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劳动合同法》首修不同利益主体展开激烈博弈
《劳动合同法》首修不同利益主体展开激烈博弈
  【摘要】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劳动合同法》修正案草案在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对“三性”做了界定;但6月以来,一个明显变化是,不解释“三性”声音渐起。
  但6月以来,一个明显变化是,不解释“三性”声音渐起。
  首先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高级官员发表观点称,目前很难解释“三性”。该官员指出,“三性”只是倡导性提法,不是强制性提法。一些地方人社部门官员也发表文章,提出“三性”界定非常难。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分析,之所以会出现这一变化,从人社部门的角度,主要是考虑今年经济形势不好,就业压力比较大。如果从严规制用工,可能会限制通过劳务派遣等灵活用工方式来扩大就业。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劳动关系专家则认为,这主要是由于背后激烈的利益博弈。
  这位专家透露,利益博弈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在于企业希望维持现状,通过滥用劳务派遣降低人工成本,而地方政府出于对经济发展的担忧,对这些行为采取了纵容态度。这一博弈从各大央企和大型企业对于《劳动合同法》修改设置重重阻力的行为就可以看出。
  另一博弈更为隐秘而具体。这位专家称,部分大的劳务派遣公司与人社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解不解释,不是立场问题,是利益问题。”
  乔健认为,“三性”的界定并不难。除了全国总工会提出的界定意见之外,今年上半年人社部修订的职业分类大典将要完成,也有利于界定辅助性等岗位。
  滥用劳务派遣执法待严格
  乔健表示,从中国现实来看,下一步最大问题将是法律的执行。
  根据《2011中国人力资源服务业白皮书》,目前中国的派遣用工大户主要是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派遣岗位大部分属于长期性固定岗位,有的岗位用工期限长达十几年。这些“大户”往往和地方政府保持密切关系,即使在侵害劳动者权益的违法案件发生后,仍能设法逃避法律惩处。
  “修法看上去很美,但修订完之后还有一个大的挑战,就是能否落实到位。新生代农民工的法律意识、维权意识都很强,这个法完善了,如果不能得到很好的执行,面临的问题将很严峻。”乔健说。
  黄乐平长期从事劳动者维权工作。他分析,法律实践表明,过于原则、笼统的规定,即使从立法本意上来说是要保护弱者,但强势一方可以设法找到可钻的空子,推动把原本不利于自己的规定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执行或解释。
  “在中国,涉及弱势一方的权利时,只有规定得具体明确,并且赋予其实现权利的手段和途径,才有可能实现弱者的权利保护。因此,不仅是修法必要,更重要的是要执行到位,才能真正维护劳动者的权益。”黄乐平表示。
  慧择提示:从明确界定“三性”到不解释“三性”声音渐起,这一变化也说明,治理被滥用的劳务派遣面临很大挑战。正是因为执法部门的尺度太宽松和劳动者话语权的缺失,导致本来应该遏制的劳务派遣制度得到畸形发展。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