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西班牙古城托莱多
西班牙古城托莱多

托莱多(Toledo),是西班牙最重要的国家古迹,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已将整个古城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托莱多位于马德里西南70多公里处,是卡斯蒂利亚-拉曼恰自治区首府和托莱多省会,距离马德里的车程不到一个小时。

从八世纪阿拉伯统治时期,阿拉伯人、基督徒和犹太人共居此城,托莱多成为“三种文化之都”。基督徒、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几百年生活在一起,给托莱多留下了伟大而珍贵的艺术和文化遗产。托莱多古城地势险峻,建筑在山崖上的城区被泰加斯河三面环绕,由三座古桥通入城区。老城内街道纵横交错,所有风景在步行范围之内。 托莱多古城和巴黎郊外的凡尔赛一样,成为最适合于一日游的欧洲城市之一。

阿卡乍堡( El Alcazar),坐落在托莱多的制高点上,16世纪中叶时是卡洛斯五世国王的王宫。城堡呈正方形,四角有四个方形尖顶塔楼,其渊源可追溯至中世纪;它现在的外观是十六世纪文艺复兴的风格。数百年来,这座城堡刻划着西班牙民族盛衰史的各种印记。1936年爆发的历时三年的内战,这里也曾是重要的战场之一,城堡四周的累累弹痕,至今依稀可辨。
现在是一座博物物馆,十字形的展厅里陈列的是班牙民历代皇室的画像,画像旁有人物、画家和作品的介绍。

Museo de Santa Cruz, 在十六世纪初时为儿童医院,文艺复兴的风格,外面饰以相当多的雕刻和浅浮雕,里面有二个正厅,以较高的回廊和巨大的楼梯来区别主厅,这是西班牙境内包含层面最广的省博物馆之一,其中划分有建筑学区、人文学区和装饰艺术区,最特别的要属葛雷柯(El Greco)的油画收藏,他们提供给研究其艺术的后人一个透视葛雷柯精神的良机。

苏克德贝尔广场(plaza de Zocodover),阿拉伯时期,这个中心广场是一个大市场,人们在市场上举办各种节日活动和社会活动。现在广场四周都是带有拱廊的楼房,仍是托莱多城人来人往之地。

这广场成不规则形状,林立着咖啡馆、酒吧甚至麦当劳,还设有游客服务中心,由此可一探真正的小镇生活。

苏克德贝尔广场与对面的Santa Cruz博物馆,二者之间特有一种门廊,叫“Keyhole”,样式是伊斯兰建筑风格。游客们不断的从这门廊中来来回回,仿佛是透过一扇阿拉伯大门从犹太人地盘进入基督徒世界,时空上交替变换,恍若隔世。门廊的前前后后,让人看出不同宗教曾经叱吒风云的端倪。

这种门廊很多,无论是古代军事防御的Rampart,现代的普通住宅或教堂、博物馆,都是一个个的“Keyhole”连起来,不知当初托莱多的建筑师们在设计这个形状的时候,对它赋予了怎样的意义。

走在盘山路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古城座落于 山丘之上,向下俯瞰,山下很大的面积都是红顶的三四层小楼,泰加斯河清澈的水带穿息而过,环绕着褐色的城墙;向上仰望,山上的部分被被垂帘般的围墙和高低错落的各式房屋包围着,造就了丰富而多变的室外空间层次。

即使修好公路的今天,地势落差也是显而易见,小城在历史上几易其主,大约也是看中这样的城市在战争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入”的战略及地理位置的优势吧。

太阳门(Puerta de Sol)是托莱多观光必不可少的一道“名菜”,它建于13世纪,具有典型的阿拉伯风格――高大,宏伟,挺拔。之所以叫太阳门,有两种说法:一是称门上有太阳、月亮的图案;二是称阿方索十世时代星象测量结果,此门位居子午线零度上,从日出到日落,日光总照着此门。

圣地亚哥?阿拉巴尔教堂 (Santiago del Arrabal) ,这座教堂也叫穆德哈尔教堂。这个教堂建于何时尚不确定,可能是在阿方索六世国王执政之时,当时该地原有一个古清真寺,建造者利用原有的结构而建立了一座教堂。其最初的建筑结构中有一座尖塔仍清晰可辨,让人想起穆斯林清真寺的尖塔。

