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低保家庭的的养老困境
低保家庭的的养老困境
  【摘要】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各种养老问题慢慢的凸显出来,社会养老保险金的缺口越老越大,光靠政府加大投入,根本不可能解决如此复杂的养老问题。人们对于养老有着什么样的选择方式呢?北京数字一百市场研究公司调查显示43%的居民选择居家养老,28%的居民选择社区养老,29%的居民则选择去养老院养老。养老院养老的方式,能否满足老人的需求呢?来看今天的故事。
  在江西赣州,刘翼鹰是个名人,虽然已经76岁高龄,但身材高瘦的他经常脚踩轮滑,穿行在赣州的大街小巷。这位“轮滑老人”潇洒帅气的姿态,让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个外国人。
  这一天,刘翼鹰老人又踩着轮滑出来,不过,这一次他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运动天赋,而是要给自己96岁的老妈妈寻找一家能落脚的养老院。
  冒着近37度的高温,赶到一家养老院,刘翼鹰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但他没顾得上擦一把汗,就急切地打听起养老院的情况。
  刘翼鹰向院长咨询,打听一下,因为他妈妈年级比较大,经济条件比较差,想临时放一个月,这里的价格是怎么样的这个敬老院?
  院长问,像你妈妈的状况是什么样的?再一个自理程度啊?
  刘翼鹰说,自理程度她现在还可以,就是吃饭啊、洗澡都能自己来。
  院长告诉他,像这样的,一个月在900到1000这样的。
  赣州的八月依然暑热难挡,可一听到最低900元的价格,刘翼鹰仿佛一下就跌入了冰点。
  院长提议带刘翼鹰去看看,刘翼鹰说不需要看了。他觉得基本上问一下价格情况,看看根据他们的能力。
  虽然,这家养老院把联系方式热情地递给了刘翼鹰,请他以后再过来看看。但刘翼鹰并没有接过话头。走出养老院,老人才说出了自己的心思。
  记者问他,院长说900,让你去看你都不看是怎么回事儿?是觉得太贵了还是怎么样?刘翼鹰说,根据我们的能力不行,我觉得贵。
  记者又问,那现在你们家的收入能有多少?刘翼鹰说,他收入300块钱低保,加上母亲年老的补贴,一个人不够,把他的再垫进去。
  每个月900元的费用,是横在刘翼鹰面前一道跨不过去的坎。老人无儿无女,和他96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两人都没有退休工资,每个月的低保费加到一起也只有600多元。为了省下每一分钱,自己采摘的野菜成了母子俩最主要的菜肴,连吃肉也成了一种奢侈。
  刘翼鹰母亲说,正常的情况下,我们就是这样的方法,肉食吃得很少,好像一个礼拜一次或者两次,她买那个鸡架吃。
  记者问她平常买什么,刘翼鹰妈妈说,买那个鸡架吃,这个比较经济,比较便宜,因为我们条件比较差,东西太贵。
  尽管日子过得如此清贫,但刘翼鹰即使在做饭的时候,也不忘穿上轮滑鞋。他的家中,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轮滑鞋和长短不一的高跷。这些装备都是刘翼鹰从十分微薄的低保费里挤出来,从牙缝中抠出来的。刘翼鹰说,在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是轮滑和高跷,一个就是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
  刘翼鹰说,他妈妈不同意他就不走,他有个习惯,只要他妈妈同意了他才会走。 让刘翼鹰望钱兴叹的那家养老院,名叫夕阳红。在刘翼鹰看来,这家养老院需要支付的费用大大超出他的承受能力。那么,在老人进不去的大门背后,这家养老院又是什么样的生存状况呢?
    夕阳红养老院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这里13人,不多,只有12个老人。
  4层的小楼,几十张床位,却只住进了12位老人。说起原因,这位负责人也非常无奈,目前类似于他们这样的民营养老院,首先面临的同一个困难,就是人们的养老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
  负责人介绍说,就是有一些养老观念还没彻底改变过来,像有些家属、家长,不用送来,送来了怕社会舆论大,这是一个。慢慢也改变了一些,比原来好一些了,比10年前要好一些了。
  记者问一位老人,以后会不会住养老院,老人说,那就不知道了,不想。
  上世纪90年代,类似于夕阳红养老院这样的民办养老机构开始出现。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今天虽然民办养老院的数量大大增加,但许多民办养老院的床位空置率都很高。虽然,从硬件上说建一家养老院并不难,但为老人服务的质量却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离开了夕阳红养老院,天气比早上还要热。但刘翼鹰还在继续踩着轮滑鞋,为妈妈找养老院。大概一个小时之后,他又进入了一家看上去环境还不错的养老院。
  负责人告诉刘翼鹰,你这身体状况还挺好的,还天天锻炼,我经常在街上都看到你。
  既然之前曾经打过照面,养老院的这位负责人对刘翼鹰显得特别热情,坐定之后,他就开始介绍起养老院的情况
  负责人说他们这里居住环境还是挺好的。属闹中取静的一个地方。这里伙食费各方面,现在这些老人家他们都有口碑的,都可以去问问他们,
  负责人滔滔不绝地介绍,显然提不起刘翼鹰的兴趣。还没等对方话音落下,老人就迫不及待地道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刘翼鹰说,我就想问你这里最低的。负责人告诉他,是这样的,这边就是说能够全自理的,收费标准上面要求标准是按1000到1500之间收。
  比起前一家养老院,这家养老院最低的价格又高了100元,听到这个数字,刘翼鹰又沉默了。价格成为了他最想打听,却又最怕听到的事儿。刘翼鹰希望96岁的老妈妈能在一家养老院安稳祥和地度过最后的时光,可他寻找养老院的路程,远不如脚下的轮滑鞋那样顺溜。不过面对准备起身离去的老人,养老院的负责人并没有停止说服工作,甚至还倒出了他们的苦水。
  赣州城区阳光家园托养中心主任郭惠辉说,因为入住率没有满嘛,只大概就是说100个床位只住了一半的样子。所以说这一块压力还是挺大的。
  既然这家养老院的入住率只有一半,那他们能不能把价格降低一些,让更多像刘翼鹰这样的老人能园一个养老梦呢?这家养老院的负责人告诉我们,这实际上不太可能。
  负责人说,这一个场地租下来一年下来要10万块钱的租金,就是费用比较大,然后就是说护理人员这一块,因为要求也比较高,护理人员工资也比较高,如果工资低了他们也不来做这一行,招呼老人家这一块。目前为止他们是负的,因为如果入住率满的话,可能可以持平,但是入住率现在这种入住率肯定是亏的。
  郭惠辉表示他们养老院的运营过程中,主要成本是租房费和员工成本费。这部分成本大概占总成本的80%。因此如果制定再低的价格他们将亏损更严重。一边是对普通市民来说偏高的养老费用,一边是养老院的亏本生意。看似不可解决的矛盾,又会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呢?
