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柏林的地下世界
柏林的地下世界


   德国的柏林是一个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的城市,当然,战争的创伤也是不可避免的。过了勃兰登堡门,再开十分钟左右,进入洪堡海因人民公园(Volkspark Humboldthain),公园中心地带有一座小假山,假山下面有一个入口,一道螺旋楼梯通往黑黢黢的地下,这就是半个世纪以来见证柏林历史上悲惨一页的昔日柏林三大防空洞之一。

    这座地宫保持着当年被炸毁后的样子,人们无意把它改建成什么洞天福地。顺着楼梯走下去,就有一股湿冷的浊气袭来,半明半暗中恍惚可见断垣残壁。走到深处,一堆巨大的混凝土块挡住去路,一张锈迹斑斑的钢丝网勉强固定住石块。地上到处都是瓦砾和破碎的什物器具。在混凝土块后面是一个更加阴森的洞。据说这个潮湿、阴冷、寂静的地宫到了冬天就会成为蝙蝠的乐园。现在没有蝙蝠,地宫里沉闷压抑,让人想喊却喊不出声来。在这里人们只能沉默。

    这片今日令人毛骨悚然的废墟在1942年是平民躲避盟军轰炸机空袭的避难所。当时柏林共修了三座类似的防空掩体。洪堡海因人民公园的这一座由希特勒亲自设计,共花费了四千五百万帝国马克,这在当时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防空掩体的墙壁全部用钢筋混凝土浇注,高射炮塔外面包上钢甲。1945年5月苏军试图用密集炮火来摧毁防空掩体的外墙,没有成功。后来该区域划归法国占领,法国人想用炸药把防空掩体摧毁,一连炸了三次才把它从中间炸成两段,南边的那一段填上了碎石瓦砾,堆成一座假山,上面种上花草树木,成为公园一景。防空掩体的北墙今日依然赫然屹立,俯瞰柏林北站四通八达的铁路线,见证着那场惨烈的战争。

    欧洲绝大部分大都市都是经过数百年不断的扩建翻修才成为今天的规模,而作为德国首都的柏林却没有这样顺利的城市发展史。在柏林,建设与破坏总是交替进行,繁荣之后跟着灾难,于是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今日柏林的外观早已恢复昔日的壮丽,可是公众对于整修地下遗迹则没有多大兴趣。洪堡海因人民公园防空掩体的遗迹曾经多年被人遗忘,直到1997年一本画册的出版才引起公众的注意。迪特马?阿诺德(Dietmar Arnold)和因格玛?阿诺德(Ingmar Arnold)兄弟二人和摄影师弗里德?萨尔姆(Frieder Salm)一起勘察了柏林许多地下遗迹,仔细研究了它们的历史,配上照片写成一本书由柏林的林克斯(Links)出版社出版,书名叫作《黑暗的世界》(Dunkle Welten)。除了二战时期的防空掩体以外书中还介绍了普鲁士时期的堡垒残迹和冷战时期的间谍地下通道等等。这本书的成功催生了“柏林地下世界协会”,创办人除了阿诺德兄弟以外还有十余名志同道合者。当年只有14岁的迪特马?阿诺德带着一把铁锹和一只手电筒,只身一人进入洪堡海因人民公园的防空掩体废墟,当时那里没有上锁,也无人管理。后来他当上了城市规划师,开始运用自己的技能和资源逐个开发那些地下遗迹。九十年代,阿诺德率领一个挖掘队向弗里德里希海因人民公园(Volkspark Friedrichshain)地下的一座防空掩体发起冲击,当时他们以为自己是战后第一批进入这个防空掩体的人,没想到在发掘的过程中却读到了在这之前另一个挖掘队的留言,那种感觉就好比斯科特(Scott)满以为自己是到达南极的第一人,没想到阿蒙森(Amundsen)已经把旗子插在南极大陆上了。协会的雄心壮志是开发柏林所有地下遗迹。《黑暗的世界》这本书也已经出了九版。该协会的一项重要业务是为参观地宫的人导游。这些参观者大多是历史爱好者。除了洪堡海因人民公园的防空掩体以外,导游还会带他们参观地铁站“Gesundbrunnen”下面的防空洞、布劳希(Blochplatz)广场附近的修建于七十年代的战时居民保护中心等等。显然,第二帝国、纳粹的第三帝国和冷战时期都在柏林的地下世界刻下了烙印。(右图:弗里德里希海因人民公园里的池塘,来源:picture-alliance/ ZB。)

