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贷款攻略 信贷 银行业2019罚单1531张 处罚总金额达8.08亿
银行业2019罚单1531张 处罚总金额达8.08亿
摘要:据银保监会网站披露信息统计,2019年全年,银行罚单数量1531张(银行系租赁机构罚单未纳入在内),处罚总金额达到8.08亿,期间百万级罚单出现次数仍频,甚至不乏千万元级罚单。2019全年,银行严监管态势仍在持续深化。
据银保监会网站披露信息统计,2019年全年,银行罚单数量1531张(银行系租赁机构罚单未纳入在内),处罚总金额达到8.08亿,期间百万级罚单出现次数仍频,甚至不乏千万元级罚单。

2019全年,银行严监管态势仍在持续深化。

据银保监会网站披露信息统计,2019年全年,银行罚单数量1531张(银行系租赁机构罚单未纳入在内),处罚总金额达到8.08亿。相较于2018年银保监会对银行业开出超2000张罚单和超逾20亿的处罚金额,2019年的罚单数量和处罚金额整体下滑较为明显,但期间百万级罚单出现次数仍频,甚至出现了不乏千万元级罚单。

近年来,银行监管态势整体收紧,金融创新不再是行业发展的主题。2018年初,银监会发布《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意见》,此后将近两年的时间里,罚单如雪片下。

“处罚金额的认定是一个相对主观的过程,罚单的意义很多时候是一种信号,向银行警示展业边界。”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告诉十字财经,“对银行业务的纵深经营,监管的了解程度在不断加深,罚单数量的井喷一方面说明银行对自身旧有的盈利路径依然保持着高度依赖,表外业务的回表进度与中小微下沉力度都远未达到监管期许;另一方面,监管在持续深化的过程中,也在不断提升自身操作的透明度。相较于前些年,眼下的处罚结果已经走出暗箱,网站公示等公开透明方式,客观上也放大了外界对罚单的感知程度。

监管持续纵深

据十字财经统计,2019全年,银保监系统共发出1531张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金额共计8.08亿(80766.54744万)元。整体来看,罚单数量和金额与经营规模呈正相关,国有大行远超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则整体低一个数量级。

从罚单的区域分布来看,浙江、河南、山东、广东、辽宁为全国前五,其中浙江、河南、江苏三省份罚单数量过百,为违规经营的重灾区。


六大行总共包揽罚单408张,罚单金额总计2.09亿。其中,中国银行为全行业最巨,独揽7392.56万,为第二名工行的1.86倍,10月17日,中国银行开出2900万天价罚单,也成为全年最大罚单。而工行罚单数量则是全行业最多,达到了106张。

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共获罚单274张,罚单金额总计1.6亿。在股份制银行梯队中,民生银行无论是罚单数量还是罚单金额都遥遥领先,罚单数量达到了51张,罚单金额为3103.7171万,兴业银行因为领到了千万罚单,虽然罚单数量并不居前,罚单金额亦远超同行,达到了2875万。二者罚单金额均超过了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

相较而言,城商行梯队尽管机构数量众多,但无论罚单金额还是罚单数量都低得多。26家上市城商行罚单数量仅为81张,罚单金额共计4803亿。罚单金额和罚单数量折桂的银行,也仅仅涉及为855万罚金和12张罚单。而杭州银行、成都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吴江银行和张家港银行7家银行全年未收到罚单。

“近年来,监管不再鼓励金融创新,整个金融系统转向稳健。” 一家股份制银行合规部人士表示,监管检查力度较往年频密了许多,“不同于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监管思路已经从”法无禁止即可为”切换为”法无规定不可为”。”

而前述接近监管人士认为,某种程度而言,互联网金融虽然拥有很大的创新空间,但其大量业务依然处于妾身不明的经营状态。而银行在坐享牌照红利的同时,确实需要在合规经营上更加恪守本分。

银行经历转型阵痛

相较于2018年超逾2000张的罚单数量和近25亿的罚单金额,2019年整体处罚力度有所缓和,但金融严监管的态势依然在继续。

从具体处罚原因来看,银保监会对银行机构监管处罚的重点主要集中在违规贷款、贷款三查不尽职、贷款资金挪用等贷款业务的管理层面,而究其违规细节来看,大量违规场景存在于房地产贷款融资和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等方面。此外,从处罚细节来看,由从业机构渗透到从业人员也是一个处罚新常态。除了警告、罚款以外,工商银行、光大银行等多家银行的从业人员受到不同年限的行业禁入处罚。

事实上,过去几年,随着经济寒冬的持续,一贯依赖对公业务的银行开始感受到“转型”的必要性。

一方面,银行们开始齐齐发力零售板块,并下沉小微金融,但下沉过程却并不容易,零售金融的数据断裂导致银行难以建立合理的风险定价;而另一方面,银行们也意识到科技手段升级的必要性,尤其对于资产规模万亿以上的大中型银行而言,“科技转型”均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然而囿于人才储备、战略调拨、系统建设周期等因素的影响,大多数银行对于科技手段的运用仍浮于表面,并非所有银行都真正实现了科技手段的落地。

银行业经历了数十年的粗放式增长,向集约化发展转变仍需漫长的摸索过程。就当下银行业的整体发展来看,无论是零售转型还是科技转型都仍然存在巨大挑战。而银行自身也是经营主体,有利润增长和规模扩张的追求,对固有增长模式的依赖存在惯性,或许这也能在相当程度上解释违规涉房贷款比例高企和影子银行的久攻难克。

得益于近年来的严格监管,银行业审慎经营的正向效应也在释放。迄今为止,多家银行披露的2019年年报和业绩快报的数据显示,不良率都在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而从开年以来的监管层表态来看,作为金融体系的根本,银行业严监管的思路将继续延续。

今年年初,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今后一段时间仍要坚持强化监管,以防范系统性风险为底线,精准有效防范化解各类风险,确保银行业和保险业稳健发展。

银保监会召开的2020年全国银行业保险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亦强调,2020年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要坚决打赢这场战斗,使金融工作始终置于严密监管之下,并重点提及高风险机构、影子银行、违法违规搭建的金融集团、网络借贷等几个高风险领域。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最新资讯
银行业2019罚单1531张 处罚总金额达8.08亿
资讯
问答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联系方式:kangbocaijingxz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