比萨格拉门 (puerta de Bisagra) 是进入托莱多老城的正门,建于16世纪中叶,由两个庞大的圆塔和一个巨大的帝国徽章构成,另有一个庭院。这座威严肃穆的大门最初由阿拉伯人建成,卡洛斯一世统治时期重修。在城墙上刻有西班牙文学大师塞万提斯给托莱多的题词:“西班牙之荣,西班牙城市之光。”

阿方索六世门 (puerta de Alfonso VI) 或名旧比萨格拉门,建于838年,是托莱多城穆斯林艺术的完美结晶。马蹄形拱门、叶状窗户以及其他建筑成分在托莱多众多的建筑上随处可见。

在这个到处弥漫中古气息的地方,也能找到现代技术的应用之处。在临河的古城西北角,山势陡峭险峻,上下落差很大。从山下到山上,自动扶梯的登山道与山体牢牢结合,上部深深悬挑出雨棚,雨棚上布满植被,使得整个坡道看起来十分自然地契入山间,保持了山体的原貌,古城在维护与创新上也颇有匠心。

坡道上面,是 Santo Domingo el Antiguo广场,广场尽端是一座 Antiguo修道院改建的博物馆,极具特色的花叶形装饰窗和嵌入侧墙的马蹄形拱门,又是典型的阿拉伯风格。

而不远处,哥特式的政府办公楼巍然耸立,不同风格、不同时期的建筑在这里融洽共存着。

古城里,除了一条能走大车的主路,其它都是4-5米宽甚至不足4米的小街,蜿蜒错综、纵横交叉、上下起伏。漫步在这些迷宫般的狭窄街巷,脚下是青石板路,幽静的感觉似曾相识,仿佛寥寥人迹的那些江南小镇。只是街道两边出现的,不是粉墙黛瓦的木屋,不是空气中飘散的鱼米之香,不是烟雨中娉婷走过的窈窕女子,而是中世纪异族的教堂、修道院、宫殿和民居。放纵自己迷失在蜘蛛网般的缝隙中,一点一滴,探访各个史迹及隐秘角落,达到艺术文化的极至焦点。

当然,这样狭窄又有陡峭异常的小路,是难不倒21世纪的当地居民,这里人人车技高超,且不说在小巷里规避行人、自如穿梭、陡坡停车,亲眼看见一辆大奔在一个狭小又陡峭异常的丁字路口转弯,和友人还没反应过来,车已十分娴熟地转过,加速而去!惊讶!走到那个路口,估摸这样小的尺度,换成自己,十有八九是难一次过关的!

说到车,西班牙真是地道的毕加索老家了!从毕尔巴鄂到马德里,街上的毕加索私家车司空见惯、俯首皆是,颜色也是多种,令人熟视无睹,连出租和警车都是白色毕加索,仅仅在托莱多这个中世纪的古城,小巷深处也能遇见。

托莱多古城最著名的建筑当数大教堂 (la Catedral) ,是西班牙最大的教堂之一,也是西班牙首席红衣大主教的驻地。

作为世界最大天主教堂之一的托莱多大教堂,是哥特艺术的顶峰之作,也是最佳的历史见证。公元6世纪,它是哥德人的宗教圣殿。公元9世纪,摩尔人又改为伊斯兰寺庙。1224年起,改为天主教堂。各种流派的建筑师,在一座教堂内,留下不同时代、不同宗教的烙印。

大教堂正面最突出的部分是由三座门构成的门厅:地狱之门、宽恕之门和审判之门。教堂外部耸立着两座高塔,其中一座是哥特-火焰状的,另一座是哥特-文艺复兴风格的。左侧火焰状的钟楼高90米,上挂一口重17. 5吨的大钟,是14世纪时所建造,在附近任何一条街巷取90米钟楼的风景,都会是幅美丽的图画。

教堂博物馆(The Museum Cathedra),位于圣坛及隔邻小房间内,在里面您可欣赏到世界知名艺术家的杰作 (Goya、 Velazquez、 Tiziano、 Rubens、 Raphael、 etc),其中 El Greco的 El Expolio更是不可错过的名画,此外还有礼拜服饰、古时的毛织品、装饰辉煌的法典、以及繁杂美丽的铁制品中主导 Cpus Christi仪式的有名银。

