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连年巨亏的交强险改革问题已箭在弦上
连年巨亏的交强险改革问题已箭在弦上
  【摘要品】近期保险业关于交强险涨价的呼声有所抬头。然而,面对不同车型的巨大盈利差异,一刀切的涨价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为此,一些专家学者建议未来如果要调整交强险费率,也应按照高风险高保费,低风险低保费的思路来确定。
  家用车累计盈利33亿元
  近日,保监会公布了2011年交强险的经营情况,去年交强险共承保机动车1.14亿辆次。交强险经营亏损92亿元,其中,承保亏损112亿元,投资收益20亿元。事实上交强险自经营以来,5年半来已经累计亏损高达173亿元。
  面对连年巨亏的交强险,保险业界希望涨价的呼声也有所抬头。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发现,在交强险整体巨额亏损的背后,事实上不同车型的交强险盈利差异巨大,显然一刀切的涨价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据悉,交强险按照机动车种类、使用性质分为9类,分别是:家庭自用汽车、非营业客车、营业客车、非营业货车、营业货车、特种车、摩托车、拖拉机和挂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对35家(永诚保险未公布分车型的盈亏情况,因此未纳入统计)经营交强险业务的财险公司进行的按车型分项统计发现,交强险实施5年半以来,包括家用车、非营业客车和摩托车在内的3种车整体是盈利的,其余6种车属于亏损车型。
  在这9种车型中,交强险业务盈利最多的是家用车,累计实现盈利33.92亿元,非营业客车实现盈利23.07亿元。据悉,所谓“非营业客车”的包含对象主要是“党政机关、事业团体和企业用车”。令人意外的是摩托车交强险业务,此前很多保险公司并不愿意承保摩托车交强险,但该项业务自其开办以来实现利润21.7亿元,有点出乎意料。
  营业客车是第一亏损源
  此外,来自保险公司的交强险数据显示,交强险自开办以来,亏损最多的是营业客车,其亏损金额高达104.35亿元。据悉,营业客车包括城市公交、公路客运客车、出租和租赁车辆几类。亏损金额由高到低排列分别是:挂车亏损59.36亿元,拖拉机亏损33.71亿元,营业货车24.03亿元,特种车亏损12.85亿元,非营业货车亏损7.55亿元。
  就单家保险公司方面,在家用车交强险业务方面,有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太保产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等9家保险公司盈利,其余公司均是亏损。营业客车方面亏损104亿元,但其中天平汽车保险的营业客车交强险保持盈利,而亏损最多的是人保财险,其亏损49.49亿元;除营业客车外,挂车业务也是亏损大户,仅以人保为例,其在挂车业务上的亏损就高达36亿元。
  对于不同车种的亏损原因,平安财险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家用车和营业车比起来,保险公司有一个标准就是看24小时内行驶的时间长短,当然这也是保险公司判断哪一类车是否盈利的一个标准之一,所以营业车辆的风险会高于家用车。对于摩托车交强险,他表示,两轮摩托车的风险比三轮摩托车低,虽然两轮摩托车经常发生事故,如果是摩托车与汽车相撞,交警在判定责任的时候,往往会判汽车赔偿摩托车车主。三轮摩托车经常被改装成农用车,所以三轮摩托车的风险比较大。
  尴尬:部分车型公司承保积极性不高
  对于这九大类车型中亏损比较严重的营业客车、挂车、拖拉机等,保险公司承保积极性并不高。经常会遇到保险公司变相拒保交强险的情况,特别是保险公司以各种理由拒保或者搭售其他保险产品的现象时有发生,为此保监会曾多次下发文件要求保险公司不得拒保拖拉机交强险。
  人保财险车险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由于部分车辆亏损严重而导致保险机构承保积极性不高,曾经南方某地区因为当地保险公司拒保的士交强险,而导致了不良的社会影响。
  “交强险是强制性险种,明知某些车型亏损保险公司也必须咬牙承保。”一财险公司代理人如此表示。
