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人生最大的痛苦老年时人活着钱没了
人生最大的痛苦老年时人活着钱没了
  【摘要】随着人口老龄化加速,中国正面临的养老压力也越来越大,社会养老金的缺口也越来越大,近年来加入社保的人数以每年5%左右的速度在增加,虽然短期能补充养老金“空账”,但这只是把支付压力延后了而已。审计署最新公布数据:社会保险基金结余超过3万亿元。近期,养老金是否应该入市的争议在业界讨论的沸沸扬扬,那么养老金入市可行吗?养老金保值增值面临多大的压力?还有哪些更好的投资渠道?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特邀评论员中国银行济学家曹远征、著名财经评论员张鸿共同评论。
  推  养老金是否入市,在业界争论的沸沸扬扬,养老金入市真的可行吗?
  养老金也称退休金、退休费,是一种最主要的养老保险待遇,被百姓称作“保命钱”,一直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进行投资。但随着通胀压力的走高,低收益问题成为热议的焦点。
  3月20日,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发布消息,受广东省政府委托,将投资运营广东省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结存资金1000亿元,这对地方管理的养老保险资金尚属首次,记者随机采访一些广州市民:
  广东市民:听说这个事了,这是很高兴的事情,对我们老人的关心爱护,老有所养嘛!就是好。
  徐先生:那是好事啊,政府就给我养老保险金啊!那是很好的事啊,关心老人这是最好的事了,老人家就是需要养老保险。
  8月2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全国社会保障资金审计结果”截至去年底,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18500.41亿元,比2005年底增长413.4%,从基金结余形态分布看,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和其他形式分别分别占31.37%、63.65%和4.98%。按照国家规定,对基本养老金的投资有严格的限定,除了预留两个月的支出费用外,这笔资金必须购买国家债券和存入银行,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直接或间接投资。
  养老金如何保值增值?怎样跑赢CPI?在北京街头,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对于养老金究竟该投那些项目,大家的观点并不一致。
  北京市民:投资股票。
  北京市民:投资债券。
  持不同观点的不仅是市民,在业内专家和金融界人士那里,记者得到的也是不同的观点。
  唐钧(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把养老保险余下的钱,到国有企业去入股,然后分红,这也是一个办法。
  刘景德(信达证券研发中心副总经理):随着社保基金及其他一些机构的资金逐步的入市,对中国股市会起到比较重要的推动作用。
  郑秉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怕的是什么,是你把股票市场作为一个投机市场,你要是真的作为一个长期的、价值的投资工具,我觉得少量的股票作为社保基金的资产长期持有,是可以的。
  曹远征:养老金是特殊资产 它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养老金作为一个资产,资产是要保值增值,从这个意义来讲,入市是完全合理的。与此同时,养老金是特殊的资产,它的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因为是老百姓的保命钱,从这个意义上讲,能不能在风险可控的情况获得更高投资回报?现在中国股市低迷,入市是否合适?未来怎么入?怎么去获得回报等等,这些问题固然很重要,但是方向第一位,第二是技术操作问题。
  最重要的是养老金是投资组合,我们在投资组合中会发现,可能固定收益中间,风险比较小,回报也稳定,但是回报率比较低,股市可能风险比较高,回报率比较高,那么做一个组合,比如一个组合中间相当一部分投在固定收益市场,另一部分投在股市中间,既能获得一个固定收入,风险较小的安全性,同时又获得了股市一个交割的回报,两个一对冲可能比单纯投入某一个市场好得多,这通常叫投资组合概念。
  张鸿:养老金的投资收益率跑不过CPI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已经是太安全了,收益率跑不过CPI。这次广东的试点就是把这笔资金投入股市,其实是投资协议,全国的社保基金理事会其实在过去,它管的那部分,比如减持这一块资金其实已经是多元化的投资了。最近加拿大,包括日本也在说,他们的养老金进入到中国股市,加拿大很多的教师养老基金已经通过合格境外投资者的流程已经进入中国股市,但是他们有一个前提。中国股市风险这么高,这些发达国家养老基金怎么敢进来?这是他组合的一部分,即使他认为中国股市风险很高,他也会有,可能比例小一点。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就是我们现在是负增值,保值很难,所以进入到股市,可能你就希望股市能够保住那个负的部分。你对股市期望值的高一些,这些发达国家投资渠道多一些,大多数是稳定的投资,那个投资是不亏的,所以有胆量,有勇气,敢于小部分进入风险更大一点的地方。而我们在基本养老一块,基本跑不过CPI,存在银行,买国债,怎么能跑过CPI?必须从单一投资渠道进入多元。
  曹远征:养老金缺口变成一个更大的国家隐性负债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养老金增值保值从两方面讨论,一方面国家需要支持,从很多国家的情况来看,养老金入市或者养老金投资,有税收支持,比如税收的减免,税收的优惠,这样可以提高回报率,理论也说得过去,因为这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减轻国家负担。第二个方面,开辟养老金更加增值可能的渠道,比如说一些长期资产,电站,铁路,它可能是长期回报稳定,而且回报率比较高,如果养老金持有,有稳定的一个收入,这种资产的安排也非常重要,在很多国家也有尝试。
  养老金的缺口和个人账户是不是连在一起?现在有不同的测算方法,但是一般大家相信,可能账户缺口在1.7万亿左右。关键不在缺口大小的问题,在于这个缺口,这个流量,需要多少存量支持?从这个来讲,它是变成一个是更大的国家的隐性负债。
  张鸿:养老金缺口越来越大 因为缴费的人越来越少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这个压力有多大?现在缺口越来越大,因为我们缴费的人越来越少,领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清华大学教授有一个数据,中国职工社会保险法定缴费比例在全球是领先的,占到工资的40%到50%,但是我们领养老金的时候有一个替代率的概念,你现在挣多少钱,到时候你拿的养老金和现在的收入是成比例的。现在除了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职工,普通职工大概在40%,你到退休的时候只能拿到现在工资的40%左右,按照世界标准来看是非常低的,再加上缴费人口减少,所以这个缺口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我们普通的老百姓已经感受到压力,但是投资的收益不乐观,2%是基本社会养老,就是各地,县一级,市一级分散的投资,这个投资确实不乐观。我们现在觉得挺乐观的一个是社保基金理事会,有一个数据比较乐观,这么多年他们的收益是9.17%。但仔细分析,也是靠天吃饭,收益率最高是06年,07年,09年,股市暴涨,29.01%和43.19%,09年16.12%,三年上证指数涨了130%,97%,80%,没跑过上证指数,所以这样一个投资的收益,确实让我们觉得不是特别乐观,而他们相对来说比较专业,又有投资组合的投资,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有更多的投资渠道,投资的办法。
  百姓的保命钱,养老金保值增值如何实现安全和高效?
