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贷款攻略 逼房东降价,给房客涨租!上下通吃的长租公寓打算上市了....
逼房东降价,给房客涨租!上下通吃的长租公寓打算上市了....
摘要:长租公寓运营方的小算盘打得响,“被逼降价”的房东不满,而租客们更惨,还要接受涨房租和退不掉押金甚至违约金的双重暴击。

原创 大猫财经猫哥 |  来源 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01

“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一个‘维权的’。”

作为一个与蛋壳公寓的签约房东,一向佛系的刘先生,也是充满了深深地无奈。

刘先生在北京的房子,与蛋壳签了五年的合约,而到了合同履约的第二年,变故就来了。

他收到了一通电话,兜兜转转说了半天,主要意思就是“行情不好”,要求房东把价格降下来,同时也明示了降价的幅度,大约在20%左右。

“20%,这个杀价力度还是比较狠的”。虽然刘先生同意将价格降一点,但刘先生还是加入了蛋壳的维权群,来看看大家的态度。

“价格谈妥了,合同签了,还没执行完,价格就要变了,白纸黑字的合同是摆设吗”?

“行情好的时候没给我涨,怎么行情不好就要求我降呢”?

不过有意思的是,在房东们抗议蛋壳降低业主房租的同时也发现,自己被要求把租金降低20%、40%甚至更多,但是这些中介把房子租出去的时候价格可没有降,甚至还“涨了几百元”。

暗搓搓地要求房东降价,却也暗搓搓地给租客涨房租,房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这样的套路房东们也都懂,一通通来自私人手机的“劝”降价的电话,没有任何可显示的明文的内容,“没有痕迹”,总有人能够抵不住这样的“骚扰”而同意降价,不同意的,也是想让房东们自行解约,还可以省一笔违约金。

至于真的解约,反正“我告诉你了市场环境不好”了。

02

去年还是“小甜甜”呢,今年就变“牛夫人”了。

2018年,长租公寓的“中介们”为拿到一套房而争相向业主加价,两个中介你来我往的一番“抢夺”下来,房租涨了40%。(猫哥去年写过的文章)

今年的行情确实也不太好,该回落的价格已经回落。

诸葛找房数据中心的前三季度监测数据显示,重点监测的20个城市的租金在6月份达到高点后,进入下行通道,租金连续3月下跌,租赁市场热度减退,而四季度作为传统返乡季,租金也难以出现大幅上涨局面。

这个时候,很多“大牌”长租公寓的运营方的规模已经扩充的差不多了,抢房的现象也不再会发生了,不过对于租客续租的例行加价还是少不了的,毕竟,长租公寓,靠的就是中间商赚差价。

长租公寓运营方的小算盘打得响,“被逼降价”的房东不满,而租客们更惨,还要接受涨房租和退不掉押金甚至违约金的双重暴击。

在长租公寓品牌的租客市场开拓上,两家头部企业都瞄上了大学毕业生群体。自如有一个“海燕计划”,蛋壳有一个“椋鸟计划”,全部是针对大学毕业生“免押月付”的“福利”,甚至也都拉了一些品牌发放“好大一笔”优惠券。

但是“免押月付”这笔账划算吗?

长租公寓拿到了钱来拓展业务,而学生也能减轻付款压力,但是“双赢”局面的前提却并没有写在明面上,学生必须开通一笔来自第三方金融机构的租金贷。

而到了地推的环节里,很多中介打着的旗号是“无押金、月付、可随时退租且不用违约金”。

这对于大学毕业生而言,尤其是很多在实习期或者见习期的学生来讲,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毕竟过了实习期,换单位换住所是一个大概率事件,这样一来,完全是解决了毕业生的“后顾之忧”。

然而等到真的想要退租的时候?呵呵,违约金拿来。

“我什么时候说了?合同上写了吗?而且合同都不是我签的”。

上嘴唇碰下嘴唇,责任推脱个干净,学生们“走向社会的第一堂课”,是长租公寓的中介们给上的。

03

当然,这就完结了么?也并没有,在投诉平台上,关于长租公寓的投诉也是五花八门。

有租户想要提取公积金来减轻自己的租房压力,但是在拿资料环节,遭到百般拖延,而在拿到资料后,申请失败,原因居然是中介提供的房产证件以及备案号无效。

而更扯淡的是,长租公寓在租客租房时,不仅需要提供身份证,还需要提供租客手持身份证的照片,甚至这些照片“禁止打水印”或者作出“仅用于XX用途”的标记,不然就没办法继续住下去。

