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现代圣达菲车轮抱死车主维权仍未果
现代圣达菲车轮抱死车主维权仍未果

2006年8月,萧山的褚先生花费了22万余元,在浙江中现4S店购买了一辆进口现代圣达菲。没想到的是,一年之后褚先生驾车行驶途中突然车轮抱死(转轴齿轮卡住导致无法正常转动)。之后,褚先生找到4S店要求退车,由于种种原因至今双方协商未果。

突发 车轮抱死吓坏车主

“太危险了,差一点就要闯大祸。”谈起一年多前的那场遭遇,褚先生至今心有余悸。

2007年10月23日,褚先生在安徽省安庆市出差。当天晚上,褚先生驾驶着这辆圣达菲返回住处,途中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时候车速为60—70公里/小时,先是闻到一股橡胶(资讯,行情)的焦味,然后突然感到车轮停住了,像是急刹车。可是我仔细看了看,我的脚压根就没有踩在刹车上。之后,车轮莫名其妙地旋转了360度,车子就立刻停了下来。”褚先生回忆说,当时他感觉车子像着了魔似地,完全失去了控制。

当时车上包括褚先生在内一共有四人。待车子停住之后,他们急忙从车子里面跑了出来。车子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了这样的怪事?惊魂未定的褚先生百思不得其解,经过仔细察看,他发现车轮已经不能转动。无奈之下褚先生只好向当地的维修站求助,维修人员赶到现场之后,确定是车轮抱死。

“要不是事发在晚上,车流少而且车速不快,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褚先生说,如此危险的驾车经历,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纠纷 责任难定索赔遭拒

经安庆维修站初步检查,确定车轮已经抱死。由于车轮抱死属于大故障,维修站建议褚先生返回杭州维修。回到杭州后,褚先生想到车辆尚在保修期内,就找到了浙江中现4S店进行索赔。

但是令褚先生想不到的是,浙江中现4S店拒绝了他的索赔要求。“4S店的说法是,虽然车辆尚在保修期内,但是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车辆曾出过车祸,且没有在他们这里维修。”褚先生告诉记者说,4S店认为责任很可能出在前一次维修过程中。由于前一次出事故是在萧山的一家维修厂进行维修,4S店认为该向那家维修厂进行索赔而与他们无关。

原来,2006年9月,褚先生出过一次交通事故。这辆车的左前方与他人车辆发生碰撞,之后由保险公司指定交由萧山的一家维修厂维修。由于责任牵涉到萧山的那家维修厂,维修厂也特意派出人员前往浙江中现4S店,经过检测双方一致认为是分动箱漏油导致车轮抱死。

症结是找到了,但这究竟是谁的责任,却始终没能达成一致意见。褚先生认为,毛病出在分动箱上,但是前一次维修根本就没有修过分动箱(维修清单可以作为证据),因此不能把责任推给那家维修厂。

不过,4S店却仍然以“保修期内不在4S店维修”为由,拒绝了褚先生的索赔要求。

维权 寻求鉴定4S店单方退出

此后,经过多次交涉,褚先生与4S店始终无法达成协议,于是双方的积怨渐增。

2008年3月,褚先生向拱墅区消协投诉。经过三次协调,双方达成了一个初步意见,既然责任难以确定,那就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

3月30日,双方都在拱墅消协的调解书上签了字。根据这一意见,双方共同委托浙江方圆进行鉴定,由褚先生垫付鉴定费,同时浙江中现4S店须交纳同等金额的保证金。如果不是产品质量问题,鉴定费用就要由褚先生承担,反之就要由浙江中现4S店承担。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最终双方却没能完成鉴定。“签完字的第二天,4S店却变卦了,不同意进行鉴定。”褚先生告诉记者,当时4S店的服务经理告诉他,总部不同意进行鉴定,他们只能服从总部的这一决定。由于质量鉴定须由当事双方共同委托,在一方退出的情况下鉴定无奈搁浅。

“一开始褚先生未能向我们提供鉴定清单,我们就无法将保证金打入指定账户。后来褚先生确实也向我们提供了鉴定清单,但是那时候双方的情绪都很大,再加上总部不赞成鉴定,因此后来就没有去做。”浙江中现4S店服务经理沈永华对记者说。不过他告诉记者,他是在2008年7月份到任现在这个岗位的,褚先生的这一事件对他而言是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此后,双方越闹越僵,矛盾也逐步升级。褚先生也曾一度寻求法律途径进行解决,并且向浙江中现4S店发去过律师函,离对簿公堂只差一步之遥。

进展 是退是修互不让步

2月24日,浙江中现4S店维修厂,褚先生的这辆圣达菲已在这里躺了一年有余。记者看到,车身上积满了灰尘。由于车轮抱死,车子想挪动一步都成了难事。

“其实我们也很想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我们也答应免费维修,但是褚先生现在的要求是退车,双方条件相差太大,实在谈不拢。”沈永华认为指责他们不负责任是说不过去的。他曾向褚先生提出,虽然总部认为这辆车不符合保修条件,但是他们4S店同意免费维修。据他们的预计,维修费用大概两三万元。

不过,免费维修确实与褚先生的要求相差甚远。“这辆车发生这样的故障,即便是修好了也不敢开,因此我的想法是车子不要了,退回去。”褚先生表示,4S店方面提出的免费维修方案,他是无法接受的。此外,因车辆故障产生的拖车费以及由此引发的打的费、租车费,已将近6万元,褚先生也要求进行赔偿。

沈永华向记者表示,是褚先生的要求太高,导致双方协商无法进行。而褚先生则认为,因为这一事件,他通过各种方式先后交涉了不下百次,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同时精神上也遭受了沉重打击,退车是最起码的要求。

本报截稿前,褚先生与4S店尚未就处理方案达成一致意见。

来源:《今日早报》作者蒋敏华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