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国际的特殊风险保险
国际的特殊风险保险
  特殊风险保险是指为特殊行业设计的各种保险。主要指航空保险、航天保险、核电站保险和海洋石油开发保险。其特征是高价值、高风险、高技术(其中高技术是指特殊风险保险承保、理赔的技术含量较高);再保险和共保必不可少;保险险种国际化;承保条件与国际市场同步;原保险人与再保险人共同处理赔案。
而国际经验呢。正是近些年以来国际上面很多恐怖事件,大规模的骚乱,航空等问题。

  经济实力的提升和科技的发展似乎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安全,经济增长、社会变革和技术进步反而带来了层出不穷的新风险,传统风险也未见消弭之势。与恐怖袭击风险相似,地震等巨灾风险、农业风险、航空航天、体育赛事等风险一度被视为不可保风险,多数保险人对其敬而远之。但国际保险业近年来的发展趋势体现出对特殊风险越发强大的包容性,很多曾被认为“不可保”的风险已经随着各国保险业风险数据的积累、承保技术的进步和资本实力的增强而被纳入可保风险范围。各领域特殊风险的承保形成了各自独特的发展模式。

  作为地震多发国家,日本在地震保险方面可谓经验丰富,始于1966年的地震保险制度至今已经运行了近半个世纪。与悠久的历史相对应的是庞大而系统的损失与承保数据库和专业的承保技术。在日本,地震保险的费率并未实施市场化,而是通过统一的机构“损害保险费率算定会”(2002年后更名为“损害保险费率算出机构”)厘定,并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损害保险费率算出机构的主要职能是制定包括地震保险在内的财产损失保险的参考(基准)费率。完成这项工作需要大量的历史数据和专业的研究团队,借助会员保险公司提供的详细数据,费率算出机构得以不断充实自身的数据库——数据银行。基于庞大的数据资源,辅以专业的损失评估技术,地震保险的费率厘定日趋科学。此外,费率算出机构还独立从事调查和研究活动,向会员保险公司乃至社会公众提供研究成果。

  除了承保技术,承保能力也是限制地震保险发展的瓶颈。对于地震等巨灾风险,有力的再保险支持至关重要。在日本,财产保险公司承保的地震风险在分保之后通过自留、转分保至其他公司和转给政府机构进行分散,政府的介入很大程度上充实了地震保险的承保能力。与此同时,本世纪蓬勃兴起的巨灾证券通过把风险分散到资本市场,使地震等巨灾风险的承保能力有了进一步的加强。

  世界银行2008年的一份基于对65个国家保险公司的调查报告,对于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农业保险的运行方式提供了非常具有实践价值的政策建议。农业灾害具有时间上的频发性和空间上的广泛性,又偶尔呈现一定的巨灾性,而农业生产者(特别是小规模生产者)限于经济实力,对保险保障的有效需求不足,这就使农业保险经营者很难实现承保利润。但被调查国家中并不缺乏成功运行的范例。报告着重指出了政府在高效的农业保险体系中的作用。首先,对所有的农业险种采取统一的固定保费补贴比率并不值得提倡,因为这样会加重尚不富裕的发展中国家政府的财政负担,同时道德风险难以控制。农业保险应因时因地制宜,对于大规模商业化生产者可施行多重风险保险,而小农和边远地区农民则更适用基于非可控变量的指数化保险产品(如天气指数、产出指数等)。政府的另一项职责在于风险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加强气象、农业产出等数据对保险公司的可及性,鼓励农业合作社、乡村银行等低成本的分销渠道发展等。再保险支持方面,政府可以单独提供再保险(对资金实力要求较高),也可以通过政府-私人部门合作,共同提供再保险,或共同集聚风险建立“农业保险池”,以提高风险对国际再保险人的吸引力和自身的议价能力。

  在航空航天、体育赛事、恐怖袭击和艺术品保险等领域,瑞士再保险公司、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以及劳合社等国际保险机构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之中,劳合社更是以特殊风险的承保见长。作为全球历史最悠久、最负盛名的保险组织,劳合社保持着独特的市场结构——本身是一个市场而非企业,这种结构赋予其良好的包容性和持久的生命力。市场内部的承保主体——辛迪加,凭借全球保险市场和资本市场的专业技术和资金,在业务选择上各有侧重,尤其针对多数保险公司不敢尝试或无力涉足的特殊或重大风险领域。劳合社历史上,曾为各国体育赛事、宇航项目甚至演艺明星的身体部位承保,而劳合社中国自成立以来,也为我国的艺术品展览、空间探索、特殊责任风险等提供了大量再保险支持。要实现这样的经营成果,单纯的创新愿景是远远不够的,其背后是长达三个世纪的经验积累和实力扩充。

  解决前一方面问题,首先需要专业化的机构和人员配置,对于不同领域的风险,显然需要相关行业的专家参与;其次,要加大对数据库建立和维护的投资,具体措施包括与相关部门(如农业保险经营者与气象站,赛事保险机构与新闻媒体)建立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最后,建立业内的定期交流机制有助于提升领域内的风险管理能力。

  解决后一方面问题,仍然要求行业内的通力协作,只有更多保险人涉足特殊风险业务,风险才能够在更广范围内分散;除此之外,保险池和巨灾证券等保险创新打通了保险与资本市场的交互渠道,为特殊风险的承保争取了庞大的资金支持。尤为重要的是,对于重大自然灾害和农业风险等涉及大范围内民生问题的特殊风险,可以不失时机地争取公共财政的参与。

  全球特殊风险保险的经验可以成为我国非寿险业拓宽业务范围、进一步发挥社会管理职能的有益参考。归结起来,特殊风险难以承保的根源在于风险评估的困难和承保实力的不足。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