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 贷款攻略 新型贷款 赛场飞来横祸数不胜数;国内运动意外保险存缺陷
赛场飞来横祸数不胜数;国内运动意外保险存缺陷

  近年来体育竞技比赛及训练过程中意外频生,而且“祸源”多样,“流弹”波及面也越来越广。运动员在比赛或训练时因技术问题受伤,固然常见,但自桑兰在美国长岛友好运动会上因脊髓严重受挫造成瘫痪以来,这些伤至性命的“失手”仍不断在赛场上演;除了直接参与竞技的运动员以外,包括裁判、教练、记者乃至现场观众,都有可能被各种运动意外“击中”。 

  刚刚在广州落幕的第8届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上发生了一起悲剧,定向越野项目副总裁判长傅伦旭在寻找失踪选手时,因迷路后中暑,倒在了山崖边的藤蔓荆棘丛中,最终经急救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于2007年7月30日上午11时逝世。由于大赛为运动员、裁判和工作人员购买了集体保险,傅伦旭的家人最终得到了一定数额的理赔金。

  虽然傅伦旭事件的结果并不是比赛意外发生后的常态,但事实上,运动员的保障、保险系统仍存在很大的缺陷。据了解,目前国内的体育保险在投保承保积极性、具体操作上都有不少问题。

  自伤

  运动员“失手”伤人

  美国当地时间8月14日晚,WNBA芝加哥先锋队球员查西蒂·梅尔雯在一场对阵纽约自由队的比赛中,左眼不慎被戳伤,“凶手”是对方球员莎梅克·克里斯顿。两人在比赛首节争抢篮板球时,莎梅克不小心把手指戳进了查西蒂的左眼,后者立刻倒在地板上。幸运的是这次意外伤害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查西蒂在被送往医院检查后确认不会因此失明。

  运动员在比赛和训练中遭到意外伤害,大多有两种可能:一是运动员没有掌握动作的技术要领,或是动作没有做到位,造成自身的损伤;二是“失手”给对方或同场竞技者造成伤害。今年的国际田联黄金联赛罗马站比赛中,就出现了一次恐怖的意外伤人。

  芬兰男子标枪选手皮特卡马基在冲击自己的第3个黄金联赛冠军时,掷出的标枪偏离轨道,直接扎中了田径场另一边的法国跳远选手萨里姆·斯蒂里。这位后背上莫名其妙地挨了一枪的法国人,对这次恐怖的经历完全“选择性失忆”,经检查萨里姆肝部被扎出一个小洞。

  运动员在赛场上伤筋动骨的失手,有时只算得上是比赛的小插曲,不过近期国内体坛发生的两桩意外,却足以让知情者感到惊心动魄。

  今年6月10日在上海进行的全国体操锦标赛预赛中,15岁的浙江选手王燕(王燕新闻,王燕说吧)在做高低杠“后屈两周下”时由于翻腾不够、离杠太近,完成了第一周空翻之后,脚碰上高杠,受冲击摔落下来,并且是头部先着地。现场医疗组对王燕进行紧急抢救后,把她抬出赛场送上了急救车,这一幕与9年前桑兰的失手极其相似。目前王燕还在医院接受观察和治疗。

  中国男排主力汤淼(汤淼新闻,汤淼说吧)今年6月随队参加俄罗斯友谊赛时,在一次训练中撞伤头部造成颈椎骨折。整个事件中最催人泪下的情节在于,汤淼的新婚妻子、中国女排(中国女排新闻,中国女排说吧)队长周苏红(周苏红新闻,周苏红说吧)一边照顾丈夫,一边还要坚持参加国家队的比赛。“我知道他多么渴望能参加奥运会,我俩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两个人一起打奥运会,而看他现在的情况肯定是参加不了了,那我作为他的亲人,我就要替他去完成这个心愿。”周苏红在本月初参加香港世界女排大奖赛的间隙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受伤以后,我常常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在为奥运会努力,我们是一个家庭,要完成一个共同的心愿。每当我想到这些,就感觉未来也会很美好。”

