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艺术品保险止步不前
艺术品保险止步不前

  近日来,故宫文物受损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艺术品投保的关注。

  2010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总成交额超过500亿元,但国内艺术品展览九成以上未买保险。而博物馆和美术馆多数藏品也都处于无保状态。如今,资讯的发达,让人们充分见识了欧美艺术品保险市场的成熟完善,为什么国内保险市场不能借鉴欧美的经验,为中华民族艺术瑰宝的保护发挥其独特的保障功能?

  “艺术品保险是在传统的财产保险和货运保险的基础上演变和发展而来的,主要承保火灾以及其他自然灾害和意外事故造成的艺术品直接损失。”日前,苏黎世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商业险部负责人对记者介绍,艺术品保险的保险标的包括:投保人所有或代他人保管或其他人共有而由投保人负责保管、展览、装卸、运输的艺术品。毋庸置疑,购买艺术品保险是最直接的风险管控手段。

  承保前:第三方机构主体资格必须明晰

  日前,成都文交所从第二个资产包《翰墨长安》开始引入保险机制,平安财产保险四川分公司为资产包提供保险服务,保额为6000万元的艺术品保险协议。“平安财产保险公司对资产包的价值进行评估,保单的金额就是资产包的评估价值。保费由组包方承担,保险责任涵盖了自然灾害、意外事故、盗窃、烟熏、污染、自动喷淋水损、恶意破坏等风险。”成都文交所运营总监王小峰说。

  作为成都文交所的保险顾问,金诚国际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彭矩华表示,艺术品保险,投保之前的鉴定评估是最大的难题,也是投保人与保险公司出现争议较多的环节。“在对《翰墨长安》投保前,如何鉴定评估是我们几方共同约定的。承保前先由组包方委托鉴定,我们要求由具备省级以上资质的鉴定机构完成。因为文交所目前推出的都是当代艺术品,艺术家本人可以对艺术品的真伪作出鉴定,确真环节较容易。而艺术品估值则委托第三方机构,评估结果必须符合艺术家目前市场价格的定位,不能过度偏离市场价值。评估结果先交由文交所把关,之后再由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审核。”

  第三方机构的权威性和资质也困扰着艺术品保险业务的开展。“目前国内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很少。比如文化部的鉴定中心、省级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但这些机构都是事业单位,他们存在法律主体模糊的问题,一旦鉴定评估出现差错引发纠纷,他们没有能力承担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对于艺术品保险来说,第三方机构应该是经过工商部门注册的法人机构专家鉴定,鉴定报告由公司出具,主体资格明晰。”彭矩华认为,目前国内艺术品市场在鉴定评估方面还没有形成统一标准,“都说自己权威,但现在国家没有认定机构来认定何为权威?谁是权威?”

  艺术品的保额一般包括艺术品市场价值、风险系数、保险公司运作费用三个方面。“《翰墨长安》6000万元的保额属于定值保险,是被保险人和保险人双方共同协商确定的金额。”

  保期内:风险管控、防损服务缺乏经验

  据易画廊渠道总监蔡汉宏透露,易画廊目前还没有对艺术品保险,国内画廊几乎没有涉及保险业务,对艺术品进行投保的大多是展览的境外主办方,而且购买的也是海外保险公司的艺术保险。“我们有一次去国外办展览,在运输环节曾有国外保险公司做过短期保险,在国外做展览,运输过程必须买保险。”由于风险管控缺乏市场经验,没有数据参考,保险公司承保能力有限,缺乏再保险公司的支持,国内艺术品保险市场一直没有形成规模。