圣马丁桥 (puente de San Martín) 建于十三世纪,桥头矗立两座防卫塔,属哥特风格,是游客必到之处。共有三座这样的古桥跨过塔杰河,通往城中。

天主教国王的圣胡安修道院 (Monasterio de San Juan de los Reyes),是天主教主为了纪念 1476年在 To城战胜摩尔人所建的,这座在大教堂旁的巨大建筑是托雷多城最高的建筑物,也是后哥特式建筑特别支派的活范本,外观由拱门尖塔及雕刻装饰组成,这座修道院突出特点是雕饰华丽以及回廊上高超的雕刻艺术。

逐渐又往中心城区走,阿拉伯、犹太教、基督教样式的老房子鳞次栉比,一种风格凌驾于另一种风格之上,或者不同风格交融,众多的、不同时代的艺术家都在古城留下了印记,老房子有些在维修,有些改成了商场,适应现代生活的需求,还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剧院,这里的人们同样也在享受着现代文明!

铺子里辛勤劳作的本地人,不想走路租上一辆双轮电动摩托的游人,还有黑衣白头巾的修女,微风吹起裙裾与巾角,俨然一份脱俗的气度,……,这些,织就了一幅古城流动的风俗画。

既然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纷至沓来的游客,让中心地带变得越来越热闹,这里也有着众多的纪念品商店。文学大师塞万提斯的经典小说《唐·吉诃德》,就是以托莱多为背景创作的,所以这里的很多店门口,摆放着唐·吉诃德和骑士摸样的雕塑,随处可以见到在纪念品店里有卖骑士的盔甲、刀剑、盾牌和旗帜,这是军事古城的一大特色。当然,各种印着古迹的瓷盘、明信片、工艺品,甚至独具地方特色的首饰和糕点,也吸引着游人驻足盘桓。

古城托莱多
托莱多(Toledo),是西班牙最重要的国家古迹,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已将整个古城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托莱多位于马德里西南70多公里处,是卡斯蒂利亚-拉曼恰自治区首府和托莱多省会,距离马德里的车程不到一个小时。

从八世纪阿拉伯统治时期,阿拉伯人、基督徒和犹太人共居此城,托莱多成为“三种文化之都”。基督徒、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几百年生活在一起,给托莱多留下了伟大而珍贵的艺术和文化遗产。托莱多古城地势险峻,建筑在山崖上的城区被泰加斯河三面环绕,由三座古桥通入城区。老城内街道纵横交错,所有风景在步行范围之内。 托莱多古城和巴黎郊外的凡尔赛一样,成为最适合于一日游的欧洲城市之一。

阿卡乍堡( El Alcazar),坐落在托莱多的制高点上,16世纪中叶时是卡洛斯五世国王的王宫。城堡呈正方形,四角有四个方形尖顶塔楼,其渊源可追溯至中世纪;它现在的外观是十六世纪文艺复兴的风格。数百年来,这座城堡刻划着西班牙民族盛衰史的各种印记。1936年爆发的历时三年的内战,这里也曾是重要的战场之一,城堡四周的累累弹痕,至今依稀可辨。
现在是一座博物物馆,十字形的展厅里陈列的是班牙民历代皇室的画像,画像旁有人物、画家和作品的介绍。

Museo de Santa Cruz, 在十六世纪初时为儿童医院,文艺复兴的风格,外面饰以相当多的雕刻和浅浮雕,里面有二个正厅,以较高的回廊和巨大的楼梯来区别主厅,这是西班牙境内包含层面最广的省博物馆之一,其中划分有建筑学区、人文学区和装饰艺术区,最特别的要属葛雷柯(El Greco)的油画收藏,他们提供给研究其艺术的后人一个透视葛雷柯精神的良机。

苏克德贝尔广场(plaza de Zocodover),阿拉伯时期,这个中心广场是一个大市场,人们在市场上举办各种节日活动和社会活动。现在广场四周都是带有拱廊的楼房,仍是托莱多城人来人往之地。

这广场成不规则形状,林立着咖啡馆、酒吧甚至麦当劳,还设有游客服务中心,由此可一探真正的小镇生活。

苏克德贝尔广场与对面的Santa Cruz博物馆,二者之间特有一种门廊,叫“Keyhole”,样式是伊斯兰建筑风格。游客们不断的从这门廊中来来回回,仿佛是透过一扇阿拉伯大门从犹太人地盘进入基督徒世界,时空上交替变换,恍若隔世。门廊的前前后后,让人看出不同宗教曾经叱吒风云的端倪。