  曹远征:要把全国养老金统一起来 只有大钱才能挣大钱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第一,养老金是投资组合,这个投资组合能保证安全性,又能保证一个合理的回报,从这上面来说,如何把养老金归一起来做出投资组合是我们面临的第一位问题。第二,是开辟更多的投资渠道,除了股市,甚至还可以在海内外运营资产,获取更高的回报,这样增加养老金收入。第三,养老金目前我们说是分割的体制,在各地都有一小堆,应该统筹起来,只有大钱才能挣大钱,这是非常必要的。
  不仅仅从投资的角度来看,这也是养老最基本的要求,比如现在,我是在深圳工作的农民工,我回到四川,但我的养老金交在深圳,那我回去这不能接续和转接,只能在深圳提现拿回四川,这就带来很多的麻烦。特别是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应该给全社会的公民提供公平,全覆盖的保障网是应该是建立好的。连到一块恰恰能满足这么一个功能,而这个功能带来一个附属有利条件就是小钱变成大钱。
  全球都面临这样一个困难,就是如何扩充社保资产投资渠道的问题,除了传统的固定收益的市场以外,我们现在说有股市,更重要的是还有别的投资渠道,通常叫另类资产,比如铁路、水利建设等等,这些资产有很重要一个特点,就是投资周期比较长,所以适用长期资金进入,社保属于长期资金,回报率相对比较稳定,符合社保的要求,回报率相对比较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作为一种另类资产投资是各国社保讨论的方向,中国社保已经开始有这种经验了,比如在过去,我们在上市中间,把一份国有股权划给社保是长期投资,可以获得稳定的分红,稳定的收入,补充社保现金的需要,如果开拓这种渠道,可以叫社保稳定性更好,不拘泥于短期。 张鸿:养老金投资应从碎片化走向统一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从投资角度来说,碎片化应该统一,一个县管一个基本养老基金,另外一个县也管一个,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对它来说就没法组合,所以很难产生很好的投资收益,如果有一个更大一盘棋可能更好。还有一个市场化和专业化的问题,国外有很多的受托制度,比如基金管理者和基金的投资者是分开的,你是市场运作很好的一个投资基金,我就招标,然后你给我承诺回报,不能靠事业单位这样一个编制的机构来做非常专业的投资。专业化要交给专业的人做。
  陈章明:政府应该把储备或盈余用于养老方面
  (香港安老事务委员会主席《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在储蓄方面,因为我们的年轻人从现在开始储钱,也是任期比较短,也有一定问题,所以政府也应该在丰收的几年,把钱放进去,未来的一个投放,未来的一个安排养老。香港政府在这一两年动用它的储备或者是盈余,是有一点过分慷慨的。就是说给每一个人6000块钱花掉就没有了,不如把这个钱放进养老方面,那这个计划还是比现在这样做要好一点。
  戴维??考特:投资组合 控制风险
  (美国大学经济学院税金研究中心《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一些雇主会和投资人将很一小部分养老金投入到股市,而将大部分用来投资国债,认为这种方式比较稳妥。大部分拥有个人储蓄,或者参与了雇员计划的人,试图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配置不同种类的股票。如果经济中一部分表现糟糕,而另一部分表现良好,就可以平衡他的投资组合,控制风险。
  张鸿:没有一个投资渠道是专门供养老金保值增值的
  (《央视财经评论》评论员)
  研究养老金投资渠道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没有一个投资渠道是专门供养老金保值增值的渠道,所以中国的投资的渠道就太少了,我们要拓宽的其实是所有资金的保值增值的或者是获利的渠道。比如,国外很多资金养老金是可以投资的PE,VC,私募股权投资等等,但是他们有一个很好的退出的机制。我们在资本市场整个退出机制的安排上,是不是应该很好的设计?当我们为所有的资金提供很好的投资渠道的话,养老金自然在里面如鱼得水。
  曹远征:应在税收制度上给予养老金投资支持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其实还有国家政策的支持,比如税收制度的安排,养老金投资减税或者免税会提高,如果把工资一部分交给养老金,我愿意多交,那就应该给予鼓励,这对养老金都是有帮助的。
  慧择提示:老年人之前为社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不应该把他们当成社会的负担,养老问题不光是考验这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也要考验整个民族的文明程度。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