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生康波中选对的,看金融资讯选康波财经
我的额度
贷款攻略 信贷 电梯广告“一哥”的现金贷事业终于赚钱了
电梯广告“一哥”的现金贷事业终于赚钱了
苦苦挣扎3年后,今年上半年终于扭亏为盈。目前,数禾科技在贷余额约160亿-170亿元。

互金商业评论获悉,电梯广告“一哥”分众传媒从2016年一头扎入现金贷大业,依靠前招行精英团队,先后引入了红杉、信达、诺亚和新浪等明星资本,苦苦挣扎3年后,今年上半年终于扭亏为盈。目前,数禾科技在贷余额约160亿-170亿元。

近日,上海数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披露了2019年上半年财务数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数禾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净利润4584万元,实现扭亏为盈。去年同期,数禾科技营收为3.72亿元,净亏损4096万。

在营收猛增336%的情况下,数禾信息终于扭亏为盈。

2019年上半年数禾科技财务数据

数禾信息的背景不简单。企查查显示,数禾信息的大股东为分众传媒全资子公司上海时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41.99%;其他重要股东包括红杉资本持有13.86%,信达子公司持有11.78%,诺亚持有6.93%。但从股东阵容上看,可谓是群星荟萃。

2015年8月,上海数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2016年1月,数禾科技获得上市公司分众传媒(代码:002027)天使轮投资1亿元人民币。2016年2月,数禾推出信用卡账单分期服务APP“还呗”。

2017年7月,“还呗”APP下载用户超过1000万;2017年11月,数禾科技控股持牌金融机构重庆市分众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2017年12月,数禾科技完成A轮3.5亿人民币融资,投资机构为红杉资本,信达以及纽交所上市公司诺亚财富。2019年2月,数禾科技B轮获新浪3000万美元投资。

但是,和光鲜的股东、热闹的融资相比,数禾科技成立以来的几年里业绩一直难见起色。

2015年,数禾科技亏损547万元。2016年,数禾科技营业收入828万,净亏损约4854万元。

2017年数禾信息纳入公司合并报表期间,数禾科技收入2.02亿元,成本及费用2.58亿元,净亏损5615万元。

2018年上半年,数禾科技营业收入为3.72亿元,净亏损4096万元。截至到2018年12月底,数禾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0.81亿元,净亏损3843万元。

2019年上半年,数禾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净利润4584万元,终于实现扭亏为盈。

和数禾科技业务相同的互金公司包括51信用卡、小赢科技、维信金科等。

小赢科技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约5.5亿元,目前在贷余额198亿元。51信用卡2018年净利润超过20亿元,维信金科业绩逊色一点,2018年净利润2.96亿元,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18.6亿元,但净利润只有617.4万元。

截至2017年11月30日,“还呗”业务平台累计注册1059万人,累计授信93万人,累计交易户69.7万人,累计订单271万笔,累计放款108.7亿元,贷款余额41.3亿元。

据和还呗有过合作的持牌金融机构人士透露,目前,还呗的在贷余额应该在160亿-170亿元左右。

还呗在获客上投入力度很大。2018年10月,还呗注册用户数2000万。2019年3月,还呗注册用户数超过2500万,4月份,还呗注册用户数达到3000万。

今年3月,还呗在拿到新浪的3000万美元融资后,开启了又一轮烧钱获客活动。在朋友圈和短视频广告中,互金商业评论多次看到还呗的广告。

业绩疲软,但数禾科技的管理团队的薪水还是很高的。分众传媒披露信息显示,数禾科技关键管理人员2018年的薪酬是1902万元,2017年的薪酬是1609万元。

当然,数禾的团队也是很光鲜的,清一色的招行信用卡系。还呗创始人兼CEO徐志刚是曾在招行呆过20多年的老兵,曾担任招行卡中心运营部总经理,并负责招行信用卡APP“掌上生活”。

副总裁赵尽染为前招商银行信用卡区域联盟负责人,前招商银行信用卡区域市场业务负责人;副总裁兼CTO马霖前招行掌上生活产品技术开发负责人。叶蒸蒸则是美国Capital One高级数据分析师,前招行信用卡中心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