说实话,这一点还是很吓人的。虽然在中介的嘴里面说的是“这些信息只是需要在公安部门备案”,但是“仅作为备案信息”的照片不允许添加“仅用于备案”的印记,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毕竟在个人信息泛滥的当下,个人信息的倒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尤其是身份证信息和“持证照片”如果被挪为他用,其后果可能不仅仅是财产损失。

所以,在有人咨询律师关于“持证照”的风险问题的时候,律师也回答道:风险问题无法预测。

这些就是“野蛮生长的后遗症”,而最大的风险,还是金融风险。

经济环境不太理想的当下,一些盲目加杠杆的行业,其实很多都已经开始撑不住了,债务问题已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对于把“租金贷”这种形式玩得“遍地开花”的长租公寓来讲,暴雷都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绑上了租金贷,租客的按月交租变成了“按月还贷”,中介们却从金融机构拿走了全部的房租,而支付房东的部分呢,按季度交付。这种期限的错配,就给了中介们很大的“跑路空间”,打着赚一笔就跑念头的小公司,在拿到了大批的房租之后,就可以“失联”了。

就这两天,西安的左旗公司跑路了,留下了一个烂摊子,而西安已经有至少18家这样的房屋托管公司跑路失联了;在杭州,爆雷的中择地产倒是没有跑路,但是公司已经没钱了,给业主打了2000万的白条。

还有套路更深的,一个叫做“乐伽公寓”的,声称自己“破产”的一个月后,业主和房客们还在维权呢,就又在招聘平台招人了,月薪过万还送汽车,还真是“卷土重来未可知”。

而对于真的想做“事业”的人呢?这种错配,考验的还有资金链。在扩张阶段,租金贷是扩张利器,为了获客,高收低租。但一旦其中一环出现了问题,资金链崩溃也就是转瞬之间,结果也就是陷入到“房东收不到房租撵房客,而房客交了房租却被撵”的怪圈里。

04

不过,这些并没有阻挡“头部”的长租公寓品牌上市的步伐。

上个月,管理9.76万间房源、号称长租公寓“行业老三”的青客公寓(QK. NASDAQ)在纳斯达克上市了,成为了国内的“长租公寓第一股”。

青客的上市走势大概从开始也就注定了,所以在七个交易日后就破发,也没有什么意外。毕竟在美国,这样的共享式长租的巨头WeWork想上市都没有成功,让它的最大投资人软银的孙正义亏得是以亿元计。

青客之后,就是没能成为“第一股”的蛋壳了。

在体量上,蛋壳的40万房源,是青客的4倍多,而在亏损上,大家也都是差不多的。青客公寓连续亏损三年,累计亏损超11亿元,而蛋壳公寓招股书显示,2017年,净亏损2.72亿元,2018年净亏损13.69亿元,2019年前9个月净亏损25.16亿元,不到三年,巨亏41.57亿。

这个亏损程度,再加上青客“流血上市”的先例,蛋壳的结局看起来也是注定了的。

当然,现在蛋壳倒是找到了一丝“盈利”的手段,那就是催房东降价了。

高收低租的游戏玩不下去了,现在经营的亏损要由房东和房客共同来弥补,任谁也是不干的。如果这种任意砍价和任意加价真的成立的话,那么说它是推高房租的“元凶”,就一点也不为过了。

长租公寓,干得不就是中介以及“二房东”的买卖吗?

毕竟,在每个中介的套路里,都有一个低价房,租房中介手里的那套,“充满瑕疵不适合住”,来看看我这里还有其他房子;而卖房的中介手里的“低价房”,是“卖不掉”还是“不存在”,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PC文章详情
贷款攻略 更多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逼房东降价,给房客涨租!上下通吃的长租公寓打算上市了....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
联系方式:kangbocaijingxzs@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