一点。我为什么我说龙部长的话很有启发呢,他是外行,讲的比内行讲的好,我觉得这个世界发展,在于他的理念,不在于他懂不懂,官越小必须得懂,我不懂当不了小官了。第三点展望我有这么一个想法,中国的社会保障,因为我是研究社会保障的,商业保险的事我不懂我是来学习的,中国的社会保障必须要注入商业保险的因素,去年9月份6部委发的大病保险引入了商业保险的因素,我觉得是一个进步,有阻碍和障碍应该克服,应该前行。到年金市场这个方面,我个人觉得如果个人帐户要做实了,就应该让它年金化,如果不是年金化,做实了还有什么用呢,那么如果要年金化了,必须社会保障和商业保险对接,这个对接的接口就在年金,就是个人帐户,这是中国社会保障制度当中个人帐户的发展,也是商业保险创造发展年金市场的一个重要的路径,这个路径取决于我们的观念,无论大病保险还是个人帐户,对年金化产品,对个人帐户年金化的监督是一个排斥的态度,完全把市场看作市场,国家的看作是市场,国家应该拿出东西,税收优惠政策不给你这就割裂了,现在是一个混合的时代。

  现在哪儿有纯粹的市场提供啊,没有,公共里面有市场,市场里面也有公共的内容,混合型的。包括了美国,美国是全世界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面最自由化的,最市场的,连美国都是这样的,所以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的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前途,是中国的养老年金市场的前途。我个人的认识,说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慧择提示:郑秉文的发言实录让我们了解到,中国的社会保障必须要注入商业保险的因素,去年9月份6部委发的大病保险引入了商业保险的因素,是一个进步。年金市场方面,如果个人账户做实,就应该让它年金化。如果要年金化,社会保障和商业保险必须对接,这个对接的接口就在年金,就是个人帐户,这是中国社会保障制度当中个人帐户的发展,也是商业保险创造发展年金市场的一个重要的路径。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