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交强险行至“三岔口”,保监会动议费率调整机制
交强险行至“三岔口”,保监会动议费率调整机制

亏损加剧、政策与商业定位边界模糊、承载着诸多价值诉求的交强险似乎已行至三岔口;风险与价格不匹配,日趋扭曲的经营模式渐成险企难以承受之重。

保监会最新的数据显示,2011年,交强险承保亏损112亿元,为历年亏损之最。数位财险公司精算责任人预计,2012年交强险赔付率还将上升。连年亏损或会倒逼交强险费率上调,但政府主导定价制度下,涨价压力极大。

据悉,尽管法律赋予监管层调整交强险费率的权限,由于缺乏依据与标准,科学的费率调整机制方案目前仍处于探讨研究阶段。“交强险表面看是亏损,更深层次原因是‘前端政府定价,后端市场经营’的运营模式之尴尬。亟待厘清政府、公司的作用定位。”中国保险业协会交强险工作组专家陈东辉说。

亏损魔咒

交强险作为我国第一个法定强制险种,其经营总体要求是不赚不亏,但实际中已经连年亏损:2009年、2010、2011年的经营亏损分别是29亿元、72亿元、92亿元。

陈东辉表示,交强险保费5年未调整,而5年间人伤赔偿标准、医疗费用、维修成本暴涨了40%多。今天还在用5年前按照不盈不亏原则制定的价格,难免会亏损。

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数据显示,去年全国交强险经营亏损达92亿元,这其中,浙江亏幅最大,保险公司每承保100元交强险,亏损43元。

具体而言,大地保险某车险负责人告诉记者,交强险的亏损主要是人伤赔付每年都在增加,在费用不变的情况下,2000年不同户籍的死亡赔补在6-12万元之间,现在东部地区基本45万元左右,还不包括丧葬费、医疗费,全部算下来要70万左右。“另外司法环境对保险赔付也不利,每每闹上法庭,保险很少胜诉”。他认为现在社会对险企成本的控制质疑不公平。现在办公成本、工资、租金都在上涨,而保险公司一直在试图通过降低费用盈利。

人保财险车辆保险部总经理方仲友预计,交强险经营亏损逐年加大,今年交强险亏损可能更大,这是交强险经营模式在行政管理与市场运行夹缝中发展的必然趋势。这也是“调限降费”政策出台后的结果,再者是赔付标准、成本等都在提升,交强险的风险远远大于价格。此外,地方差异较大,诉讼赔付案也在不断增加。

问题是,按照规定险企不得拒保交强险,但是亏损一直在加大,险企承压,可能通过各种手段“婉拒”交强险,或通过捆绑销售商业车险等方式转嫁成本,这将成为无奈之举。业界甚至质疑险企的经营费用部分,是否把商业车险经营成本转移到交强险,这可能是一笔不好量化的账目。北京首信律师孙涌指出,现在算出来的损失主要是财务报表损失,其中还包括准备金等内容,实际经营中的损失到底有多大很难监管。

“先天不足”

而从行业暴利到行业亏损,发挥了巨大作用的交强险一直在遭受罪与罚的诘问和考验。

人保财险副总裁王和坦言,我国交强险存在一定的“先天不足”问题,加上后来的“降费提限”,均给交强险的经营和健康发展埋下了隐患。他说,微观上,定价体系的问题比较突出,因为缺乏一个与风险匹配的制度安排,导致其长期偏离价值和亏损。

但如果站在社会、消费者的视角,又不能简单地提涨费问题。“客观上,交强险一定程度上也承担了稳物价的职责,特别是运输车辆和出租车。同时,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整个车险是盈利的,所以,简单地要求交强险涨价的理由就显得不充分,即使是交强险亏损地区,当地政府也不容易接受。”王和说。“主要事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一直没有实质动作”,某大型财险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比如率先进行费率改革的江苏省,由于阻力太大已不了了之,赔付率最高的浙江省尚没有获批试点,上海也只是采用“双挂钩”制度,大的方向仍沿用保监会飞的老政策。

陈东辉认为,交强险又管人伤又管物损,保费负担很重,计算复杂,其目的是解决交通道路纠纷,使之通畅。但这似乎又偏离了保险的责任--因为交强险的真实保险需求是解决重大人伤赔案。

事实上,那些遵纪守法的私家车主可能想不到,在全国统一费率机制下,他们缴纳的交强险保费补贴了出险率高的出租车、营运货车,这都是因为没有一个差异化的费率机制--建立一个科学完善的费率调整机制,其实亦是保监会努力的方向。

据一位财险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监管部门就此做了很多工作,他们多次向国务院递交报告,国务院亦委派相关部委分设几个课题组研究,譬如请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司法实践的问题、保监会研究经营模式的问题、请财政部研究财政补贴的问题等;不过,目前均无实质进展。

现在,交强险“前端政府定价、后端市场经营”运营模式之结果是,政府主导定价的业务,并非政策性业务的定位,其盈亏皆由商业保险公司承担。但若改变此经营模式,又涉及《国务院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修改。但是,法律法规的调整,皆非一朝一夕之举,何况交强险是我国首个法定强制保险,推出不易;这表明,从本质上界定交强险的政策抑或商业性定位,待尚时日。

费率调整机制有待建立

对于费率调整,保监会方面表示,下一步,会同相关部门深入研究交强险的经营模式,提出完善交强险经营模式和建立科学费率调整机制的具体方案,促进交强险制度健康稳定运行。“需要建立一个清晰的费率调整机制,像发改委调油价,有明确的价格参考调整标准。而交强险这方面是空白;尽管经营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费率亦可以调,但如何调并不清楚,因为没有标准。”陈东辉说。

王和认为,解决的方法是“正本清源”。一方面要推动商业车险的费率改革,使其更加科学合理,确保与风险的匹配,实现经营的合理性;二是必须推动交强险的定价体系改革。否则,现在除了总体亏损之外,还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地区之间的不平衡,即恰恰是江苏、浙江等发达地区的赔付率非常高,而西部等欠发达地区的赔付率相对低,这种现象体现为一种逆向的“转移支付”,属于“劫贫济富”,显然不合理。他说,要尽快解决费率调整机制问题,同时,在解决的过程中,要实事求是,核心是机制建设,有升有降,小幅微调,逐步到位。

因此,可能的调整方向还是尽快制定差异化的费率调整机制。上述大地保险车险负责人呼吁建立地区差异化的费率,西部、北部地区赔付率低,可降低费率,但是东部、南部地区提高费率,但是呼吁两年下来,地域差别化费率改革一直未果。

总而言之,“关键还在于监管部门的决心。调整费率的权限给了监管部门,但缺乏依据。与此同时,调整哪个客户群都会遇到现实阻力--意味着费率上调,只是不同客户群调多调少的问题,因为总体上保费不充足。”一位交强险专家说。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