这种门廊很多,无论是古代军事防御的Rampart,现代的普通住宅或教堂、博物馆,都是一个个的“Keyhole”连起来,不知当初托莱多的建筑师们在设计这个形状的时候,对它赋予了怎样的意义。

走在盘山路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古城座落于 山丘之上,向下俯瞰,山下很大的面积都是红顶的三四层小楼,泰加斯河清澈的水带穿息而过,环绕着褐色的城墙;向上仰望,山上的部分被被垂帘般的围墙和高低错落的各式房屋包围着,造就了丰富而多变的室外空间层次。

即使修好公路的今天,地势落差也是显而易见,小城在历史上几易其主,大约也是看中这样的城市在战争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入”的战略及地理位置的优势吧。

太阳门(Puerta de Sol)是托莱多观光必不可少的一道“名菜”,它建于13世纪,具有典型的阿拉伯风格――高大,宏伟,挺拔。之所以叫太阳门,有两种说法:一是称门上有太阳、月亮的图案;二是称阿方索十世时代星象测量结果,此门位居子午线零度上,从日出到日落,日光总照着此门。

圣地亚哥?阿拉巴尔教堂 (Santiago del Arrabal) ,这座教堂也叫穆德哈尔教堂。这个教堂建于何时尚不确定,可能是在阿方索六世国王执政之时,当时该地原有一个古清真寺,建造者利用原有的结构而建立了一座教堂。其最初的建筑结构中有一座尖塔仍清晰可辨,让人想起穆斯林清真寺的尖塔。

比萨格拉门 (puerta de Bisagra) 是进入托莱多老城的正门,建于16世纪中叶,由两个庞大的圆塔和一个巨大的帝国徽章构成,另有一个庭院。这座威严肃穆的大门最初由阿拉伯人建成,卡洛斯一世统治时期重修。在城墙上刻有西班牙文学大师塞万提斯给托莱多的题词:“西班牙之荣,西班牙城市之光。”

阿方索六世门 (puerta de Alfonso VI) 或名旧比萨格拉门,建于838年,是托莱多城穆斯林艺术的完美结晶。马蹄形拱门、叶状窗户以及其他建筑成分在托莱多众多的建筑上随处可见。

在这个到处弥漫中古气息的地方,也能找到现代技术的应用之处。在临河的古城西北角,山势陡峭险峻,上下落差很大。从山下到山上,自动扶梯的登山道与山体牢牢结合,上部深深悬挑出雨棚,雨棚上布满植被,使得整个坡道看起来十分自然地契入山间,保持了山体的原貌,古城在维护与创新上也颇有匠心。

坡道上面,是 Santo Domingo el Antiguo广场,广场尽端是一座 Antiguo修道院改建的博物馆,极具特色的花叶形装饰窗和嵌入侧墙的马蹄形拱门,又是典型的阿拉伯风格。

而不远处,哥特式的政府办公楼巍然耸立,不同风格、不同时期的建筑在这里融洽共存着古城里,除了一条能走大车的主路,其它都是4-5米宽甚至不足4米的小街,蜿蜒错综、纵横交叉、上下起伏。漫步在这些迷宫般的狭窄街巷,脚下是青石板路,幽静的感觉似曾相识,仿佛寥寥人迹的那些江南小镇。只是街道两边出现的,不是粉墙黛瓦的木屋,不是空气中飘散的鱼米之香,不是烟雨中娉婷走过的窈窕女子,而是中世纪异族的教堂、修道院、宫殿和民居。放纵自己迷失在蜘蛛网般的缝隙中,一点一滴,探访各个史迹及隐秘角落,达到艺术文化的极至焦点。

当然,这样狭窄又有陡峭异常的小路,是难不倒21世纪的当地居民,这里人人车技高超,且不说在小巷里规避行人、自如穿梭、陡坡停车,亲眼看见一辆大奔在一个狭小又陡峭异常的丁字路口转弯,和友人还没反应过来,车已十分娴熟地转过,加速而去!惊讶!走到那个路口,估摸这样小的尺度,换成自己,十有八九是难一次过关的!

