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依立法宗旨投保人可以“第三者”身份获赔
依立法宗旨投保人可以“第三者”身份获赔

  依立法宗旨投保人可以“第三者”身份获赔

  裁判要旨

  保险合同履行中,投保人被自己投保第三者责任险的车辆轧死,发生了投保人既是被保险人又是“第三者”身份的特例,如果保险人未有证据证实向投保人进行明确说明,则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关于死者是否系第三者,能否按第三者损害责任险进行赔偿的问题,双方在理解上发生争议,应当作出对保险公司不利的解释,对死者应按第三者损害责任险予以赔偿。

  案情

  2004年10月,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运输公司职工赵显国,购买一辆东风大货车从事货运经营。为防意外事故,减轻风险负担,赵显国决定给汽车购买保险。2004年10月8日,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中心支公司签发了一份商用汽车保险单,该保单注明被保险人为“南阳市宛城区汽车运输公司(赵显国)”。其中第三者综合损害责任险,保险金额为20万元;附加乘客伤亡责任险,保险金额为2万元(两座)。保险期间内,2004年12月赵显国聘请司机魏新堂驾车,自己随车往广州送货,12月8日返回,当行至312 国道河南省桐柏县月河镇路段时,因发现车上货物被盗,赵显国让司机将车停靠路边下车检查。由于车未停稳,赵显国跳下车后摔倒,被该车后轮轧过上身而死亡。

  桐柏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认定交通事故的成因及当事人的责任为:1.乘坐人赵显国在车辆行驶过程中跳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七条第四款之规定,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2.魏新堂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临时停车,未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三条第四款之规定,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

  赵显国的家人赵朝榜、黑桂华、柳正、赵婉、赵娴(分别系死者赵显国父、母、妻、女、女)向保险公司索赔遭拒。2005年8月,五原告向桐柏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保险合同中损害原告权利的免责条款无效,判令被告赔偿死亡补偿金等各项损失20万元。

  被告天安保险南阳支公司辩称,天安保险公司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一)项已明确规定:“机动车事故造成被保险人、驾驶人或其家庭成员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保险人不予赔偿”,赵显国自己的车辆将自己轧死,不属于第三者责任险赔偿范围。

  裁判

  河南省桐柏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天安保险南阳支公司关于第三者责任险的免责条款属格式条款,是被告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的,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投保人协商,被告未有证据证实其已经向投保人出示并明确作出了说明,故该免责条款无效。第三者责任险旨在确保第三人即受害人因意外事故受到损害时能够从保险人处获得救济,是为不特定的第三人利益而订立的合同,其含义并未将被保险人或车辆驾驶人员的家属排除在外,保险车辆上人员之外所有人均属于第三者。赵显国下车后被车辆辗轧致死,应当属于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范围。故被告应当在20万元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的损失。被告辩称本案不属于第三者责任险范围不符合事实和法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被告天安保险公司南阳中心支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给原告赵朝榜、黑桂华、赵婉、柳正、赵娴保险金20万元。

  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阳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赵显国作为被保险人,是被自己所有的保险车辆不幸辗轧致死。第三者综合损害责任险系责任保险,保险赔偿的范围是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本案赵显国是被保险人,显然不属于第三者,因此,本案赵显国的死亡不属于第三者综合损害责任险的保险责任。一审法院以第三者责任险“其含义并未将被保险人或车辆驾驶人员的家属排除在外,保险车辆上人员之外所有人均属于第三者”为理由,判决上诉人承担第三者综合损害责任险的赔偿责任是极其错误的。况且,本案保险合同是合同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是合法有效的,保险合同所适用的保险条款包括《机动车第三者综合损害责任保险条款》,均是经过保监会审批的,不属于普通的格式条款。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法院依法裁判。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天安保险南阳支公司与南阳市宛城区汽车运输公司(赵显国)之间订立的商用汽车保险合同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法律规定,该合同真实有效。但该合同及免责条款均使用的是事先拟好可重复使用的格式条款,该合同属格式合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未说明的免责条款无效;对格式条款理解发生争议的,应当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的解释。本案中针对免责条款,保险人未有证据证实向投保人进行明确说明,故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关于死者赵显国是否系第三者,能否按第三者损害责任险进行赔偿的问题,双方在理解上发生争议。依据公平原则,第三者损害责任险旨在确保第三人因意外事故受到损害时,能够及时得到保险上的救济,是为了不特定的第三人的利益而订立的。现赵显国因交通事故被投保车辆轧死,保险公司在订立合同时针对第三者的范围,未对投保人进行明确说明,事故发生后双方对第三者的理解发生争议,应当作出对保险公司不利的解释,故对死者赵显国应按第三者损害责任险予以赔偿。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适当。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2006年3月29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二审案号为(2006)南民三终字第57号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