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别有洞天娃娃屋——汤加旅游
别有洞天娃娃屋——汤加旅游

汤加_别有洞天娃娃屋——汤加游记_乐途旅游网
汤加

在甫抵汤加的那天晚上,我们碰到一个也是从斐济过来的南太平洋大学的教师,她热情地嘱咐我们,到汤加来玩可别不去娃娃屋(VAVA’U),这个地方太美了,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的。这样,当第二天我们受不了死气沉沉的本岛(首都所在的汤加塔埔,TONGATAPU),便打起了娃娃屋的主意。到了星期一早上航空公司一上班,我就赶去查航班,买机票,她则留在房间收拾行李。

说来也怪,自从跟她“成亲”后,每逢坐飞机便是雨粉纷飞。这天我冒着雨独自往航空公司去的时候,心里就想这天气我们多半要飞了。果然,下午两点有飞机,当即也确认了座位。看看表已快十一点了,便赶紧要了辆出租,回酒店拉上她往机场飞奔了。在机场的小卖部里吃了两件芝士(奶酪)三明治算是午餐,急上了飞机直往娃娃屋而去。

一路上,我们还盘算着到达后如何安排酒店,我们可是连预订也没有呵。到达娃娃屋时,见有一辆大的空调客车写着一个酒店的名字,司机说这是全娃娃屋最好的酒店,我们便上了车。车上除了我们两人,还有一位游客,有五十多个座位的车子显得空荡荡的。

到了那儿,看到环境、规模和价钱,也就相信这儿该是最好的了。开始的时候,图便宜要了间最“超值”的房间,到里头一看,没热水有霉味儿。不行呀。幸运的是正值旅游淡季,空房子多的是,便被允换房间了。又看了那些有热水没霉味儿的,还是不满意,一直到换了间最高档的,颇怀了“豁出去乐一乐”的豪爽,觉得当此人间胜景,便花去百多美元住一个晚上又如何呢?

出了一身汗,总算搬迁妥当。新的房子足有三十平米大,有一个四星级的洗手间,最了得的是那个大阳台,让我们“豁了出去”的大阳台。两口子先站在阳台上唏嘘了一番,又在房子里搬来大沙发,坐着慢慢欣赏起来。

我们坐着的这个阳台足有五米宽,下面就是个长满了绿草红花小树的山坡,一直斜着往下约30米到达海边。这是个风平浪静的港湾,由我们坐着的这边陆地跟千余米对岸的陆地环抱,夹着的这条水道向左伸出去,好几公里以外才到大洋。因此,这个港湾既能方便地出入大洋,又隔绝了风风浪浪,真是少见的天然良港。因为此地并没有什么货运的需要,停泊运动游览用的帆船便几乎是它的全部用途了。右边不远是港湾的腹地,停泊着约30艘的帆船。现在还没到旺季,如果到了六月的时候,这里停泊的帆船便数以百计了。新西兰的奥克兰跟这儿是一对姊妹港,这边秋冬的时候(每年4-9月),玩帆船的人从奥克兰租船扬帆过来,把船停泊在这儿还给主人,自己飞回家里继续工作。而到了春夏时(10-3月),便倒过来,把帆船驶回奥克兰。这项活动每程大概四、五天的样子,优游而剌激的同时,据说随浪起伏,四顾空蒙而看到的日出日落是最美的。这里的帆船俱乐部有各种各样的水上活动提供给游客,偶尔便有水上飞机在港湾里起降。大概这个海景跟一望无际的那种相差很远,在我们的旅行记忆里可算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于是我们品赏良久却没有离去的意思。遗憾的是那天天阴偶雨,不见夕阳,百余美元的房价里最多只得了九折的享受。

傍晚时分到餐厅晚餐,服务菜式尚可,可价钱出奇的贵了。回到房间,有点儿象挨了闷棍的感觉,看看资料,觉得陆上观光一天足够,半天也可,别的便是不太适合我们的活动,无法参加。不如明天大早看看航班情况,再作区处。两人到阳台上消受了一会儿没有海味儿的晚风,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反正要到航空公司,也没敢在酒店里吃高价早餐,便先到航空公司去,然后再安排早餐。航空公司给的资料使我们喜出望外了,当天不但有飞回汤加塔埔的航班,而且因为是用的同一架飞机,还能接得上再飞去纽埃的航班。两人一商量,就这么定了!环岛游之后上飞机,中转一下直飞纽埃。

机票办好,到隔壁的风味小咖啡厅里吃过早餐,赶紧跟着酒店的司机回去把房间退掉,把行李扔上车,又会合了酒店另一对新西兰夫妇,开始了我们的一天环岛游。我们特别得到司机的顾问意见,环岛游之后上机场,没有问题,正好!

我们先求司机带我们去了岛上唯一的一所邮局,收集了这儿的普通票和邮戳,还收集了一种专门用来分隔邮票用的小花边,蛮有意思,也蛮漂亮的。好笑也好气的是那个卖邮票给我们的汤加“肥妹”,对我们问这问那,好象什么都好奇,嘻嘻哈哈把邮戳都盖得歪歪扭扭,样子真可跟她媲美。

跟我们一道环岛游的这对新西兰夫妇,原来是来这儿庆祝他们结婚四十周年的。男的是跟别的朋友一块儿驾帆船从奥克兰过来,女的则是坐飞机过来在这儿会齐的。我们扳指一算,男的年龄必过了六十,还这么活力十足,驾帆船远洋,实在是了不起。他们还告诉我,他们的三十周年“庆典”也是这么着的一个活动,不过当时的目的地是斐济西部的一处胜地。听说我们刚在斐济举行了婚礼,就笑说,你们的路还长着呢。

港湾所在的这处小镇叫列伊阿夫(Neiafu)。因为是个旅游小镇的关系,街道相当整洁,店铺别具风味,颇有脱土换洋的味道。堪称奇秀的是镇内常见到些剪裁优美的小叶榕树,华盖般的一棵栽在街角路旁,油绿悦目,心神每随枝叶翻动。最难忘的还是机场出口处一段百余米的公路,两旁都种满了这种小叶榕,把那段公路遮盖得严严密密,车一进去,便以为是进了一条郁郁葱葱的隧道。

离镇不远处,有一个王家种植园,里面主要栽种着一种很具经济价值的香草,云呢拿(VANILLA),是制作雪糕、蛋糕、糖果之类食物的著名香料。这个种植园的产品每年为汤加带来不少的外汇收入。我们平常吃云呢拿制作的食品不少,没想却在这儿开的晕,第一次见识呢。

在去机场前,我们各人拿了自备的干粮饮料出来,吃一点作午餐。原来,按我们的标准看,连新西兰这样的发达国家里的人,也是极不讲卫生的,他们轮流饮着同一杯子里的饮料不说,还非常友善地硬塞给你品赏他们的同一杯子里的饮料。我们冒着浑身的鸡皮疙瘩分享了这顿“野餐”,可实在又被人家的拳拳盛情所感动。

按时赶到机场后,便和环岛游的团友们告别了。想想来了这儿一整天的时间里竟做了许多的事儿,行程紧凑,活动挺是充实的。那架呜呜的螺旋桨飞机到来后,我们心满意足地爬上飞机,呜呜地飞走了。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