说到车,西班牙真是地道的毕加索老家了!从毕尔巴鄂到马德里,街上的毕加索私家车司空见惯、俯首皆是,颜色也是多种,令人熟视无睹,连出租和警车都是白色毕加索,仅仅在托莱多这个中世纪的古城,小巷深处也能遇见。

托莱多古城最著名的建筑当数大教堂 (la Catedral) ,是西班牙最大的教堂之一,也是西班牙首席红衣大主教的驻地。

作为世界最大天主教堂之一的托莱多大教堂,是哥特艺术的顶峰之作,也是最佳的历史见证。公元6世纪,它是哥德人的宗教圣殿。公元9世纪,摩尔人又改为伊斯兰寺庙。1224年起,改为天主教堂。各种流派的建筑师,在一座教堂内,留下不同时代、不同宗教的烙印。

大教堂正面最突出的部分是由三座门构成的门厅:地狱之门、宽恕之门和审判之门。教堂外部耸立着两座高塔,其中一座是哥特-火焰状的,另一座是哥特-文艺复兴风格的。左侧火焰状的钟楼高90米,上挂一口重17. 5吨的大钟,是14世纪时所建造,在附近任何一条街巷取90米钟楼的风景,都会是幅美丽的图画。

教堂博物馆(The Museum Cathedra),位于圣坛及隔邻小房间内,在里面您可欣赏到世界知名艺术家的杰作 (Goya、 Velazquez、 Tiziano、 Rubens、 Raphael、 etc),其中 El Greco的 El Expolio更是不可错过的名画,此外还有礼拜服饰、古时的毛织品、装饰辉煌的法典、以及繁杂美丽的铁制品中主导 Cpus Christi仪式的有名银。

圣马丁桥 (puente de San Martín) 建于十三世纪,桥头矗立两座防卫塔,属哥特风格,是游客必到之处。共有三座这样的古桥跨过塔杰河,通往城中。

天主教国王的圣胡安修道院 (Monasterio de San Juan de los Reyes),是天主教主为了纪念 1476年在 To城战胜摩尔人所建的,这座在大教堂旁的巨大建筑是托雷多城最高的建筑物,也是后哥特式建筑特别支派的活范本,外观由拱门尖塔及雕刻装饰组成,这座修道院突出特点是雕饰华丽以及回廊上高超的雕刻艺术。
逐渐又往中心城区走,阿拉伯、犹太教、基督教样式的老房子鳞次栉比,一种风格凌驾于另一种风格之上,或者不同风格交融,众多的、不同时代的艺术家都在古城留下了印记,老房子有些在维修,有些改成了商场,适应现代生活的需求,还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剧院,这里的人们同样也在享受着现代文明!

铺子里辛勤劳作的本地人,不想走路租上一辆双轮电动摩托的游人,还有黑衣白头巾的修女,微风吹起裙裾与巾角,俨然一份脱俗的气度,……,这些,织就了一幅古城流动的风俗画。

既然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纷至沓来的游客,让中心地带变得越来越热闹,这里也有着众多的纪念品商店。文学大师塞万提斯的经典小说《唐·吉诃德》,就是以托莱多为背景创作的,所以这里的很多店门口,摆放着唐·吉诃德和骑士摸样的雕塑,随处可以见到在纪念品店里有卖骑士的盔甲、刀剑、盾牌和旗帜,这是军事古城的一大特色。当然,各种印着古迹的瓷盘、明信片、工艺品,甚至独具地方特色的首饰和糕点,也吸引着游人驻足盘桓。

托莱多,砖石筑就的城市

虽然城内有着大量精美繁复的古迹名胜,可穿行在那些蜿蜒的小巷,流连于街角屋前,特别吸引自己目光关注的,更是大量普通百姓的居家住宅。这些房屋的墙面、门头、窗楣、阳台等处,无不是用砖与石两种材料来砌筑与装饰。

这里住宅的墙面,古旧的条砖与厚重的石材所组成的装饰花纹,虽然色彩上都是灰暗调子,但枯黄、褐色、棕红与青、灰的混杂,呈现出斑斓的视觉效果。不同房屋砖的尺寸、颜色各有不同,砌筑方式有传统横平竖直的,也有斜向排列成花纹的,更有在窗洞四周成发散状的;而石材,既有精心雕琢装饰于门头、窗户周边,也有碎拼成图案镶嵌在砖墙之间。砖平整的表面,与石头粗糙又具天然色彩的纹理搭配,构成的图案虽质朴素净,却样式繁多变化无穷,赋予每家每户的房子不同性格和韵味。返朴归真的装饰效果,浓密地凝聚了艺术家与工匠们百余年的想象力与创造力。

徜徉在宽街窄巷,陶醉于这种砖石艺术的魅力,屋檐墙角、门框窗楣,细微之处无不流露出这座小城背后所蕴涵的历史价值及文化内涵。砖石之间透着深沉、厚重的底气,并洋溢些许神秘意味的古风,令人不得不感叹这种独特工艺与装饰所带来的美感!