    洪堡海因人民公园防空掩体内装有照明设施,参观者可以观看墙上的照片和说明文字,这些东西和掩体内部经年的湿气一样让人感觉寒气逼人。其中有一幅照片上记录了1946年几个瘦骨嶙峋的肺病患者躺在防空掩体的高射炮塔之间晒太阳。还有一幅照片拍的是一张详尽的设计图,设计者名叫维尔纳?塔玛斯(Werner Tammas),他是纳粹德国的御用建筑师阿尔伯特?施佩尔(Albert Speer)的设计人员。按照这副设计图,德国胜利以后维尔纳?塔玛斯将把防空掩体改建成一座新巴比伦风格的建筑。这个设想当然没有实现,如今只留下一张图纸的照片,不过从图上看起来这座建筑如果能够建成一定是不同凡响。

    “柏林地下世界协会”得到许多政界人士的高度赞扬,其中包括德国财政部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ück)和柏林市议员艾哈特?科亭(Ehrhart K?rting)。政府欢迎由民间组织开发柏林的文化遗产。“地下世界”长期被人们忽略,其实恰恰在那里人们能看到许多历史的真相,并且比地上部分更触目惊心。参观洪堡海因人民公园的地下掩体显然比看一部空袭战的记录片来得直观。还有一个例子是柏林市中心的隧道残迹,它原本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修建地铁失败后留下的烂摊子,今天仍然有人在那里研究工程失败的原因。昔日柏林墙下有一条用来逃亡的地道,看着这条地道就不难想象,当初东西德分裂给多少德国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不过文化界也有一些反对的声音,有人讥讽“柏林地下世界协会”是“防空洞的情人,混凝土浪漫派”。“柏林地下世界协会”曾经向首都文化基金申请过一笔七万欧元的赞助款项用于举办“阿尔波特?施佩尔——日尔曼尼亚”展览(注:日尔曼尼亚是希特勒和施佩尔设想的“未来城市”,具体由施佩尔设计),遭到拒绝。阿诺德兄弟面对这些批评并不退缩,他们还将继续努力,争取更多的地下遗迹能够被列为文物保护对象。今年秋天他们将出版一本有关柏林墙下地道的书。目前协会的“阿尔波特?施佩尔——日尔曼尼亚”展览正在进行当中,并将持续到年底。展览的地点在犹太大屠杀纪念碑对面的一个展馆内。展品包括阿尔波特?施佩尔的设计图样等资料。展品都是施佩尔研究者所熟知的,展览的宗旨不是为施佩尔研究作出什么新贡献,而是唤起普通民众对于那段德国历史的思考。在展览上可以看到,其实当时施佩尔的一些同事并不赞同他的设想,其中有个叫汉斯?斯蒂芬(Hans Stephan)的建筑师还画了一幅漫画来嘲笑施佩尔的日尔曼尼亚工程,他画的是一台硕大无比的吊车把帝国议会大厦连根拔起,随便抛到一边。观众可以在展览会上看见这幅漫画。

    无论如何,柏林地下世界吸引了不少参观者,2000年“柏林地下世界协会”开始组织这种参观活动,那一年一共有2000多人参加,到了2007年参观者的人数已经上升到十万。美国电影明星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茱莉曾经参观过一个防空洞博物馆,皮特表示所看到的一切非常“震撼人心”,茱莉向协会的工作表示感谢,并代表她新成立的基金会开出一张一千美元的支票。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