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人身保险合同赔偿案
人身保险合同赔偿案

  2003年6月13日,河南省方城县独树镇独东村青年农民贾学强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签订了一份《康宁终身保险合同》。合同约定:投保人共投两份保险,交费方式为年交,每年保费1180元。基本保额两万元。投保人的父亲贾名海是该保险合同的受益人。当时在业务员提供的空白保险单上,投保人贾学强填写了姓名及部分事项,并交纳了首期保险费1180元。同月18日,该保险公司同意按标准体承保,向投保人贾学强送达了保险单、现金价值表、《康宁终身保险合同》、投保单副本、保险合同送达书,该保险合同号为2003-412900-00100168-6。至此,该保险合同即正式生效。

  2003年7月2日凌晨,投保人贾学强猝死。受益人贾名海即将出险原因、经过、结果及时告知了保险公司。保险公司派员对投保人身故的事实及原因进行了现场核实。贾名海于同月7日向该保险公司提出了书面理赔申请,同时提交了《保险合同》、交保险费的发票、《验尸证明》、《户口注销证明》、《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等相关手续。但保险公司于两月后的9月16日向贾名海送达了《拒赔通知书》,称该份保险合同即告终止,仅承诺退还部分保险费236元。

  保险公司对贾名海拒绝理赔的理由是:该保险合同虽成立,但投保人猝死属于保险责任免除范围,即办理的该份《康宁终身保险合同》第五条第七项的规定:被保险人在合同生效之日起180天内身故,保险责任免除,而且保险公司还称:已将责任免除事项告知过投保人,故依法只能退还保险费236元。诉讼庭上据理力争

  贾名海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遭到拒绝后,依法向保险公司讨个说法。

  在法庭上,贾名海的律师讲:一、被保险人贾学强的身故发生在保险合同有效期间内,依照法律法规和合同约定应当赔偿。《保险法》第十四条规定:“保险合同成立,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康宁终身保险合同》第三条约定:“本合同自本公司同意承保、收取首期保险费,并签发保险单的次日起开始生效。除另有约定外,本合同生效的日期为本公司开始承担保险责任的日期”。第四条第二项约定:“被保险人身故,本公司按基本保额的三倍给付身故保险金,……本合同终止”。保险公司应当向受益人支付三倍保额的身故赔偿金60000元。

  二、保险公司的拒赔理由不能成立。理由是:1.《康宁终身保险合同》第五条(责任免除)的第七项:被保险人身故发生在合同生效后的180日内,不予理赔,是附加条件的民事行为,该附加条件的民事行为违反《保险法》第六十五、六十六、六十七条关于免责的规定,是无效的民事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75条:“附条件的民事行为,如果所附的条件是违背法律或者不可能发生的,应当认定该民事行为无效”的规定,应当认定上述附条件的民事行为无效,不能免除理赔责任。2.该《康宁终身保险合同》第五条第七项的免责条款与该条款的第三条、第四条第二项相矛盾。第五条第七项是免责条款;第三条和第四条第二项是无任何附加条件的应赔条款。因为该《康宁终身保险合同》是典型的由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依照我国《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以保护格式条款接受者的合法权益。因此,保险人以此理由拒赔是不能成立的。

  三、保险公司没有履行免责条款中的“明确说明”义务,保险合同中有关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保险法》第十八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

  被告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对原告律师的说法表示异议。判决终审获三倍赔偿

  本案上诉到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经公开审理后认为,投保人贾学强的《个人保险投保单》备注栏内的“对保险责任、责任免除、解除合同已了解”的内容是保险公司业务员所写;贾学强只签了个人名字。根据我国《保险法》第十八条的规定,保险公司未对投保人贾学强履行责任免除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投保人贾学强与保险公司签订的《康宁终身保险合同》为有效合同。该合同条五条第七项是对第四条第二项的例外性规定,二者内容并无矛盾,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被保险人贾学强虽然在合同生效后18日内猝死,但其猝死系不可预见,也无法查明死亡病因,不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因疾病而死亡的免责情形;同时,双方在签订保险合同时,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对合同中约定的免责条款未履行明确的说明义务,该免责条款也不产生法律效力。因此,被上诉方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在被保险人贾学强身故后,应向作为保险合同身故保险金受益人的上诉人贾名海给付基本保额两万元的3倍的身故保险金,上诉人贾名海的上诉理由成立,二审法院依法应予支持。

  2004年10月12日庭审,法院当庭宣判:1.撤销一审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2004)宛龙梅民初字第44号民事判决;2.被上诉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于判决送达后十日内给付上诉人贾名海受益保险金6万元,迟延履行的应当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双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利息;3.一、二审诉讼费4620元,全部由被上诉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负担。

  判决下发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主动支付了本案保险赔付金6万元。但一、二审诉讼费4620元未支付。经贾名海的代理律师多次交涉,并用特快传递方式十多次书面致该公司要求履行支付诉讼费用,但该保险公司收到后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日前,该律师不得不代理当事人贾名海讨要诉讼费,在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再次立案,要求强制执行,成为了建国以来南阳市仅为诉讼费立案强制执行第一人,仅为诉讼费被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当事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也成了第一个。近日,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法警大队已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南阳分公司帐户上强制划拨了诉讼费4620元及实际执行费。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