  近期汤淼有望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已基本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接下来的治疗和康复过程,还相当漫长。

  他伤

  场外人员也“危险”

  赛场上的意外伤害并不仅仅围绕着运动员,人们不难发现,裁判也是比赛中较容易受伤的人。

  今年4月进行的一场欧洲联盟杯半决赛中,塞维利亚队客场挑战奥萨苏纳队,比赛在第66分钟突然暂停,电视转播的回放镜头显示,当值主裁判巴拉姆哈尔在现场官员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球场,原来是这位冒失的裁判不慎在执法时拉伤了大腿肌肉,双方球员只好回到更衣室休息。7分钟以后,主裁判依旧无法出场,此时大赛只能派替补的第四裁判上场执法,比赛才得以继续。

  裁判在执法的移动过程中弄伤自己,只是普通的运动意外,事实上,他们也会遭受不少无妄之灾。去年9月,在巴西圣保罗进行的“巴西杯”全国田径冠军赛上,裁判洛伦索也吃到了一记“暗枪”——一名运动员在热身时投出的标枪刺穿了他的脚。2005年的美国田径锦标赛中,一名77岁的裁判在运动员训练时头部被铅球击中,最终因伤势过重而亡。

  去年11月NBA西部半决赛的“(小)牛马(刺)之战”战况激烈,两队球员间的争斗殃及负责本场比赛的裁判。小牛球员丹皮尔在一次争抢篮板球时,用力将球打出界外,随后他的大巴掌正好反弹伤到了底线裁判的下巴,被打伤的裁判愤怒地坐在地上,不停地摇头。经过医生临时的处理后,该裁判当场退出了比赛。

  可以说,与赛场的距离越小,与“危险”也就越近。除了运动员、裁判和工作人员,最靠近赛场的人,就是摄影记者了。2005年新年后的“省港杯”足球赛上,自由摄影师王世儒被带球急速奔向底线的广东队球员赵乐撞倒,不仅额头受伤,而且价值近10万元的摄影器材也遭损坏。事后王世儒到法庭上诉,要求其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当时此案被称为“中国足坛第一奇案”。

  现场观众也处于意外危险包围之中。今年7月21日,泰格·伍兹在高尔夫球英国公开赛的第3轮比赛中,第6洞开球时击中了一名现场的女观众。这位女士捂着受伤的额头倒在了地上,并接受了现场治疗。幸运的是伤势并不严重,她在被带离现场接受进一步检查时,还微笑着冲“老虎”挥了挥手。

  在今年1月在长春举行的一场中国队对阵科威特队的冰球比赛中,也发生了球飞出场外打伤观众的意外。那位倒霉的观众右眼角被砸出一个约两厘米的口子,最后缝了4针,好在他并没有失明的危险。

  记者评论

  国内运动意外

  保险存在缺失

  事实上,目前国内的各类大赛都已经注意到为参赛人员投保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刚结束的全国大运会为例,大赛向中国人寿投了一笔价值10万元的意外保险,在比赛期间意外受伤的运动员和裁判,最高能获得20万元的保险理赔金,而志愿者也可以得到最高10万元的理赔。据中国人寿保险公司负责宣传的经理陆建明介绍,北京马拉松赛从第4届开始,也为运动员和工作人员购买比赛期间的集体保险,运动员最高可获得30万元的理赔;此外,环青海湖自行车赛也有投保措施,不过由于自行车比赛风险更大,参赛运动员的知名度更高,所以保金和理赔金额也更多。

  除了比赛以外,体育场馆也有购买保险的必要和意向。据了解,日前失火受损的北大羽毛球馆,就因为建馆时投保到位,及时获得了理赔金,这也让该馆得以迅速重建。

  广州体育学院教授谭建湘告诉记者,国内的运动保险意识随着运动意外的多发在近年逐渐增强,“不过国内的运动意外保险还存在很多问题。”谭教授说,“在投保意识、行业制度、政府管理和保险业务上,都必须进一步改进。”

