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自驾走青海感受青海的艰难里程
自驾走青海感受青海的艰难里程

黄河源头第一县----曲麻莱

从曲麻莱县城起就告别了柏油路,前一小段是宽阔平整的沙石路,时速可跑50公里,不久又遇修路,天色灰暗,一直下着雨,路面很容易打滑。三十多公里外见路边一排排没了顶的房墙,似一座废弃了的城镇。从已倒塌的城墙来看,早年应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城镇,估计是原来的曲麻莱县城。 

快到曲麻河乡时,路被河水淹没了,对面有辆小面的不敢过而调头往回走,我们等了一会见有车来,是长城皮卡,水深淹了大半个车轮子,看着皮卡车的吃水深度,就知道小白龙也能过,我们把风格拆下后缓缓地开过河,幸好河床泥巴不是太软。 

以为过了这道水就好了,谁知在曲麻河乡吃饭时有货车、长城皮卡、越野车等车主七嘴八舌地说:“前面有十条河水,因连日暴雨,路已被淹没,有四条河是很危险的,其中一条是必须从涵洞上过,如果河水淹没了涵洞面,不熟悉地势很危险,你们肯定过不去,还不如趁早往回绕道走”。天那!那可是绕几千公里呀。一致意见往前走,行不通再说。皮卡司机见我们一定要往前走,就将前方几条河流的大概情况和注意事项说了一下。 

谢过司机我们就上路,过了曲麻河乡不远就离开通天河转入支流楚玛尔河。在海拔5,600米的山地上汇集了众多冰川,最大的冰川面积1000平方公里,为楚玛尔河的发源地,属高寒荒漠气候,故楚玛尔河的水温很低。又淌过了两道河,水不算太深,车从河上过, 人则下车走便道。三十公里后,一条大河挡住了前路,本来这里有桥,因修涵洞桥被截断了,车只能从河床上过,不下雨还好。河里水流很急,见一正在过河的农夫车整个轮子被淹没,我们不敢过,望着河水一筹莫展,想等等是否会水退。 

四个小时过去了,快到六点,水位丝毫没退的迹象。这时工地帐蓬内有个干部模样的人过来对我们说:“注意你们好久了,你们应积极去找路,到处走走看看地势,找片水浅一点的河滩过,大雨快来了,这里地势是最低的,一下雨所有支流的水都往这边泻,到那时你们更走不了,起码要待上个两三天”。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民和文哥即往上游探路,很快就回来开车,说上边有个浅滩应该可以过。文哥找了根铁棍试探水位和路面情况,民开车,我们都下来淌水过河,水流急深过膝,水冰冷刺骨,幸好河床还算平整没有尖石。上车后要开暖气保温。 

过了河上车还没开出几里又遇河流,就这样反反复复,第5、6、7、8号河(我们自编的)轻而易举就过去了。途中还惊喜地发现一群藏野驴,民下车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往前靠近拍摄,唯恐吓跑了它们。 

第九号河也就是所有司机说的最危险的一条,幸好这时河水不算深,涵洞面露出个影子,民站在上面先研究地势,车必须先从右边下水再走之字形上岸,如果水淹没了涵洞,车直线过河就死定了。 

我和伟哥跑上旁边的高点拍摄车过水的相片,还没拍上几张见车已经陷在中间不动了,民在下边大喊着快来推车,说水正上涨,水的冲力感到车在动,吓得我们相片也不拍了,急忙往下冲…… 

以为过完河了,在车里纷纷说今天胜利走出楚玛尔河,晚上一定要饮酒祝贺,谁知话没讲完第十条河又展现眼前,这才是水流最急的一条。文哥伟哥下水各走一边探路,我也跟着下水,却被水流冲得站不住脚,又跑回车上,车到对岸边上又被沙食住了。我们只好又都跳进水里推车,还好在天黑前过完了整整十条河。从今天看来外出旅行一定要齐心协力才可渡过难关。 

这里属可可西里无人区,沿途还见过几拨藏原羚、野兔和野狐狸。这是今天最大的收获。 

天全黑了,四处静悄悄,连鬼影都不见,民将车开到时速70㎞,突然连遇两条20公分高的减速带,后排的丹被抛撞上车顶又掉回位上。车内物品全被翻转过来,这里没人没房,不知要减速带干什么。在车上吃了点干粮,约10点转入G109国道,民已开了整整一天了,接下是我和文哥轮着开,天气很冷,雨夹雪,能见度很差,又下冰雹打在挡风玻璃上噼里啪啦的响,到五道樑已经是晚上11:30,就在路边随便找间大车店住下,没有水,也不需要洗什么了,倒床即睡。 

7月29日:本来估计今天路程不多,所以9点多才从五道樑出发沿G109国道往南走。G109国道也就是青藏公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之一,1950年解放军和平进军西藏时修筑的,是世界上首例在高寒冻土区全部铺设黑色等级路面的公路,被称为“世界屋脊上的苏伊士运河”,曾一度辉煌。但今天我们所走的这段青藏公路泥泞不堪,十分难走,沿路好几段都堵塞有几公里长,说是修路但并不见施工人员,问一大货车司机他说已在此三天了,车上的蔬菜很多已烂掉,跑这一趟大亏了。 

后来我们跟着几辆浙、皖、苏的车队走下便道,挂上防滑链在草地泥坑上走,就这样上面一段下面一段,经过风火山口、沱沱河,到雁石坪已近6点。 

这时天色还清朗,往前再走一段,远眺夕阳下格拉丹冬山脉的神采。晚上回到雁石坪住,宾馆环境很差,还是没水,五个人挤在一间房间里,所谓的席梦思床人一躺下就窝了进去。因这里海拔近五千米,除了我和民,他们几个都有高原反应,头疼得利害,加上隔壁卡拉OK至凌晨,我们一夜没睡。 

7月30日:一早往唐古拉山口,到山口时风雨交加,又下冰雹,匆匆拍了张留影就往回走. 