  事实上,营业客车的交强险保费已经非常高了,以6座以下的营业出租租赁汽车(即的士)其交强险的保费为1800元,相当于6座以下家用车交强险保费950元的两倍,随着座位数量的增加,交强险保费也直线上升,如营业公路客运36座以上的交强险保费为4690元。
  面对交强险亏损达到92亿元,保监会将去年交强险定性为经营趋于平稳,同时保监会表示,针对当前交强险运行中出现的问题,会同相关部门深入研究交强险的经营模式,提出完善交强险经营模式和建立科学费率调整机制的具体方案。
  巨亏173亿元VS累计缴税210亿元
  来自保监会的数据显示,去年交强险累计亏损92亿元,而在交强险277亿元的经营费用中却有55亿元的营业税。作为以不盈不亏为原则且政策强制投保的险种,交强险一方面承受着巨额亏损,一方面却又缴纳着巨额的税收。
  据了解,2010年交强险营业税为46亿元,2009年交强险营业税为37亿元,2006年7月1日到2008年全年交强险的营业税为72亿元,加上2011年的55亿元,交强险经营以来累计缴纳营业税210亿元,与此相对,同期交强险累计亏损173亿元。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系主任王绪瑾教授表示,交强险经营五年半以来累计亏损173亿元,而累计向交强险征收营业税却高达210亿元,交强险的思路是政府主导,不盈不亏的原则,既然是政府规定的一个法定险种,那么这个营业税就不应该征收。
  谈及交强险改革的问题,人保财险车险部人士认为,交强险改革应该解决两个问题,一是费率怎么调整,另一个问题是经营模式问题。对于前者,由于目前交强险仍然使用的是2008年的费率,但现在医疗成本、物价水平等很多费用都上涨了,如果调整交强险费率的话,那么应该考虑什么水平才是适度的。对于经营模式要解决是政府经营还是商业经营的模式问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交强险业务上,车主可以选择保险公司,但保险公司却不能选择车主的做法,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
  谈到交强险改革的问题,王绪瑾认为,交强险首先要解决经营模式的问题,要改变交强险的经营模式,是保险公司自主经营还是由政府经营的问题,对于交强险损害赔偿的问题,他认为交强险主要是保护受害人的利益,而对于交强险中间对于财产的损失补偿是不合理的,对于财产损失赔偿可以由商业三责险来解决。对于家用车交强险盈利而营业车巨亏的问题,他认为,虽然现在的交强险对于有一定的差别费率,但可以根据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原则,来重新确定其费率水平,可以是高风险高保费,低风险低保费的思路来确定。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教授表示,他做过测算全国的机动车交强险投保率为51%,此举意味着很多车辆没有投保交强险,事实上相关的法律规定,对于不投保交强险的车主是可以进行罚款的。对于交强险的改革,他认为应该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是抓交强险制度的执行,虽然交强险投保率只有51%,但是却找不到一例这样的处罚。另一方面是分门别类地对不同车的交强险保费进行重新测算,哪一类车是盈利的,哪一类车是亏损的,对于盈利太多的这一类车辆,是否下调保费或者通过提高人伤医疗费用部分的赔偿,而亏损的这一类车辆,是否提高保费或者补贴或者减税等手段来进行调节,其思路应该是高风险高保费、低风险低保费。他认为,不能因为亏损而对交强险费率一刀切,进行简单的上浮或下调。对此,他建议,第一是将交强险关于财产那一部分的赔偿剥离,通过精算的方法将那一部分并入到人伤医疗补偿费用中去,因为现在1万元的医疗费用补偿远远不够。另一方面政府在通过测算之后,制定一个交强险费率区间,让保险公司可以在这个区间内上下浮动,给予保险公司一定的市场空间。
  【慧择提示】对于交强险的改革,某位曾经参与交强险项目研究的险企法律部人士李先生表示,在最初讨论交强险的时候就希望不要向保险公司征收营业税,当时对此争论比较激烈,因为牵涉面比较广,但最终还是向保险公司征收了营业税。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