这个创业团队俨然就是一个“小招行”,薪酬高企也是可以理解。另外,分众传媒披露信息显示,2017年,数禾科技管理团队曾以近乎零成本获得价值4000万元的股权。

红杉、诺亚以14亿估值进入

2016 年 3 月 24 日,分众传媒子公司出资1亿元,取得数禾科技70%的股权,并将数禾科技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2017年7月,分众传媒子公司出资5000万美元在重庆渝北区设立重庆市分众小额贷款有限公司。2017年11月,分众传媒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分众小贷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数禾科技。

2017年11月23日,分众传媒以1.2亿元将12.9167%的数禾科技股权转让给红杉、信达和诺亚,分众持股比例降至54.2353%。

按红杉、信达和诺亚的收购价计算,数禾科技的转让估值约为9.3亿元。

随后,红杉、信达和诺亚合计出资3.5亿元认购数禾科技新增注册资本,完成后分众的持股比例降至41.9886%,对数禾科技丧失绝对控制权。

其中,红杉出资1.49亿元人民币,完成后持股比例增至13.8641%;信达出资1.27亿元人民币,完成后持股比例增至11.7845%;诺亚出资7447万元,持股比例增至6.9321%。

按此计算,数禾科技的投后估值为17.8亿元。考虑到转让股权部分估值较低,综合计算,数禾科技引入新股东的平均估值为14.4亿元。这也是数禾科技完成增资后的公允估值。

助贷向银行缴纳6%保证金

数禾科技旗下主要业务包括:分众专享;还呗;拿铁智投;金融科技。

分众专享是分众传媒的线上服务平台,主要服务对象为分众广告主与分众传媒受众。广告主可以向数禾科技申请广告贷,受众可以通过分众平台申请信用卡及现金贷。

拿铁智投是数禾科技下属的智能投顾平台,实质是基金代销,主打为白领群体提供基金定投推荐及理财服务。官网显示,其基金销售由天天基金提供,资金由民生银行托管。

金融科技是指数禾科技向中小型金融机构等输出个人信贷、消费信贷等业务解决方案,提供从客服、获客、风控、到催收的全链条服务。

还呗是数禾科技的核心业务,还呗主打信用卡账单分期,也有电商分期。还呗有两个APP,分别由重庆市分众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数禾科技开发运营。

还呗业务主要是数禾科技、分众小贷通过与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合作,以助贷的形式向个人用户提供线上小额信贷服务。该模式共涉及到三个业务主体:个人用户作为资金需求方在线提交申请;还呗作为居间服务平台负责用户获取、客户初步筛选、信息撮合以及逾期催收;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资金提供方负责最终客户审核与贷款发放。

互金商业评论了解到,还呗的主要资金提供方包括上海银行、天津银行、中银消费金融、中原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等,当然也包括数禾科技的大股东分众传媒。

自2016年以来,分众传媒在放贷资金上一直大力支持数禾科技。2018年,分众传媒累计拆借资金9.2亿元给数禾科技,后者支付资金利息2283万元,资金利率约为4.35%,远低于数禾科技从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获取的助贷资金成本。

在为银行提供助贷过程中,数禾科技在银行开立保证金账户,用于“还呗”平台个人贷款所产生的逾期贷款或不良贷款的代偿资金。保证金账户存入资金比例一般为贷款余额的5%-10%。保证金不足时,数禾科技需要追加保证金用于风险代偿。

截至2017年6月30日,还呗平台与银行联合放贷存入保证金2.23亿元,其中上海银行8724万元,恒丰银行1.34亿元,中原银行200万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数禾科技获得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授信额度包括:上海银行福民支行提供授信额度15亿元,实际使用11.2亿元人民币;恒丰银行上海分行提供融资25.5亿元人民币;中原银行为数禾科技提供不超过10亿元,实际使用额度为883.9万元人民币。

由上可知,数禾科技向银行提供的助贷保证金为6%。

超范围读取用户短信和通讯记录

互金商业评论注意到,“还呗”APP存在超范围、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嫌疑。其用户隐私政策提示称,用户申请贷款时,需要提供面部特征、身份证、银行卡、电子邮箱、通话详单、APP安装信息、通信运营商信息、定位信息、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信息以及征信记录信息。