本想进各拉丹冬山看看,但当地人说路很难走,天气不好能见度又差,就算进去了也不一定看得到各拉丹冬山,反正昨晚看到了也不算遗憾。中午在雁石坪吃过午饭继续上路,天色渐好,约下午四点到沱沱河。 

沱沱河镇是万里长江第一镇,青藏线上的要塞。1987年建成的沱沱河大桥长324米,宽11米,宏伟壮观,称之为“江源首桥”。长江源头纪念碑于1999年立于沱沱河大桥北端,碑的正面有江泽民的“长江源”题词。 

青藏铁路----全球海拔最高的高原铁路

沱沱河镇虽然就在河边,用水也得买,油桶般的大桶30元,不准洗澡但可以洗衣,每人两床被子挺暖和的。记得十年前我第一次到西藏也住沱沱河,那一晚真够惨的。当时这里没有旅馆只有兵站,送了一包烟说了很多好话,驻兵连长才给我们十个人二间只有碌架硬板床和凉席的房间,房间一股臭味不说,还要与老鼠和臭虫为伴,当时温度已是零下,不知这里的老鼠臭虫为何不怕冷。我们把所有衣服和雨衣都穿上还是冷得直发抖,加上第一次在超过四千米以上的高原过夜,每个人都有高原反应,我算是最轻的一个,但也真正尝到了头痛欲裂的滋味。 

7月31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出发,在沱沱河长江源纪念碑前拍照留影。今天要赶到格尔木,公里数不少路又不好。走到前两天堵车的地方那双向的车龙还在,一司机说他已经在此四天了。远望前面还是看不到尽头的车龙,必须想办法找到那天的便道(所谓便道只是车走出来的道)。我们的车小,左穿右插着走了一段。咦!这怎么空了一段没有车,可能是路太泥泞,反正走不了,车也不愿停在这,而且让大货车轮压成的两道车辙有三四十公分高,淤泥中尖石不少。我和民紧盯着路面,坐左边的丹和伟哥要找便道入口。丹见一小道有点象,在与伟哥争执是与否间,车已过了那路口,一分神车就打滑又陷车,一块大石头卡住右前轮,几个人轮着用铁铲把泥土铲掉再将大石头挖出,我们在前面将车向后推慢慢退回到路口下便道。 

绕了一大段高低不平的草地重上国道。这时往沱沱河方向的道排了几公里,往五道樑方向却是空的,一辆车也没有,我们正走得爽,突然前方有两辆大货车走了我们的道逆行而来,见到我们车时却没法插回去。大家对持着,气得我们对着那两辆车司机叫骂,他们也自知理亏不吭声,无补于事。这时对面车龙开始缓慢移动,谁也不肯暂停让那两辆车插入。我们对那些司机说好话,他们说不是不想让,一让也不知能否再走,因等得实在太久了。一辆接一辆的紧紧跟着,我站在车前他们也照开,后来我们实在没办法,四个人摆成一字的站到一辆大货车前不动,挡住车的去路,嘴里不停的说好话,并抱手作揖,试想我们四人加起来近二百五十岁,他们就算再不讲人情也不敢乱来,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两辆车回到他们的道。路上后段还遇到几段泥泞不堪的路都让我们走过来了。 

中午在五道樑吃午饭,到昆仑山口停车拍照。昆仑山口是青海、甘肃两省通往西藏必经之道,也是青藏公路上一大关隘。昆仑山口标记碑主碑高4.767米,是昆仑山海拔高度的千分之一,材质为汉白玉所造,碑身被密匝匝的经幡、哈达围绕。现在所见的碑身已从中间拦腰折断,这是2001年11月的昆仑山8.1级大地震所致。 

在风火山遇着下鹅毛大雪,四处白雪皑皑,好一派北国风光!发短信告诉朋友这里七月飘雪,冷得直颤抖,朋友则回复广州热得恨不能把皮扒掉。 

沿途我们还在索南达杰保护站、昆仑神泉、可可西里五羊塑像前拍照留影。昆仑山麓纳赤台的昆仑神泉,泉水冷洌甘甜、被誉为神泉圣水、琼浆玉液,当地人还特意为其建亭立碑。昆仑神泉不但含人体必需的特殊微量元素,而且无菌,无任何污染。 

进入格尔木河后路越来越好,天气好转风景也美,人的心情也格外的开心。穿过一条地貌长廊,再通过一片戈壁,在戈壁中间一条笔直的四车道柏油路直插城区,路两边种了红柳排成行。进入了格尔木市,因车太脏了完全看不见原来的颜色,不好意思进城,即找了间洗车行把车洗得干干净净,又现出了小白龙的风采。在南郊宾馆住下,六天没洗澡得打扫打扫个人卫生了。 

来源:人民网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