  负责人表示,他们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应的政策,比如说就是说给老人家减免一部分费用,他们这边的硬件设施比如说房租这一块能不能给他们减免一部分,这样子他们的压力可能就会少一些,然后老人家他们过来住得也会更安心。费用不高的话,他们住的会更安心。
  养老院承受着养老的经济压力,刘翼鹰承受着则是养老的生活和亲情压力。因为,随着他自己和妈妈两人年纪的增大,他照顾起妈妈越来越力不从心。
  刘翼鹰老人白天会义务教高校和社区的孩子学习轮滑、高跷等技艺,因此几乎不在家中,自己不在家中,又不放心自己的老母亲,该怎么办呢?他想出一个办法,把自家防盗门上的猫眼摘掉,门上就会露出一个小洞,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而门上还工整的写着一行字。
  刘翼鹰说,不管任何一个人来了,他就知道,我老母万一有特殊事情,请亲朋好友打本人的电话。或请代她电话110,表示万分感谢。
  刘翼鹰说,就是怕担心妈妈年纪大一个人在家。
  今年5月底,刘翼鹰老人有了自己一生的第一次远行,穿着轮滑鞋,一路从赣州滑到了北京。在外漂泊的几十天里,他把老妈妈托付给了邻居代为照顾, 虽然没有发生意外,但是周围发生的一些事,还是让他心生寒意。
  刘翼鹰说,死了5、6个老人家,那个老人家曾经也是他救过,当时他妈妈也丢过一次。
  本来,刘翼鹰制定了新的轮滑计划,今年下半年再出一趟远门,但这回他再也不敢把妈妈独自留在家中了。可是,他能在出门前给妈妈找到一个安稳的归宿吗?接近中午时分,外面的温度也更高了,刘老还在继续为妈妈寻找养老院。
  负责人告诉刘翼鹰,他们这里就是有两种房间,一种是我们空间带空调的、电视。刘翼鹰说什么都不要。因为年级大了,空调也不要,电视也不要,就要最便宜的房间。负责人说,先带他看一下房间。而刘翼鹰却说,你能不能先把价钱先讲一讲。他不要求好,在下面更便宜一点,房间简单、朴素。
  当听到这位养老院的负责人告诉他每月最低1200元的时候,刘翼鹰再次沉默了,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这位负责人告诉他,养老院还有一种短期收费的方式,可以按天算,而这又吸引了刘老坐下来。
  负责人说,他们按一个月30,这样1200除以30。刘翼鹰表示,按天结那就最好了,因为老人家是这样子,个人的情况条件不一样。
  刘老所说的个人条件不一样,就是他可能远行只会40天或者50天,在其他养老院就会按两个月收费,而按天就可以节省一部分。
  负责人说,他们昨天还有一个老人家,就选择了在这里住两天,因为儿女出去了。
  刘翼鹰说,好,那这样子最好了,那你这样子讲,这个我觉得还比较满意,不要限制时间,住几天就几天,这种还是比较好,虽然贵一点,但是自由一点。
  随后通过看院里的情况,还打消了刘老的另一个顾虑。
  刘翼鹰说,他妈妈年轻的时候是老师,素质很高,不喜欢吵,不喜欢闹,干干净净。
  踩着滑轮,刘翼鹰问询了数十家养老院,每次都是满怀希望的进去,听到价格之后又会略带失望而出。
  刘翼鹰说,这些天走了这么多地方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这些地方,再走下去,基本上价格都基本上一样。
  三、月薪三千招不来护理人员 民营养老院遭遇用人荒
  刘翼鹰老人仍然奔波在寻找养老院的路上。母子俩的年纪加起来有172岁了,刘老爷子照顾96岁的老妈妈日渐吃力,我们祝福他们,能顺利地找到一家养老院。
  慧择提示:人口老龄化问题不光是中国要面对的问题,也是全世界很多国家都面临的问题,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是很多老人们活了一辈子到最后的基本追求。对此我们可以学习发达国家的养老经验,将其与我国的基本国情结合起来。目前国际上认为最为人道的方式依然是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尽可能和家人生活在一起,同时对低收入人群或者是对专门服务低收入人群的养老机构给予补贴,而高收入的人则可以在市场上选择合适自己的养老机构。托底最底层,放开市场,对中国的养老结构来说将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