实际上,在“还呗”收集的上述个人信息中,通话详单、短信记录和通话记录、通讯录信息、APP安装信息都属于超范围收集个人隐私信息。

今年上半年,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发布《网络安全实践指南——移动互联网应用基本业务功能必要信息规范》,其中明确指出,移动互联网应用在收集个人信息时应遵循最少够用原则,不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规范》指出,金融借贷APP,可收集的必要信息包括“账号信息”、“身份信息”、“手机号码”、“银行账户信息”、“个人征信信息”、“紧急联系人信息”、“借贷交易记录”等7项。其中,“紧急联系人信息”可以收集用户两个常用联系人信息,仅供金融机构用于在借款人未能偿还贷款时进行催款,且应允许用户在金融借贷应用中手动输入紧急联系人信息,而不应强制允许读取用户的通讯录。

7月4日,广东省公安厅公布了存在违规行为的42款APP名单,其中,贷款超市“神舟好易贷”存在超范围读取用户通话记录、短信或彩信,收集用户通讯录等突出安全问题。目前,广东省公安厅已将有关监测情况上报公安部。

斥资4600万推广“还吧”,申请商标被驳回

不过,数禾公司投入巨额广告营销费用打造的信用卡代偿品牌“还呗”,却面临无法申请注册商标,成为竞争对手皆可使用的“公共品牌”。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信息显示,2018年9月,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数禾公司因“还呗”商标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一案,做出最终判决,驳回数禾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书称,诉争商标“还呗”指定使用在基金投资、发行信用卡等服务上,按照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容易将之理解为是表现相关服务内在特点、营销策略、经营技巧等方面的用语,诉争商标标志不容易被相关公众识别为商标。

同时,数禾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经过使用已经为相关公众所知晓,具有识别服务来源的功能,从而通过使用获得显著性,因此对数禾公司的上诉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这意味着数禾公司打了两年的商标注册官司彻底输了。“还呗”商标将成为其它竞争对手皆随意使用的公共品牌,可以说是数禾“种树”,同行“乘凉”。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7月,数禾科技就向国家工商总局申请注册“还呗”商标,商标指定服务为基金投资;金融信息;保险信息;发行信用卡等服务。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还呗”商标指定使用在基金投资等服务上,容易使公众误认为对指定使用服务的服务内容及方式的描述,将其作为商标使用难以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因此,国家工商总局认为“还呗”商标的申请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

《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以下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缺乏显著特征的。

对于何为“缺乏显著特征”,《商标法》给出了具体解释,“商标显著性的取得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对商标构成要素的精心设计,使商标具有显著性;二是通过使用得到公众认同,使商标产生显著性”。

《商标法》在释义中举例说,实践中确有一些原来没有显著性的商标经过使用后产生了显著性,如“两面针”牙膏、“三七”跌打丸等。对经过使用取得显著性的商标,国际通行作法是给予注册保护。

显然,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数禾科技旗下的“还呗”品牌不具备“通过使用得到公众认同,从而使该商标产生显著性”的。

国家工商总局的这一裁决让“还呗”此前耗费的巨额品牌营销费用打了水漂。

持续亏损4年的“还呗”在品牌推广上堪称大手笔。2019年春节,“还呗”植入好莱坞电影《大黄蜂》的预告片进行推广。此次推广是由分众传媒一手操盘。

在此之前,还呗还曾经与《变形金刚5》、《正义联盟》、《碟中谍6》等英雄电影合作推广。毫无疑问,数禾科技的大股东分众传媒都是幕后策划方。

通过为“还呗”推广,分众传媒也收获颇丰。2018年,数禾科技仅支付给分众传媒的广告推广费用高达4600万。

PC文章详情
信贷 更多
借现金-满易贷
扫码查额度得优惠
最新资讯
车险怎么买最划算?教你几招,一年能省很多钱
资讯
问答
金融课堂
市盈率
百科
热门
×
您在哪个城市工作
机构仅办理当地工作人士申请
北京
其他城市
康波财经
值得信赖的贷款资讯平台