  陆建明也认为,国内投保人的投保意愿不高,造成保险公司在运动意外保险上的公关活动有很大阻力,“投保的积极性不高,对保险的重要性也没有足够的理解,使我们在进行公关时的成本增大了。”陆建明说,“所以保险公司对体育的参与并没有国外那么深入,比如全运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为参赛人员进行投保。”

  起步相对晚于欧美国家的国内保险业,在运动意外保险的具体业务上也有不小的缺陷。“我们的经验和数据都还不够。”陆建明说,“国外目前已经有专业的体育保险公司,他们对各个单项运动的意外保险都有很详细的统计,这些数据可以作为制定投保方案的依据;而国内的保险公司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到位,我们缺乏可靠的数据来定理赔金,所以有时候承保的风险很大。”

  “国内保险业现在还无法为各类体育赛事提供很好的险种和投保方案。”谭建湘表示,“他们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判断和评估,跟上这个市场发展的速度,才能更积极地介入体育产业。可以这样说,他们实际上还处在一个探索的过程中。”

  品牌的建立是体育保险业需要重视的另一个问题。从去年开始,中国人寿就在中甲广药队的主场摆放了广告牌,事实上,广药队也在该公司为球员们购买了贯穿整个赛季的意外保险。“国外这类保险的客户比较高端,对品牌宣传也有比较健全的手段,比如安联公司就建了一座同名的球场。”陆建明介绍。

  谭建湘认为,除了职业竞技赛事外,全民健身的过程中也应该引入运动意外保险的理念。“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广州市内一些中小学校对于向公众开放校内体育场地,还有很大的顾虑。”谭建湘说,“关键在于他们担心,如果有人在运动中受伤,由场地管理者来承担赔偿的费用,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压力。”国外的公共体育场馆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他们在开始经营时已经购买了保险,并将部分投保金摊入门票中,使用场地的民众可以承受这一部分费用,而发生意外后的赔偿也有了着落。

  今年8月3日下午,上海国际赛车场6号弯的4个临时看台、上万个座位被一阵怪风“连根拔起”,再被吹到20米开外的F1赛道上。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这件“怪事”却给赛场造成了上千万元的损失。

  类似的“怪事”也经常在体育赛场内上演,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小动物们的“插足”了。今年7月底的环法自行车赛中,法国本土选手塞萨尔在倒数第3赛段夺得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赛段冠军,不过他在本赛段开赛不久,就因为一只狗摔破了裤子。这只突然冲出赛道的小狗先是让另一名选手威廉姆斯自行车打滑,接着撞上了旁边的塞萨尔,两人接连摔倒在地上,不过受到惊吓的小狗并没有被撞伤。

  环法本来就是一项充满意外的赛事,事实上,“动物的加入”在那条拉不拉多犬出现以前,已经不乏例子:2001年的环法自行车赛,车手们必须躲开黄蜂的袭击;而2000年的环法自行车赛开赛前,美国车手维尔德则因为被一只蜘蛛咬伤,不得不退出了比赛。美国选手乔纳森·沃特斯就是2001年蜂蜇事件的受害者,他赛完5个山地赛段后,在一次练习时被黄蜂蜇伤右眼,但他退出比赛前还不能接受治疗,因为医治蜂毒的可的松针剂属于违禁药品。

  另一件与动物有关的运动意外恐怕就没有任何“幽默感”了——去年多哈亚运会上,47岁的韩国马术选手金亨七在比赛中不慎坠马,然后被同时倒下的赛马压住头部导致身亡,他也是亚运会历史上第一位意外身亡的运动员。在马术项目的越野比赛中,金亨七第2个出场,赛马在跨越第8个障碍物时起跳有些提前,障碍绊住了马的前腿,结果金亨七被甩到赛马的前方,马随后倒地时臀部正好压在金亨七的头部,导致他因颅骨破碎而死亡。

undefined
新型贷款 更多

快速申请

同意《百度金融服务条款》 快速申请

热门贷款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全国
北京
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