半天的游览,是曲折小径串连起来不同年代、各种风格的博物馆、教堂、广场、纪念品小店、古堡、城门、桥梁与蜿蜒深邃的护城河,虽然没有进到任何一间博物馆或教堂内部参观,它们高度概括、凝聚的艺术文化自不待言,但在这些看似平淡却韵味绵长的民居建筑中,托莱多沉默又厚重、灿烂又多元的文化传承,留下了清晰的痕迹,成为不可忽略的历史见证,成为塞万提斯笔下永恒的城镇,并深深打动自己。

在古城里用过午饭,我们向瓦伦西亚出发。300公里的高速路,预计差不多3小时能到,可司机却走错了路,在马德里外圈绕来转去,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去瓦伦西亚的正确路口。

一路狂奔,两旁是大片的田地,绵延起伏,曲线舒缓柔美,地表居然是由棕红色、土黄和明黄色、大小不一的长方形土地组成,与深深浅浅的绿草地交织着,上面有一些零星的、排列整齐的褐色灌木或深绿华盖饱满的树。在薄云翻滚、幻化莫定的光线下,变化出奇迷的色彩与景致。

尽管是在急弛的车上,这种独特的田园风光,引得我们不时按动快门,不肯错失一幅幅美妙的画面。

当天边最后一抹亮色也将消失殆尽,前方星星点点的灯光闪烁,一座大都市的轮廓隐约浮现,瓦伦西亚就快到了!而原本今天顺道去阿尔布法拉自然公园的计划不得不放弃了。

小贴士

1、马德里与托莱多之间,每天有火车和长途汽车来往,路途时间约75分钟。

2、托莱多的比萨格拉门、苏克德贝尔广场和大教堂广场分别有为游客服务的“i”,可以拿到免费的地图,这是游览的好帮手!

3、托莱多大教堂,开放时间,周一~周六:10am-18:30pm,周日14 pm –18:30pm,门票6欧。

4、葛雷柯故居及博物馆(El Greco House-cum-Museum)
开放时间∶ 星期一休馆,周二~周六,10am-14pm, 16 pm -18pm; 星期日10am-14pm,门票:2.4欧。

其它博物馆大约门票价格在2-4欧,有些周一不开,其余时间与上面差不多。

5、托莱多的旅游纪念品虽多,但也是良莠不齐,且价格并不实惠,仔细甄别比较在定夺不迟。

6、托莱多古城一种叫“达马斯奇纳多”的金银箔丝镶嵌饰品,是西班牙最著名的工艺。这种把金银丝镶嵌在首饰、枪把、银盘上的古老技艺,是西班牙王公贵族的最爱,在许多西班牙博物馆里保存下来的文物中,都可看到这种手工艺。如今托莱多沿袭传统,把金银镶嵌应用到现代饰品如耳环、胸针、手镯等上,深受女游客欢迎,在西班牙的几个大城市的百货公司都有专柜出售。

7、托莱多最著名风俗是圣体节 (Santísimo Cpus Christi),复活节后第九周的星期四举行,其来源追溯至八百年前,是个由来已久的传统。其庆祝方式为∶一群宗教游行队伍披带绣帷,从大教堂出发,游行于城市内主要道路,最后回到出发点,这也是一年中唯一的一天,会将陈列于大教堂博物馆、由金银匠 Enrique de Arfe打造的哥德式镀金银圣像抬出、在大街上游行;为这肃穆仪式增添活泼色彩的是各不同阶级的军队、工会、大学制服;忠于旧习俗,路线上的街道屋顶均以白遮阳棚装饰,地面上则以花朵和芳香植物; Cpus Christi节的傍晚依照传统则有斗牛竞技。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