  “艺术品的保险费率很难界定。风险系数越大,保险公司在承保理赔过程中所需支付的费用就越多。国际上艺术品保险费率在1%左右。他们有完善的鉴定估值体系和信用机制,保险公司几乎对所有艺术作品做100%的保险。国内还做不到,已有的短期的艺术品运输险的保险费率很低,一般是千分之几,承保期在几天至几个月之间。同时国内相关机构对艺术品保险的反应也比较冷淡。”据彭矩华介绍,目前他们涉及的门类包括书画、陶瓷、紫砂壶等,“各门类的费率有所差异。比如在保管存放环节,玉器、紫砂壶的风险系数很低,器物多不怕水、耐高温,而书画存放对潮湿度和温度都有较高的要求。”

  对于艺术品保险而言,系统专业的风险管控手段,以及为投保人提供防损服务也是关键。“我们在分装、储存、展览过程中全程摄像监控,有不合规现象,专家会提出整改建议;对各环节的管理人员、保管人员进行专业培训。在国外,从事艺术品保险业务的人员涵盖了艺术、鉴定评估、保存、运输及金融等领域,而国内艺术品保险的人才十分匮乏;对储存点我们会进行定期查看,签订保管协议,对保管地安全管理的隐患进行分析评估出具报告,对发生变化的风险隐患会提出警示。”

  出险后:承保能力和修复机制有待考验

  2010年,我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达1694亿元,如按1%的费率、50%的艺术品投保计算,保险公司一年可从中赚取的保费高达8.47亿元。面对这一巨大的市场,国内保险行业为何停滞不前?

  无疑,拍卖公司和博物馆是保险公司销售艺术品保险的重点,但双方对此都显得很谨慎。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说:“文物的商业保险一般都是在运输、展览环节投保,这期间都是短期保险。因为博物馆为馆藏文物投保的难度很大,保险额度太大了,哪个机构也承担不了。”正因为艺术品保险数额很大,所以也考验着保险公司的承保能力。“对于博物馆、拍卖行来说,投保的保费是一笔庞大的开支。一旦出险,保险公司的赔付金额也是惊人的。所以,我们对保险公司的选择非常慎重,必须是有实力的、口碑好的品牌公司,再保险公司主要是国外的大型保险机构。”彭矩华说。

  此外,国内艺术品修复也还处于空白阶段。当投保标的出现损坏时,缺乏完整系统的处理机制。“对于保险公司而言,艺术品保险修复原则优先。艺术品出现损坏大部分可以修复,但修复以后还是会有部分折价贬值的。保险赔付的就是修复费用加价值降低的那部分费用,也就是投保标的恢复到受损前的状态所需要支付的费用。”彭矩华认为,艺术品损坏后的价值很难估计,修复后的价值更是缺乏数据参考。“这些环节很容易产生纠纷。所以,出险后,保险公司和投保人要在几家鉴定机构中共同挑选一家共同委托其进行评估。”

  彭矩华表示,艺术品保险与财产保险相似,“一年为一个保险期”。但是,国内艺术品价格波动非常大,在保期内,如果出现升值或贬值的艺术品被损坏,那么赔付是否会将升值或贬值的部分算进去?“不会将价格波动的情况考虑进去。定值保险是在确定的金额范围内、确定的价值范围内进行赔付。升值会在第二年评估时体现出来。”彭矩华说。

  对于博物馆、私人藏家、企业收藏的艺术品保险业务的拓展,彭矩华秉承先易后难的原则,“接下来准备尝试做画廊和拍卖行。不过画廊、拍卖行的风险点很多,设计方案时需要考虑的层面太多了。不论是承保前的鉴定评估,还是保期内的风险管控,或者出险后的快速理赔,目前都还没有经过市场的检验。”

  那么,如何解决国内缺乏配套防损服务链的问题,该负责人提出,可以通过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或经纪人。他举例说,苏黎世保险在伦敦就有一批非常专业的核保以及防损工程师,他们接受过系统专业的培训,对于高风险的业务或特殊的投保标的,比如艺术品的鉴别、降低艺术品潜在风险,如对安保系统、气温控制、运输、借出艺术品、估价等都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因此,加强保险专业人员与艺术品评估鉴定机构的沟通和合作是关键。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