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云南惨烈车祸夺走20条生命
云南惨烈车祸夺走20条生命

昨日清晨6时40分,在安楚高速昆明至楚雄方向K126+600M处,(楚雄往孔家庄隧道出去3公里)发生了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辆拉载着西瓜的大货车与一辆载着36名乘客的大客车发生追尾后,两辆车一前一后冲下了高速路翻在农田里,共造成两辆车上的乘客20人死亡,21人受伤。

事故还原

两车一前一后翻下农田

据悉,事发路段在25日凌晨1点40分时,一辆云E08934牌照的载煤大货车由于车速过快,失控后撞在公路左边护栏上,占据了高速路单边3车道的一个半车道。事故发生后,昆楚高速公路交巡警大队在该车500米后放置了警示锥桶和安全警示标志。

清晨6点40分,云南省旅游公司一辆车牌号为云AL1117号的大客车(载客36人,含1名驾驶员和1名导游)行驶至该路段时,发现警示标志后减速行驶,但此时紧跟在旅游车后的一辆车牌为湘N07347号的载满了西瓜的大货车却刹车不及失控撞向了大客车的尾部,发生巨大的冲撞后,大客车撞向了右边的护栏,冲断了护栏后翻下高速路边约50米的农田,拉载西瓜的大货车连驾驶员共坐着5人,也随之翻下了客车旁约50米的山地内。从现场看,两车均未与先前停在路边的肇事拉煤大货车有相撞痕迹。

此次事故目前已造成20人死亡,21人受伤。其中:云AL1117号大客车上14人当场死亡,3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湘N07347号大货车上2人死亡,1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21名受伤人员中有3名重伤者目前在楚雄州医院重症监进行抢救,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事故发生后,云南成立了4.25重大事故工作组。事故工作组在中午赶到现场进行察看后,又赶到了楚雄州医院看望慰问在事故中受伤的人员。目前仍有3名危重病人在抢救之中。

交警部门在对事故进行清理后,下午5时,因事故造成的楚雄至昆明方向单边路段在封闭了10个小时后已经畅通。 

现场直击

包内传出令人心碎的铃声

发生事故的是孔家庄隧道出口3公里处,高速路上的护栏在30米间被冲开了两个大口子,大客车应该就是从第一个缺口处冲下了高速路,客车就像是被肢解过一样,车顶部已经全部掀开飞了出去,车头扭成一团,车身歪倒在农田里,坐椅上全是斑斑血迹,记者注意到,从山坡到田地里全是旅客散落的衣服、鞋子、帽子、火腿肠、矿泉水等物品。

在距离客车翻倒处约20米的农田里,一辆蓝色的东风大货车斜卧着,车尾搭在田埂上摇摇欲坠,像一堆烂铁的车头部分已经扭曲得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两个前轮滚出了几米远。田里滚满了卡车上甩出来的西瓜。在大货车上方50米处的高速路上的护栏也开了一个大口,货车应该就是撞断护栏后冲下农田的。

警方已将所有乘客散落的行李放置在了高速路边,记者路过时,忽然听到了从好几个包内传出的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没有人来接,铃声就会一直响下去。“他的亲人是死是活,我们也不知道,不然真想帮电话的主人接下电话,太可怜了。”一旁的一名参与善后处理的工作人员难过地说。

悲情一刻

到云南度蜜月的新婚夫妻瞬间阴阳相隔

“我们还没生孩子呢!”

“不要死!我爱你!我们刚结婚,男孩、女孩都没有一个……”等待急救医生到来的半个小时,对参加救援的工人来说无疑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一名身穿白色外衣的年轻女子坐在山坡上,抱着一名浑身鲜血的男子躯体,痛哭着呼喊不止,可男子已没有半点反应。

救援人员听着女子凄厉的呼喊声,每个人都喘不过气来,只能默默地注视着这名安徽籍女子。这名女子身上并没有明显受伤的痕迹,她温柔地把丈夫的上半身抱在怀里,男子的脸已是血肉模糊。“老公,我们刚结婚不久,你不能走呀!我们还没有生孩子,你怎么能走呢……”白衣女子揉捏着丈夫的胳膊,一直不停地对着丈夫哭诉。

不知自己已经怀孕

楚雄州人民医院6楼骨科,章燕和杨俊分别被安置在走廊两端的病房内,昨日,距离他们18 日的婚礼,整整过去一周时间。

在医生告知章燕前,这对新人不知道,经过初步诊断,章燕已经怀孕,这喜悦本该淡去章燕身上的疼痛以及车祸带来的恐慌,但是随即医生告诉章燕,“马上的手术要进行麻醉,还有后期的治疗可能会对胎儿有影响,孩子可能保不住。”坚强的章燕满脸泪水。

杨俊告诉记者,他30岁,在黄山的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和妻子18日刚刚结婚,也就是趁着婚假,出来度蜜月顺便旅行。车祸发生的时候,妻子坐在靠窗的位置,而自己就坐在妻子旁边。

妻子手机已经停机

另外一间病房里,从山西来的张鹏受伤更为严重,而他在出事后还没有听到新婚妻子的消息。这个月的11日,张鹏与妻子刘佳举行了婚礼,这次的云南行就是他们的蜜月行。张鹏出事后找不到妻子,他立刻拨打了妻子的电话,但对方传过来的却是已经停机的声音。

好日子竟然成了忌日

在医院2楼的病房里,受伤的冯涛目光呆滞,头部缠着被鲜血染红的纱布,他看了看窗外,很纳闷地告诉记者他和女友王某来云南度蜜月,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心爱的女友,他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他心中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天,这一天是他女友死亡的日子,也是他痛苦的日子。

“我现在不知道怎样去给女友的家人解释,更不知道怎么对待自己的父母。但发生这样的惨案,是我和我的朋友,包括遇难者家属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现在已经发生了。我除了悲伤,还是悲伤。对于我来说,应该是蜜月的好日子,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女友的忌日。”冯涛一提起这些,他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来源:《现代快报》综合《生活新报》《云南信息报》《春城晚报》报道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